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二章 心软
    朱老二再次开口:“你还要架杆吗?”

    田野凝眉,这小子看上自己的姿色了,专门过来讨好的不成。

    还是老朱家打算让朱老二帮着大哥哄嫂子呀。

    用防狼的眼光盯着朱老二:“我要那东西做什么呀?”

    朱老二就看到田野脸上两坨大虫子一样的眉毛,蛐蛐溜溜的难看死了,差点没把他吓跑:“你不是用架杆换鸡蛋吗?你看我这个能换两个鸡蛋不?”

    田野嘴角都耷拉了,虽说自己看不上这小子,这也同自己想象中差的太多了,黑着脸:“别瞎说呀,投机倒把的事我可不做,小心我抽你。”

    说这话手里的镰刀还晃了晃。

    朱老二就在刚才亲眼看过田野镰刀把的,下意识的后退两步。都有心里阴影了。

    可这是他人生迈出去的第一步,既然张开嘴了,就更加的不死心。

    同样是为了鸡蛋拼了:“我不要两个鸡蛋,我用一半换一个鸡蛋,要熟的。”

    田野气乐了,强买强卖呀,遇上无赖了,还是趁火打劫呀。

    田野黑脸:“不换,走远点,小心我真抽你。”

    朱老二不死心,看着田野手里的镰刀,退而求其次:“我把架杆放你家行吗。”

    田野:“你还赖上我了是吧。”

    朱老二不吭声,不承认自己无赖,紧跟在田野后面走。大有追到家里的意思。

    田野这个时候多敏感呀,可不敢招呗人进家门。半大孩子也不成,王寡妇那不就给他家半大孩子提亲了吗。

    田野家门口,朱老二扛着架杆拧着头皮不肯走。

    让田野看来这上过小学的人耍无赖要比王寡妇家的大牛稍微好看点。

    至少这人没撒泼打滚,在可以接受的范围之内。

    朱老二怕被人看到他在田野家门口,他怕家里人骂他贪玩回家挨揍,更怕自己好不容易弄来的架杆得全部拿回家。

    可依然拧着头皮在田野家门口杵着,因为他没有别的出路,田野不答应的话,被不被别人看到结果都一样。

    田野同样怕被人看到,尤其是怕被朱家的人看到,经过这两天,田野算是知道了,老朱家两口子面上和气,心里阴着呢。

    谁知道看到朱老二在他们家门口,会不会就这么直接赖上自己呀。

    两人没能在门口僵持多久,田野率先败下阵来了。得这小子是光脚的,豁出去挨揍了。

    自己家事自己知道,躲着是非走,是非找上门。

    打开门,没好气的说道:“你不怕我给你昧下,你就放。”

    朱老二裂开嘴呲牙乐了,刷刷两步就钻进田野家院子了,这小子机灵,到院子里面之后都不开口说话的,唯恐隔壁自家人听见。

    三两下就把一大捆的架杆弄出来一小半准备拿回家,田野冷眼看着朱老二给自己留下的有三十跟,这小子可真够黑的。

    扛着架杆出门的时候,朱老二小声地说道:“你放心,拿出去的时候,我自己跳墙进来,不麻烦你。”

    田野差点气乐了,还想跳院墙,不是当自己家了吧,指着院子四周挖的壕沟:“可别,你还是敲门吧,不怕残了你就跳。”

    朱老二眼睛看过去,腿都软了。这要是真的跳墙进来,还能有好吗。

    傻愣愣的看着田野,半米深的壕沟,可真狠。

    这可不是傻丫头能干出来的事情。

    看到敌军被震撼,田野心情稍好,挥舞着镰刀:“还不走。”

    朱老二扛着大半捆的架杆蹭蹭的就窜出去了。或许他不该招惹女煞星的。他大哥说野丫头是没毛的黑猴精都不准确,这是个心黑手狠的没毛黑猴精。

    话说回来,这丫头有头发,也不黑。

    田野看着自家院子里面多出来的一小捆架杆,也在犯嘀咕,这朱家老二瘦的跟麻秸杆是的,没想到还长着一双桃花眼。笑起来挺好看的。

    就是这人阴郁,今儿还是头一次看到这人笑呢。这小子这么大就知道背着家里弄私房,可够有心眼子的。

    田野一脚把朱老二捆好的架杆给踢墙角放着去,才进屋做饭,今儿一天砍了两捆架杆,她都有点吃不消了。

    人家十几岁的少年都知道给自己存私房,算起来自己这么大的年岁了,在这过了好几年,除了一只大母鸡,就今天弄了几个鸡蛋。

    不好意思跟人一块比。也怪自己饭量大,一口人顶的上人家一家子吃。有空间加持都没能攒下多少家底。

    田野试过,她白天得在大队干活,也就晚上的时间去空间里面种地、挖矿、砍木头。

    坑爹的是其他的时间都可以设置,唯独干活的时间,做多少是多少,实打实的要付出劳动,这么一圈折腾下来铁打的都受不了。能让自己吃饱就不错了。

    把前几天队长媳妇给她的玉米面做成金黄的棒面勃勃,遗憾的是还是葱花汤,没有肉呀。

    一边吃饭的时候还能听到隔壁院子里面,朱家两口子对着朱老二的二重骂,也难怪朱老二这么的孩子就知道留心眼了。

    回家晚点而已,还拿着架杆呢,这还不依不饶的。

    这年头的人节俭有事没事的不会点灯花电费,天气稍微好一点都是在院子里面放张矮桌子吃饭的。

    朱家今日同自家一样,晚饭这个时候才吃,都在院子里面,就隔了一道墙,朱家那边说什么田野这边都不用特意听。

    朱老二这个砍架杆回来的人,显然被家里人给怨怼了。

    朱家老大:“队里活累得慌,到家还没有口热饭,老二往后可别找借口疯去了。”

    田野知道朱家老大这人白长了这么大的年岁,一点都没有大哥的样子,挑事,找茬那是常有的事。

    朱铁柱作为大家长,一碗水都端不平,明显偏向挑事的大儿子:“自家用的东西,哪得着那么精细,白瞎了功夫。听你哥的没事少出去疯跑。”

    朱大娘:“砍架杆也不错,精细些用着顺手,能用两三年呢。不过可别耽误了家里的活计。”

    想起为自己挣鸡蛋的朱家老二,田野都有点心疼这孩子了。

    怪不容易的,这都是不问原由骂一顿之后的事情了。亏得朱老二能忍住一声都不吭。

    田野就跟看电视不看屏幕光听声音一样,一边吃饭一边还能一边欣赏一部家庭伦理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