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八章 抱大腿
    最重要的是,田野都没有出过上岗村,身份证明这东西,她都没有,要是田大队长不给她开村里的证明信,出了上岗村他田野就是个黑户。

    去田大队长那里弄介绍信,田野可不敢想。

    自从田大队长隔三差五的找她过去谈话之后,田野就知道,这人没弄清楚便宜爸爸是不是给她留了了不得的东西之前,不会放她离开眼皮子底下。

    上岗村这边,只要她安分的过日子,万事不出头,田大队长也不能拿她怎么样。

    王寡妇之流的目前还是小烦恼。

    出了上岗村之外的世界,不能足够自保之前田野不敢轻易踏足。

    村里妇女没事闲扯淡的时候,田野听过两耳朵,出门在外日子不好混这事肯定假不了。

    田野心里有事,怎么都睡不着,索性去了空间里面,要是自己要什么有什么,去哪不成呀,何至于受制于人。

    因为当初胆小,就弄了一只母鸡进来,所以空间里面的鸡蛋没法变成小鸡。

    空间里面粮食够自己吃,活物就是一只鸡,全部的财产了。还有一堆矿石,可惜用不上,除了给自己弄了一套锹镐锄耙家用之外,什么用都没有。

    田野倒是想拿农具出去换东西,就怕碰上心黑的,赖她偷大队的农具,不然你一个没爹没娘的丫头,哪来的农具呀?说不是偷的都没人信。

    最硬的梗还在田大队长那边,别人知道了她就是个小偷,田大队长知道了,这事就要命了。没准自己就成了第二个田大兴了,田野不能冒险。

    想了半天田野只能叹口气,这年头搞发家致富是找死,只能努力填饱肚子。

    就指着老母鸡了。

    算算老母鸡都养了快三年了,在养下去别说下蛋,怕是都要寿终正寝了,就更不用指着抱窝孵小鸡了。

    田野挖了大半夜的矿洞,就盼着啥时候自己也能挖出来一块狗头金什么的,到时候真要是走出了上岗村,手里也不至于没有钱花。

    不过在上岗村,就算了,村里人都不见得认识金子。

    累的没有力气了,田野才从空间里面出来,躺在炕上就睡着了。去他的孙二癞子吧。

    第二天一大早,老朱家的公鸡刚打鸣田野就起来了,吃两个煮鸡蛋,把昨天在热炕上烘干的薄棉袄穿上,拿着镰刀就去了前山。

    村里人刚抱柴火要做早饭,就看到田野背着一大捆比她还要高出来两个头的柴火从上山去队长家了。

    村里就没有秘密,田野一道过来,从村头到村尾,就没有不知道的人家。

    妇女嘴碎,都要说上一句;“谁说野丫头不懂人情世故呀?队长怎么就不给别人十分呀?”余下的话人家也不多说。可足够留下无限的遐想了。

    队长家里面,田花昨天才因为田野被收拾了一顿,开门就看到田野,咣当就把门给关上了。

    隔着门小声的赶田野:“你又来我家做什么,少过来溜须讨好,那是我爸,我家不欢迎你,快走。”

    说完还知道偷偷的看看屋里动静,要是让他爹知道,自己把野丫头给轰走了,还不定怎么收拾自己呢。

    可她就是气不过,明明就是她爸,对个野丫头这么好算什么呀。

    看田花这做派,田野还有什么不明白的呀,村里人在她跟前说话可比在田花跟前说的磕碜多了。

    要不是田大队长隔三差五的拉她过去套话,她都差点以为自己是队长家的私生女呢。

    别人不知道田大队长同自己的关系,田野还能不清楚吗,田花可是真的想多了,她也不想给自己在找个爸。田大队长更不缺自己这个闺女。

    天也不想跟个小丫头斗气。周围的人家都开着窗子看笑话呢。

    田野清清嗓子大声的对着院子里面招呼:“花呀,我给婶子弄了点柴火过来,你打开门我给婶子放到院子里面去,这东西放在门口你弄不动的。”

    田野对自己的嗓子有信心,保准队长两口子还有左邻右舍的都能听到。

    田野就看到田花脸色都紫了,连瞒着田大队长的事情都不顾的了:“谁让你那么叫我的,我叫田花,田花。”

    自从上岗大队来了知情,田花就在致力于改名呢,她嫌弃田花这名字忒土。

    村里一般大的孩子没有不知道田花这点心思的。

    田野喊这声‘花儿’简直就是触了逆鳞。

    田野摇摇头幸福的孩子不知足,田花多好的名字呀,要不是家里人稀罕,能叫花吗?

    再说了,她也没觉得‘田花’跟‘花儿’两个叫法有什么区别,都那么接地气,这孩子计较个什么劲儿呀。

    她在上岗村叫田野,可这名字只有她自己知道,村里人都叫她野丫头。

    因为姓田,所以直接就田野了。

    他爹田大兴活着的时候或许赋予过这名字不一样的意义,可眼下她就是野生野长的田野。她都没有嫌弃呢。

    田花恶狠狠的看向田野:“听到没有。”

    这都不用自己挑衅,直接就炸毛了。

    田野不搭理她,要的就是屋里人听见外面的动静。不管是队长还是不太喜欢的队长媳妇都不会把她拦在门外的。

    果然队长媳妇从田花后面把门打开了:“你这孩子干什么呢,怎么不给野丫头开门呀。”

    说完才看向门外的田野:“你这孩子,一大早的这是做什么呢。”

    田野看着门打开了,背着柴禾就进门,甩都不甩叫嚣的田花:“婶子,我今早山上,弄了点架杆,婶子你留着给豆角黄瓜插架用。”

    说着已经把一大捆的架杆挨着墙角规规矩矩的垛好了。

    这东西要说队长家不缺,可谁不愿意看到被人这么捧着呀。

    队长媳妇看着田野头一次有了点笑容,总算是这丫头知道好歹,东西好不好的不说记得他们家的好呢。

    关键是有面子:“你这丫头,怎么这么憨呀,昨天才下过雨,今天去山上做什么呀?快放下,可别累到。”

    田野躲过田花的刺棱眼,憨憨的说道:“婶子没事,我力气大。”

    说着话呢,队长就从屋里出来了,看到田野先皱眉头:“叔昨天不是说了吗,叔家里不缺你这点东西,往后可别这样了。”

    前两天才被村里人说嘴,今儿就给自家送架杆,这不是给自己上眼药吗。这可是说不清楚了。瞪了一眼满面红光的媳妇,怎么把人给放进来了。蠢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