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五章 求亲的上门
    朱大娘被田野噎的脚步都晃悠了,这丫头他们老朱家绝对要不得,谁当她婆婆不气死就得憋死。

    拼命的想着一天十分,那么的粮食,才忍住没有臭骂田野一顿。

    就看到田野停下脚步,朱大娘刚要凑过去,田野:“朱大娘我到家了,不用送了。”

    说完利索的进门,关门。

    就不信这样,还敢打自己的主意。

    剩下朱大娘眼巴巴的看着哐当一声关上的大门。白瞎了半天的功夫。

    事情不顺利,朱大娘心情不好,扭身就回自己家,看到屋里横竖坐卧的爷四个,朱大娘气不打一出来:“一个个的都在炕上养爷呢,家里那么多的活,怎么就不知道搭把手。”

    见没人吭声,朱大娘扫了一圈对着老二喊道:“老二,去把后院院子里面的水沟扒开,这点事情还要老娘告诉呀。”

    朱老二阴沉着脸,一句话不说,掀开门帘子就出去了。要是好吃的,肯定没自己的份,可要是有活计,跑不了自己。

    朱老二现在就羡慕田野,干活虽然累,好歹那丫头能吃饱了,他干的比大哥还多呢,可他吃不饱。

    屋里朱大娘心情不顺,还在那叨叨呢,朱铁柱不耐烦:‘阴天下雨的,不在炕上仰着,去哪?你是想我阴天打老婆还是想让我跟村里的二流子一样出去赌钱。’

    一句话,就把朱大娘的嘴巴给堵上了。

    踢了一脚就知道吃的老大,这要是个省心的,哪用她这么大的岁数去看一个野丫头的脸色呀。在想田野的十分,很是不甘心。

    田野回家洗洗涮涮擦拭干净才进屋,想到朱大娘心里一阵的腻歪。想娶自己当儿媳妇,不怕气死尽管放马过来。

    进空间把前天放在储藏室的棒米饭拿出来,点上灶火热饭,想着在打上两个鸡蛋蒸鸡蛋羹,晚上就拿这个对付了。

    还没收拾利索呢,外面的大门就被拍响了。

    田野摸摸脸,幸好还没洗脸呢,不用在往脸上抹一次草籽粉末了,对着大门口招呼一声::“谁呀。”

    因为田野出生就没了妈,十岁没了爸,村里人一直都说田野命硬,根本没有几个相熟的人来往,田野就没准备给人开门。

    门口含含糊糊的应了一声,田野没听出来是谁,不过听得出来是女人的声音。

    来人倒是好耐性,老半天过去还在敲门,田野收起鸡蛋,不敢放在锅里,香味飃出来麻烦,这年头吃好东西都得小心点。

    看着厨房没有碍眼的东西了,才带上草帽,披上雨布去开门。

    大门拉开一条小缝田野:“谁呀。”..

    门口的女人略微不好意思:“野丫头把门打开,是我,西头的王嫂子。”

    田野动都没有动,王寡妇,这人跟自己唯一的交集就是,那年她同王大牛打架,王嫂子看他家大牛吃亏,过来同儿子一起抓自己的脸,她当时一气之下把王寡妇给摔桔梗垛里面了。

    这女人过后可是在大队里面哭哭嚎嚎的不肯罢休,愣是在自己手里赖过去二斤玉米面呢。

    托这位的福气,自己一战成名,自打那往后,村里的孩子不敢欺负自己了,也没人过来往她跟前凑了

    这人找自己能有什么事:“嫂子有事吗?”

    王寡妇推门没推开,尴尬的站在门口:“野丫头呀,嫂子是看你今天的衣服不太合身,赶巧家里有两件旧衣服,想着改改你还能穿呢,你先开门让嫂子进去说,嫂子都让雨水淋湿了。”

    无利不起早,这人能有这么好心,何况两家之间还有很不愉快的过往在,田野根本就不吃这一套:“嫂子,队长家的婶子给我找衣服了。你的衣服拿回去吧。”

    说着就要关门,不论这人想要做什么,田野都不想跟她废话。

    王寡妇硬挤在门缝里面不肯后退:“哎,别呀,你这丫头,队长家的衣服你能穿,嫂子家的衣服就不能穿呀。你一个小姑娘家,本来就该多两件衣服。还是你嫌弃嫂子寡妇人家,看不起嫂子。”

    田野敢肯定,自己要是这时候关门,王寡妇这个脸皮厚的,敢坐在她家门口哭嚎一通,埋汰自己欺负寡妇,这名声她可不背。

    脸色不是很好看的打开大门,若是王寡妇敢在她家里面耍无赖,也不介意在借着王寡妇再次扬名,把人直接从院子里面扔出去。

    相信想打她田野主意的人,肯定会在掂量掂量的。

    王寡妇挤进大门,眼睛先在院子里面看了一圈,自来熟的拉着田野手就要进屋。

    田野甩开王寡妇的手:“嫂子有事说事,我力气大,怕不小心伤了你。你这孤儿寡母的我可不敢招惹,我家没有那么多的棒米面。”

    王寡妇伸出去的手有点尴尬,这丫头竟然记仇,厚着脸皮不搭田野的话头,装作听不懂:“嫂子地里干活的人皮实的很,哪有那么多的讲究,这雨可真不小,咱们进屋说。”

    院子都进来了,还能不让人进屋吗?

    而且王寡妇这个不见外的,说话的时候,都已经半只脚迈进堂屋了。

    王寡妇看了一圈院子,心说这田家的院子可真大,真气派,可惜让这么个野丫头占着遭禁了。

    见到堂屋里面这么早竟然都点上灶火了,心里不太舒服,换成自家可不敢这么烧柴火,家里没有男人做体力活,柴火都得省着烧。

    她一个寡妇带个儿子,求人可不容易了。

    要推东屋门,被田野一把给拉住了,嫂子:“屋里潮,就在这边说吧。”

    说着从门后,搬出来两个小板凳,放在灶台边上,村里人都这样边烧火,边做活计,没什么讲究的。

    王寡妇没能进屋看看田野的住处,心里更不得劲,不过田野拉她的劲头,不是她这个身板能拒绝的。

    暗暗的揉揉被田野拽的生疼的手腕,偷偷看看田野,难怪人说一身蛮力呢。

    转脸看到田野放在灶台边上的小板凳眼睛亮了:“哎呦,这做的可真精细,野丫头呀,哪来的呀。”

    田野坐在板凳上,不愿意搭理王寡妇的话头:“我家里东西,肯定是没人白送的。嫂子你倒底啥事?”

    一句话就把王寡妇给噎的脸色通红,她一个寡妇不容易,作风上的事情就不说了,平日待人接物上若是能够占人便宜,从来不往外推的。

    所以虽然明知道村里的光棍还有二流子不安好心,送的东西王寡妇也是照单全收的。

    田野这话可不就是在扎心吗。

    要不是今日过来为了同田野打好关系,王寡妇哪能受一个小丫头的磕碜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