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二章 憨相
    田大队长看到差不多了,抄起烟袋锅子背着手:“好了,都该干嘛干嘛去,野丫头呀,填饱自己肚子就成了,叔家还不差你这口粮食,叔不用你惦记。往后这话可别说了。”

    田大队长这话说的明显气不太顺,这要是换个别人,肯定能听出来,队长不痛快了。

    到了田野这里,就换来一句痛痛快快的答应:“哎,我听叔的。”然后就没有后续了。

    田大队长都觉得自己被堵心了,明知道野丫头心思直,还是忍不住生气。这不是诚心的往自己身上扣锅吗,就是蠢也不能蠢成这样呀。

    田野不是墨迹人,说完利索的挑着两个晃晃悠悠的水桶,跟在牛大娘的身后就走了,就跟不知道牛大娘恼了她一样,扯着嗓子招呼:“牛大娘,你等等我。”

    这下子不光是田大队长无语,一帮的糙汉子都跟着无语了。虽说这丫头有力气,能挣十分,可这也太憨了,连点眼色都没有。

    朱铁柱看到田野还敢这么往牛家的跟前凑,忍不住嘴唇都跟着哆嗦了两下,这要是弄自家去低头不见抬头见的过日子,光想就有点堵心。..

    在掂量掂量田野的十分,这里面还有自己的功劳呢,难以割舍。

    田野可不管别人怎么想,往后她就挣十分了,心里高兴着呢。

    下午的时候田野脚前脚后的跟着牛大娘,就没有瞧见过牛大娘好脸。

    还要不时的被牛大娘刺上两句:“呦,这不是挣十分的野丫头吗,怎么还跟我这个八分的一起挑水呀,你这桶里面的水可不能撒了。十分呢。”

    田野一直都脾气好好的,实在被牛大娘挤兑的过分了,就回他一句:“大娘,我挑的是满桶的水,放心吧,肯定不是你八分,九分能比的。”

    这时候牛大娘就会脸红脖子粗的消停好大半天。太阳这么大,牛大娘火气这么燥,田野都怕这人有个好歹的。

    乡下地方,就没有能瞒住人的事。晚上下工的时候,田野往后一天挣十分的事就传的大人小孩都知道了。

    路上田野跟着大伙一起回家,还是尽量走在一群婶子大娘的中间,把自己的身量给遮挡的严实一点。

    一群的妇女就炸了锅了,绕着田野挣十分的事情,一人一句恨不得把田野给拆了。

    田野连头都不抬,也不搭理人。爱怎么说怎么说,反正队长定下的事情不会变,一群的女人也就是瞎喳喳。

    昨天才嫌弃过田野的新嫂子,不长记性今儿又想踩田野两下:“野丫头呀,你这可是咱们妇女里面头一份了,也就是咱们乡里乡亲的照顾你,换个村子,哪有这样个好事呀。”

    这话基本上就引起一群妇女的共鸣了:“可不是吗,这话说的在理,往后上工野丫头你可得冲在头里,要对得起这十分工。”

    边上的新嫂子见到有人附和,得意的下巴颏子都高了,对着田野说话就更不客气了:“野丫头呀,你倒是吱个声呀。可没有你这样的,得了天大的好处,怎么都得跟咱们表个态吧。”

    田野抬眼皮扫了这群的红眼病一眼,因为这十分,自己怕是要抛头颅洒热血他们都不知足的。

    新嫂子刚好瞧见田野瞥过来的一眼,脚步都跟着顿了一下,野丫头黑白分明的眼睛可真好看,是不是自己看错了呀,那丫头能有这样亮晶晶的眼神吗。

    就听田野说道:“嫂子,你就体力差点,挑水怕是不成了,回头同队长说说,去队里上工,我带带你,你肯定也能挣十分的。婶子你可得之处嫂子呀。”

    新嫂子边上的孙大娘斜了一眼儿媳妇:“她要是有这个本事,我们家可烧高香了。”

    新嫂子被气的脸色都憋青了,谁告诉自己野丫头没心眼的?这不是坑人吗。

    偷瞥了一眼边上的婆婆,咬牙启齿的:“我让你表态呢,谁让你带着呀。”

    田野憨憨的看过来:“不用我呀,那行,我就不带了。”至于人家婆媳两人的眉眼官司,田野才不管呢,让你没事踩我。我让你后院失火。

    说话的时候,刚好到了自家门口了,田野直接就回家了。这位新嫂子在说什么田野都不接招。

    新来的嫂子就这么被人给晾在这里了。不上不下的,心口堵得慌。

    进门的田野靠在大门上,笑的都直不起腰来了。十分都到手了,还同一群叨叨的女人计较什么呀。

    这么高兴的日子,煮几个鸡蛋改善生活。田野跟队里申请过养任务鸡的,当时大队分看着田野小,分给他两只鸡。

    田野没过两天就把母鸡放在养殖场里面了。自己吃的鸡蛋算是有了。不过队里立刻把田野家的公鸡给抱走了。怕在给田野养两天,连公鸡也没了。

    田野庆幸自己先朝母鸡下的手,不然可没有鸡蛋吃。

    田大队长家里,田花对着田大队长耍脾气:“爸,我都没有十分呢,你怎么能给野丫头十分。凭什么呀?”

    田大队长抽口烟袋锅子:“凭老子是队长,跟野丫头比,你拿什么挣十分?”

    田花眼泪都出来了,终于忍不住嚷嚷了出来:“你是我爸,野丫头他算什么,我怎么不能挣十分。”

    话音落地,田大队长的烟袋锅子跟着也敲在田花的身上了:“跟谁说哈呢,看把你惯的,老子抽死你。”

    队长媳妇放下手中的鞋底子,连忙把闺女拉开:“孩子不懂事,你别生气。”愣是把闺女给拉出去了。

    田花在西屋哭的稀里哗啦的,把田野给恨死了,没有田野他爸能打她吗。她跟野丫头势不两立。

    东院朱铁柱家,朱大娘从烧火的时候就开始叨咕田野的十分,还有三间大屋子,就盼着大儿子能听进去,别再整天的盯着知青点了。

    西院牛家牛大娘开始的时候还叨叨两句自己给人当枪了,回头就看到当家的脸色阴沉的盯着她呢。

    牛大娘:“当,当家的。”

    牛大叔:“你给我老实几天。”

    牛大娘点点头,老老实实的不折腾了。心里把田野给翻来过去的骂了几遍。

    田野在屋子里面打两个喷嚏,看看窗子,今儿自己可算是走进上岗村人的眼里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