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一章 甩锅
    田大队长最后开口:“野丫头,你可得谢谢村里这些叔叔大爷的。不然你一个小丫头,在怎么力气大、有本事,村里的事情也轮不到你出头,你有机会出来挣十分,是咱们上岗大队的村民亲厚知道吗?”

    田野在外向来都是粗野不怎么会说话的,队长长篇大论的就换来田野几个字:‘我听叔的,知道了。’

    田大队长是早就知道田野不怎么会来事的,可也不能这么说话呀,啥叫听他的呀?就差明说她就记自己一个人的情分了,这不是给自己拉仇恨呢吗:“看这孩子憨的,连句话都不会说,野丫头自己长这么大不容易,大伙也别挑她的理。”

    言外之意这孩子没家教,不会说话。

    田野觉得,自己坑这队长一点都没错。该坑。她田野要是能说会道,举一反三的,最坐不住的就该是田大队长了。

    反正粗野,不懂人情世故的印象已经深入人心了,随着这位大队长怎么去说好了,直接坐回了牛大娘身边。就跟方才的事情,本就应该如此一样。

    那边的一群大老爷们,都皱着眉头瞧了田野两眼,这要是换个人怎么也得客气两句,遇上田野这个不懂人情的,就那么干巴巴的一句话,一点好歹都不懂。这孩子不值得搭理。

    也有人看田大队长的,这野孩子倒是同队长家实打实的亲厚。

    田大队长看到田野被人疏远,嘴上没说什么,心里踏实了。

    他心里这点怀疑没确定以前,一点都不希望田野同谁家走的太近了,最好田野被村里人孤立起来,只相信他这个队长才好。

    田大队长吧嗒着旱烟袋,一双三角眼透着精光。还要再试试,在看看才成。若是真的有什么猫腻,就不信这丫头不露相。

    牛大娘瞪着身边一屁股坐下的田野,眼睛都冒火了,牛大娘肯定今儿这是被人家当枪使了,就说这丫头面憨心贼,敢算计到自己头上来。

    好哇,还没人敢这么对她牛鲜花呢,可这事她咋不对头呢,前前后后的,真是野丫头这个没脑子的能做出来的?

    田野跟看不见身边牛大娘的火气一样,该做啥做啥,一个不懂看眼色的邋遢孩子样子深入人心。

    牛大娘在村里也算是个人物,心眼要是短了,也不能从谁家都能顺出来一把东西。

    心里寻思好半天,要说田野这么小个野丫头能算计自己,牛大娘自己都不相信,这孩子看着就不是个有脑子的,也没有这份心计呀。

    忍着气,试探的开口:“野丫头,往后你可就挣十分了,你可是咱们上岗村妇女里面头一份了。”

    田野傻乐:“还是大娘今儿提醒了我呢,也是叔对我好,说给我长了十分就真的长了呢。”

    牛大娘听到田野这话,心里那点嘀咕就跟被证实了一样,昨天田野去队长家,今天他们两口子就过来挑水了,这事八成还是田大队长在后面捣鼓的。

    听野丫头的口气,这事还是队长提前就应了她的。

    合着拿她们两口子搭台子给野丫头唱大戏呢。早就算计好的。

    牛大娘心里这个气呀。

    牛大娘不敢同田大队长当面叫板,也只能暗自憋气,对着田野不阴不阳的说了一句:“野丫头呀,队长事事都给你操心算计,对你可不薄呀,你得怎么回报你叔这么大的恩情呀?”

    大家一块在食堂吃饭休息,牛大娘这话声音又故意拔高了两分,大伙都能听得见忍不住就侧目过来瞧热闹。

    就听田野大大方方的说道:“那肯定是,我肯定是要听我叔的话的,将来我有了吃的,肯定是都孝顺我叔我婶子。”

    说完田野对着田大队长,使劲的点点头,表示自己的决心。

    牛大娘阴阳怪气的开口:“哎呦,队长可没白瞎给野丫头操心费力的算计,你可是有福气,野丫头是个记恩情的。”

    牛大娘撇声拉气的两句酸话,就差说田大队长贪图田野将来的孝顺了。指着鼻子骂他黄鼠狼给鸡拜年没安好心呢。

    田大队长把两人的对话听的明明白白的,别说占田野的便宜,他哪年不在这丫头身上搭几十斤的粮食呀。到现在毛的回报都没看到,要说这事他可是真的一点都不亏心大的。

    可现在有理没出去说去。

    田野也没说瞎话,田野对他也真亲近,有好东西都给送过去,问题是这丫头身上就没有过好东西,自己还常年的吃不饱呢,他能落到啥东西呀。

    可这事他解释不清楚呀。头疼,头很疼。

    只能怪这丫头不会说话。生生的用大实话把自己给埋汰进去了。

    田大队长拿起屁股底下的帽子摔打两下:“老娘们家家的就会一天到晚的嚼舌头跟子,田野那丫头啥饭量,谁家不知道?别说一天十分,就是在多几分,够让她填饱肚子吗?丫头一个人过日子不容易,谁也不用打她那份口粮的注意。我田刚做出的事,不怕人戳脊梁骨。牛家兄弟呀,打不到的媳妇揉不到的面。你看看谁家媳妇整天的东家常西家短的挑事呀。恐怕村里消停了是吧?”

    牛大叔脸色都憋青了,拿起手边的草帽子,对着牛大娘就甩了过去:“吃饱了撑的老娘们整日的不着四六,哪都有你的事,赶紧给老子挑水去。”

    说完挑起水桶走在了前面。

    牛大娘哆嗦一下,对于挑唆男人收拾她的田大队长不敢咋样,心里恨死田野了。

    使劲的瞪了一眼田野,飞快的捡起牛大叔甩过来的帽子,拎着水桶就跟着自家男人一溜小跑走了。

    田野还能听到牛大娘一直在招呼:‘当家的消消气,给你帽子。’

    食堂里面的汉子听到牛大娘低声下气的声音,跟着一阵的哄笑。

    朱铁柱还吧嗒两口旱烟:“要说咱们村里还真就是牛兄弟知道心疼媳妇,这草帽子甩人,头一份呢。”..

    边上的一个汉子跟着说道:“就是,真要是收拾婆娘,鞋底子干什么用的呀。”说话的时候还挺挺胸膛,就跟打媳妇有多得意一样。

    田野脑袋都不抬,可劲的往嘴巴里面塞饭,一群的庄稼汉,本事不大,还整天的想着怎么收拾媳妇。

    但有一分之路自己也不能落在这地方上。女人太没地位。碰上牛大叔这样的那就算是不错了。

    偷偷瞄了一眼隔壁的朱铁柱,田野算是明白了,隔壁的朱老二随他爹,都蔫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