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章 成了
    牛大娘喜笑颜开的对着大队长说道:“大家肯定没意见。”

    然后回头对着众人一脸的讨好:“一个村住着,大伙就算是帮衬嫂子一把。你们看看哪个大队女人挑水的,我这也是给咱们大队争取荣誉呢,是不是。”

    一群的大老爷们也没法跟一个妇女计较一分半分的。

    不过方才开口的汉子不乐意了:“女人挑水怎么了,王寡妇常年挑水,嫂子到你这怎么就还成荣誉了。”

    牛大娘:“去,王寡妇家的水缸怎么满的还让我嚷嚷出来呀?今儿说我这公分呢,不许捣乱。”

    牛大娘这嘴巴,还真就是什么都敢说,人家寡妇家家的不容易,让她这么一嚯嚯就跟真有什么不正经事是的。

    一群的大老爷们愣是让牛大娘给堵得不敢开口了。回头让这女人胡说八道一通给埋汰了,犯不上。

    谁也没说话,牛大娘高兴,跟着田大队长讨要公分:“您看,大伙都没话会说,这就算是成了吧。”

    田大队长就没见过这么厚脸皮的:‘成。’

    牛大娘喜笑颜开的:“哎,下午的时候我肯定好好挑水,给咱们大队的妇女挣脸面。”

    一群的老爷们翻白眼,靠她,他们大队的女人都不用出门了。‘露脸’甭指着,别显眼就不错了。

    田野看着差不过了,跟着凑过来了:“叔,那我的呢。”

    牛大娘先翻脸了:“去,有你啥事。”

    田野憨憨的掰着手指头说道:“牛大娘今儿半天挑两次水,每次都是两半桶水,您都给分了,我今日跟着牛大娘身后,挑的都是满桶的水,叔,我也要加分。平时我跟在牛大叔他们身后,可是一次都没有落下过呢。不信你问牛大叔他们。”

    田野不提别人,专门拉着牛大娘两口子说话作证。

    田野这话说的没错,大伙也都看在眼里呢,可田野要是加分,那就不是一分半分的,这丫头常年的跟在他们一群老爷们身后干活呢。

    可要说一群的大老爷们占一个丫头的便宜,也没人霍的出去这张脸出头做恶人。

    大伙也只能瞪了一眼挑事的牛大娘。没有这个坏事的老娘们,哪来的这事呀。

    田大队长早就吃完饭了,吧嗒口烟袋锅子:“野丫头呀,大伙让你跟着挣工分,那是照顾你,你可不能这样忘本呀。”

    田野点头认认真真的说道:“那时候我小,没有大伙照顾着我早就饿死了。可现在我大了,也不能让大伙总是照顾呀。照理,我也能养活我自己了。也是今儿才听牛大娘说的,挣八分跑两趟就不少。叔我不惜力,我好好地干活,跟在大叔他们后面走,你也给我十分吧,我吃的多,哪年分的粮食都不够吃,要不是有队长婶子贴补,早就饿肚子了。”

    田野这话说的讲究,不说队长照顾她,只说队长媳妇贴补她。

    即让田大队长宣扬了好名声,又没有显出来他的别有用心。这事女人做最好,好名声还不是他这个大队长背吗。

    ‘为善不欲人知’从来标榜而已,可没人愿意粮食白瞎出去,做点好事恨不得宣扬的满村皆知,田野就抓住了田大队长这份心思。

    即便照顾田野他心里有鬼,能顺便落个好名声那不是更好吗。

    田野不着痕迹的看向田大队长,连着吸了好几口旱烟袋,可见自己这话说道他心里了。

    牛大娘边上急了:“你别瞎咧咧,我说我的,有你什么事。”意思就是这蠢娘们真的说了。

    田野不吭声,不花钱给自己找个神助攻,牛大娘亲人也。

    牛大娘这话没人吭声,明摆着欺负一个孩子的事情,他们一群的老爷们不能做。回头传出去,上岗大队的名声就不用要了。

    牛大叔都觉得自家婆娘蠢,瞪了一眼过去,牛大娘才闭嘴了。

    看着田野,撕了她的心都有。

    田大队长叹口气,悠悠的看了一样人群中的牛大娘才开口:“野丫头,你婶子心善,贴补你是我们自家的事,你不用放在心上。公分的事情,有牛家的在前面,我这个队长不能让你一个没依没靠的丫头说出来不公平,咱们上岗大队不能落下这样的名声。更不能让大伙挑出来什么,还是那句话,大家一块做活的,你叔叔大爷们要是不说啥,我就给你把分加上去。”

    牛大娘在边上气的鼻子都喷火了,这丫头转脸就把她给卖了。十分,十分呀,她豁出脸皮闹腾半天,也不过就是才多了一分,还就就一天的份。合着便宜都让这野丫头给捡了。

    她算是看出来了,今日她被人当枪使了。

    一群的大老爷们跟着队长的眼光瞪牛大娘,要没这个坏事的女人,哪来的这些事。

    田大队长大概是唯一觉得牛大娘还不错的,就么见过蠢成这样的女人,两面都没落好,就连田野这边愣是让他这个队长落了全好。

    田野见没人吭声,可不敢同牛大娘一样厚面皮,当做默认了,也不看别人,直接对着牛大叔:“牛大叔,你说句话,平时我都跟你后头挑水的。”

    牛大叔脸色通红,自家媳妇刚才闹腾十分的时候,自己要是说一句胡闹什么的,现在不给田野加分也没啥。

    可自家媳妇那边本事自家人还不知道吗,媳妇闹腾要加分的时候,自己一句话都没说,轮到田野这丫头了,他要是说出来个不字来,还不得让村里人的吐沫给淹死。

    让牛大叔开口挑这个头,他也是不乐意的。这要真是个老实人,能整天的看着自家媳妇在村里占尖取巧吗?

    倒是田野家东院的朱铁柱开口了:“要我说呀,野丫头一身力气,不比咱们干的少,长公分也没啥,这孩子没爹没娘,没个贴补的,还那么大的胃口,粮食少了不够他吃,咱们还真能让个半大的孩子饿死呀。”

    这话说的可真是够仁意的。

    田野听了鸡皮疙瘩都起来了,这老朱家的媳妇昨天还算计自己一天的七分呢,东院的大叔这时候同意给自己加分,一点别的念头没有田野是不相信的。

    黄鼠狼给鸡拜年,没安好心。这是想着回头做了他们家媳妇,肥水不落外人田呢。

    上岗村就两个大姓,一个是田家,一个是朱家。队长田刚说话,就代表了田家,朱家这边虽然威望最高的不是东院的朱铁柱,可只要是朱家有人开口,一个姓氏祖宗的肯定要给几分面子的。..

    朱铁柱这么一开口,田野往后出一天工,就是十分的事基本就算是拍板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