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章 铺垫
    田大队长烟袋锅子一甩,背着双手:“好了,都散了吧,该干什么干什么去。”

    呼啦啦一下子人群就散开了,田野就跟着一群扛着扁担挑着水桶的汉子们一路去河边挑水。对于田大队长在上岗村的威望田野再一次的有了认识。这人自己惹不得。

    心里盘算着田大队长这人,昨日她才给牛大娘穿了小鞋,今日田大队长就敢直接警告牛大娘两口子祸从口出。

    这人说收拾谁就收拾谁,上岗村这人就是土皇帝,没人能招惹的。

    这样一个呲牙必报的人,田野忍不住想他爸不是让这人给害死的吧?

    这个疑问,让田野后脖颈子的汗毛都竖起来了,日子苦点倒也罢了,小命要是在没保障,田野都觉得日子没盼头了。好几年的忍饥挨饿别回头再让人给害了。

    牛大娘还有个男人在背后撑着呢,田大队长都敢放在明面上收拾她,换成自己,连个撑腰的亲人都没有,要收拾自己,那还不是手背上的活计吗。

    乡下种田虽然没有危险,可他们修堤坝的时候,危险处处不在,她能躲过一次,两次,还能次次逢凶化吉吗。

    只希望自己想多了,上岗村民风还是很淳朴的。田野再怎么开导自己,干活的时候,还是比以往更加的小心了。如芒在背。

    今日田野打定主意跟在牛大娘的后面走,牛大娘挑水可是比她还多挣一分呢,她总不能比牛大娘挑的还多,那不是打大队长的脸吗。

    田野跟在牛大娘身后挑水,大半天也不过走了两个来回,比往日轻松不少。

    牛大娘挑水本事不一般,三晃悠两晃悠的,满满的一挑水没走出多远呢,两桶水就没剩下多少了。

    田野嫌弃的开口:“你大娘,你这桶里的水可就剩下不多了。在晃悠晃悠,还能浇几颗苗呀。”

    牛大娘脸红脖子粗的:“你这孩子说什么呢,大娘挣八分,能跟一群挣十分的汉子比吗,跑两趟就不少了。管好你自己,没事少多嘴。”

    田野老实的应了一声:“哦,原来咱们的公分是这么算的呀。”

    牛大娘甩着身上的手巾回头,不放心的叮嘱田野:“你这孩子可不许瞎说呀。”

    田野身上也有毛巾,不过是垫在肩膀子上的,她这张脸老费事弄出来的,可不敢擦,而且她力气大,要不是天热,这点体力活,她都不出汗的。

    利利索索的担着水桶,憨憨的说道:“牛大娘你放心,我一句都不瞎说。”这话答应的痛快,同往日里田野说话的声调有几分不同。

    牛大娘回头打量田野半天,肯定是自己听错了,才揉揉后腰,继续挑水。这可真是要了老命了。

    平日家里有男人,她连水缸的水都不管挑,哪做的来这个呀。想到还要连续挑几天,牛大娘就满心的不甘。

    好不容易中午下工的钟声想了,牛大娘脸上汗水一条条的,齐肩略长的刷子头,都黏在了后脖颈子,扔下手里的扁担,一屁股就坐在地头上了,恨不得把田大队长给嚼碎了当干粮。

    田野在牛大娘身后不紧不慢的催促:“大娘不饿呀,去晚了可就没饭了,听说今天可是高粱米饭呢。”

    牛大娘一听就急了,使劲的从地上爬起来:“野丫头呀,你帮着大娘把水桶挑着。”

    田野不在乎这点活,顺手的事情。而且她得让人看看自己憨厚没心眼的本性。

    一根扁担上前后挑着四个水桶,尽量避开远处一块下工的男同志们,晃悠在牛大娘的一边两人一起往食堂走,

    同方才挑水的时候相比,牛大娘往食堂赶的脚步嗖嗖的,田野心说也不知道这人是不是真的累了。

    打饭的时候,牛大娘一马当先,把好几个汉子都给挤开了,嘴巴里面还不要脸的嚷嚷着:“让开,让开,一群的大老爷们怎么好意思排在女人前面,跟女人抢饭吃呀。”

    没人跟个老娘们一般见识,让牛大娘排在了最前面得意的弄了一大碗的高粱米饭。

    田野都沾光在牛大娘的身后打了一大碗的高粱米干饭,泡上葱花汤,闻着就香。田野不管牛大娘是不是嫌弃自己,自动的凑到牛大娘跟前一起吃饭。

    牛大娘心里那个膈应呀,好好地高粱米饭,都让这丫头身上的馊味给弄得闻不出来米香味了。

    不过牛大娘没时间把田野给搓开,她嘴巴没空,牛大娘吃饭的速度让田野自愧不如。

    牛大娘第三次捧着大碗过去端饭的时候,一块挑水的人就说了:“嫂子,你干活不咋地,吃饭可不比我们爷们少呀。”

    牛大娘:“放屁,老娘挣得是八分,能同你们挣十分的比吗。公分给的少,咋地饭还不管饱呀,这活我可是没法干了。”

    牛大娘不愿意挑水,正愁着没机会闹腾呢。可不就是怎么找事怎么来吗。

    这话说的硬,本来也没怎么计较的汉子,就不愿意听了:“我爹可不缺婆娘,你可别给我当娘。你一个妇女,整天老娘老娘的,遍地认儿子呢呀。”

    一群的老爷们说起话来荤素不济,牛大娘脸红脖子粗的,按了满满的一大碗饭,扭头就找队长说话了。

    她也不背着人:“队长,这活,我做不了,八分工还想让我做多少活呀,吃点饭还让人挑理呢,不然下午您就给我把活计换了吧。”

    边上人都笑了,饭吃了,才挑工作,可真说得出口,也真是少有碰上这么脸皮厚的。..

    队长瞧了一样牛大娘的饭碗:“牛家的,差不多得了,八分不少了。”

    边上的人噗嗤就笑了:“嫂子,队长厚道,就你挑的那点水,光这饭量就不亏。”

    田大队长不吭声,这人有眼色。

    牛大娘:“去去去,滚边去。”

    牛大娘不死心:“队长,不换就不换,可你看哪家女人挑水呀,累死累活的,怎么您也得给我多记一分。”

    田大队长的目的就是在收拾这个多嘴的老娘们,多记一分半分的倒是不在乎。

    他当队长也是要跟村民买好的。不然怎么树立威望呀。

    耐不住牛大娘的纠缠:“好了,别说我田刚脸硬不通人情,正好大伙都在这边呢,若是大伙没意见,我就给你记上一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