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章 工分
    空间里面的事情田野也才刚摸索一二,指着他发家致富还远的很,现阶段也就是偶尔改善一下生活。

    顺带的福利还有在空间里面挖矿洞,砍树锻炼下来,田野身上的力气越来越大了。

    有时候田野自己瞧着都有点邪乎,比自己个头大的石头,田野搬来搬去的就不怎么费劲。

    让田野不放心的就是,这东西不知道是跟着自己穿过来的,还这个叫田野的小丫头身上原本就有空间。田野是准备让这个秘密捂死在自己肚子里面的。

    所以每次田刚队长哄她的时候,田野都不大敢开口。这里面的顾忌太多。幸好田刚队长一直都在绕着田野他爸套话,让田野放心许多。

    而且田野初到空间的时候,空间里面空荡荡的,看着也不像有过人为的痕迹。田野想或许着东西就是自己穿过来的福利。

    把棒米饭放在储存室里面,田野继续每日都要重复的工作,空间里面挖矿洞,天气热了,天也想着多挖点矿石,把储藏室扩大一下。..

    在把自己原来用作围墙的木栅栏一点一点换成石头的,不过这个不急,要一点一点的来。

    大概一个多小时以后,田野才拎着几根嫩玉米,还有两个在工作室里面折腾出来的板凳,一大捆没什么用的木头板子从空间里面出来。

    趁着灶头的火底子把木板子扔进了灶膛,几根嫩玉米扔进锅里,明天的早饭就是这个了。

    田野估摸一下现在的时间,不会超过十点,这年头没有电视,没有夜生活,连点灯都要省着点,亏得自己有这么一个消磨时间的空间,不然长夜漫漫可真是寂寞的很。

    第二天一早起来,田野捞出锅里的玉米棒子,坐在昨天从空间里面拿出来的小板凳上美滋滋的吃着嫩玉米,生活越来越有盼头了。

    等过段时间她把空间里面的养殖场弄出来,没准就能吃上肉了。

    田野用空间里面找到的一种褐色草籽粉同锅里煮域玉米棒子的水搅合一小盆水,田野的平日出门的时候,就用这东西遮盖脸色的。

    把露在外面的皮肤仔细的抹了一遍,一张嫩红的小脸立刻就变得僵僵粑粑黄不溜秋的样子。

    连两道秀气的眉毛,都贴着肉皮子塌着,那样子丑的田野自己都不想看。就这模样出去,没人想多看第二眼。

    这东西有嫩肤防晒的作用,若是夜里敷脸上也就是个夜间面膜,到了田野这里,只能白日用。作用就是嫩肤,防晒,还防狼。

    照着水缸看看自己的发型,田野特意好好地梳理两下,怎么也不能让人说脑袋上孵家雀了,这话对女人来说太受伤。

    不过整体的看上去,还是灰不溜秋的。

    田野感叹一声,可叹大好的时光呀,赶上这么一个年岁,这么一个身世。好模样好身材都得藏着掖着的。

    收拾差不多了,嫌弃的穿上昨天的一身嗖棉衣,挑着水桶锁门去地里上工,刚好大队的上工钟声也响了。

    上岗村这块,每天早晨上工都要队长分配工作的,重活累活轮流做,这样谁家也挑不出错来,队长田刚也是因为这个,被三里五村的认可口碑不错。

    都说上岗村的队长分派活计公正,厚道。

    田野不顾周围一群妇女的捂鼻子,嫌弃举动。愣是挑着水桶挤到了最中间。同大伙一块听着队长田刚分配工作。男人挑水浇地挣得多,女人大多是做点轻巧的,不过公分不多。

    今日牛大娘被分配同男人一起挑水了。

    田野暗搓搓的看乐子,叫你拽我家柴禾。叫你欺负我没家长护着。

    牛大娘不乐意了,当着大伙的面就同队长叫板:“队长,我家男人昨天就挑水,怎么今日还挑水呀,再说了,我一个女人,哪有体力挑水呀。”

    田大队长把烟袋锅子插在裤腰上,不紧不慢的开口:“牛家的,你这话说的可是不对,挑水虽然累点,可那是十分工,中午还管饭,就是你个女人家家的还要给八分呢。若不是你前几天说,家里揭不开锅,要多挣点公分,这活计我也不会同大家伙给你商量下来呀。你这讨了差事有不做,算是怎么回事。”

    牛大娘平时嘴欠,到底有没有抱怨过,自己都不记得了。被田大队长一句话堵的脸色都红了。

    挑水这活一天下来,肩膀都是青的,才比别人多挣一两分工,牛大娘哪能乐意呀,转转眼珠子,当场就翻脸了:“咱们家不缺这点公分,这活我干不了,队长你给我换个活计吧。”

    田大队长脸色耷拉下来了,当着大家伙的面怒斥:“牛家的咱们上岗大队,可没有怂人,女人都能顶半边天的。别人都做的了,你怎么就做不得。你当大队什么地方,乡亲们照顾你才给你这么好的活计,你说不干就不干,你当大队是你家的,你说了算不成。”

    田大队长说这话的时候,可不是对着牛大娘说的,而是盯着他家男人牛大叔说的。

    牛大娘还要再说,被他家男人给拉住了:“少说两句,总不过就这两日了,我都受得了罪,咋的你就这么金贵呀?”

    牛大叔脸上都臊得慌,队长就差指着鼻子说他家里女人当家了。

    牛大娘脸色铁青,虽然不甘心,到底没再说什么。一个大队的人都看笑话呢,牛大娘好歹还要脸面呢,惹急了,牛大叔抽鞋底子可不手软。

    村里的妇女在边上暗搓搓的看笑话,还有说两句风凉话的,愣是没有一个人给牛大娘递个台阶下台,就知道平日这个牛大娘在村里就不得人心。

    田大队长也不会直接做黑脸,转眼就卖个人情出去:“牛兄弟,弟妹要是不愿意做这活,等明天再给调一下也不是大事,今儿这活既然已经定了,就不能改了。

    往后让弟妹说话长点记性。咱们大队人情厚,可也不能想怎么折腾怎么折腾。你说这不是打我的脸吗。好在总不过这两日,咱们大队的田地就都浇一遍了。总能歇上几日的。”

    牛大叔这人平时不太开口,随着婆娘在外面折腾,可真要是说话,还是很有分量的:“老娘们家家的整天的瞎喳喳,队长你别跟他一般见识。我们家粮食不充足,能多挣几分挺好的,家里还能省下两顿粮食。这活我们做。”

    牛大娘脸色阴沉,想要开口,被牛大叔一个冷眼给憋回去了。

    牛大娘恨不得一屁股坐地上,哭嚎两句,这日子可怎么过呀,挑水向来都是爷们的活,她一个女人哪有这么好的腰板,这么好的力气呀,坑死她了。

    不敢公然反对自家男人说的话,更加不敢怨怼大队长田刚,只能暗搓搓的咬牙切齿,咒骂田刚这个贼秃不安好心。

    头一次祈望老天赶紧的下雨才好。这挑水的活,也就不用继续下去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