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章 邻居
    田野这边可没闲着,一边收拾身上的狼狈,一边听着隔壁的动静。

    恨恨的看了一眼墙窟窿,也不知道这墙皮什么时候掉的,还漏了这么大一个洞,幸好隔壁那边老朱家贴墙跟垛了柴禾,不然自己不是早就让人给偷窥了吗。

    穿上单裤,就在墙角弄一铁锹的黄泥,先把墙窟窿给堵上。

    再想到那边贴墙的柴禾垛,田野觉得特别没有安全感,这要是起了歪心的,踩着柴禾垛那不就跳到自己院子里面来了。

    在加上朱大娘方才那话,田野更加的不放心了,俗话说不怕贼偷就怕贼惦记。

    田野绕着院墙跟走了两圈,从土棚子里面,翻出来锨镐,顺着墙根下面挖了一溜半米深的土坑子,谁要跳墙过来,保准他折胳膊断腿的,不死也保准他半残。

    田野力气大,这么大的工程,没一会就做好了,就是又出了一身的汗。

    至于那边的柴禾垛,一时半会的田野也没法子了,院墙里面她能做主,院墙外面她可做不得主。

    要是太过计较,不让人家把柴禾跺在自家墙根下,回头就得被村里的婶子大娘们啐吐沫星子。

    在上岗村这块,家家户户都是篱笆绕着屋子的空地围一围就是个院子,村里有泥丕院墙的人家总共不超过三户,队长家、队里的库房、然后就是她田野的家了。..

    田野家的三间大房子是田野他爸留给她的,田野他爸是落户在上岗村的伤残军人,活着的时候月月都有县里给的补助,对比村里其他人家过得要富裕一些。

    当初田野家的三间屋子连着院子盖下来,可是在上岗村风光了好久呢。

    田野他爸刚没的时候,惦记这处院子的人也不是没有,要不是田野他爸为了抢救队里的财产没的,田野一个孤女也保不住这处院子,还有后院的自留地。

    巡视了一圈院墙四周,确认足够安全,再也没有什么墙窟窿之后,田野才把工具收起来。

    把方才脏掉的毛巾在大盆里面洗出来,搭在胳膊上,就看到田野两手不费力就把过膝盖高的大木盆给端起来了。

    田野把脏水倒进了菜地里面,顺手把木盆给收拾好。有时候田野自己都纳闷,自己这么点身量,哪来的这么大的力气。

    不得不说,田野在这边没饿死,可是亏了自己一身的力气了。不然她一个十几岁的丫头在农村自己一人过日子可不容易。

    听了朱家人的对话,田野连做饭的心思都没了。

    朱大娘算计她固然可恶,可也给他提了醒,她自从到了这里没爹没娘的长这么大不容易,婚事可不能再让人家给算计了,要早作打算,早防范。

    想到乌七八糟的事情,田野小脸阴沉沉的,乡下人朴实,确实讲人情,可那是你没触及到他们的利益的时候。

    这年头家家户户都缺吃少喝的,为了一把粮食,亲兄弟骂祖宗的的都有。不然哪来的穷则独善其身呢,那不是没有条件接济天下吗。

    田野到上岗村也有三四年了,才来的时候十岁的孩子瘦小成七八岁模样,就如同朱家老大说的跟黑猴精差不多。

    埋汰汰的样子,不招村里人待见,再加上克父克母的说法,也没人愿意亲近她。碰上熊孩子,没少挨欺负。

    村里的女人没那么多的讲究,还护犊子,平时的时候,还能说道两句野丫头那孩子不容易,赶上自家孩子同田野打架的时候,若是田野吃亏了还好,田野若是把人家有娘的孩子给打了,村里的妇女能追着田野打。

    那段日子过的别提多心酸了。

    田野那几年在村里边吃的亏多了,换成一个真正的小姑娘,都不知道能不能熬过来。

    随着自己年岁稍大,日子才好过了些,谁知道糟心的事情跟着就来了,朱家的打算她是听到了,虽说她在外面的形象跟黑猴精一样,就像朱大娘说的,打她主意的人怕是不少。

    还不如小时候挨点欺负呢。

    这种事情恶心也恶心不过来呀。朱老大这样嫌弃她的还是好的,那些闲汉淫邪乱扫的眼神才恶心人呢。

    外面天擦黑之后,才有丝丝的凉风吹进院子里面来,天气也不再那么热的让人呼吸都烫了,田野才有心情给自己做饭吃。

    看着天黑了,翻出来一身干净的薄衣服穿身上,打开门要抱柴禾,就同西院的牛大娘走个碰头。

    田野摸摸脸,幸好天色黑了,能够遮挡自己的肤色,为了让牛大娘看不出来与平日的不同,田野都没敢挑眼皮,闷声招呼一声:“牛大娘”

    牛大娘大惊小怪的开口:“哎呦,你这丫头大晚上的要做啥呀,今晚上咋就看着你这脸,那么亮堂堂的呢,野丫头呀,要让大娘说呀,说往后你相亲的时候,得挑个晚上,看着好歹白净点。”

    田野黑脸,这是埋汰自己呢:“大娘,你是说让人看到我牙白吗。”

    牛大娘呵呵的就笑了,对呀,就说黑丫头怎么能白吗,原来是牙白:“你这丫头可真不讨喜,对了,我过来告诉你,刚才路过队长家的时候,队长媳妇说了,让你晚上过去一趟,别忘了呀,大娘可是把话带到了。”

    田野再次闷声回答:“记得了。”

    村里人说话不会太客气,田野到了这边之后,更是怎么粗鲁怎么来。多余的一个子都不说。不讨喜的形象已经深入人心了。

    就看到牛大娘已经转头走了,还顺便在自家的柴禾垛上抓了一把柴禾,嘴巴里面还说着:“正巧大娘拽把松枝点火。野丫头呀,这东西可是比树叶子,秸秆好用多了。”

    田野翻白眼,那是肯定好用,这东西不是我家的吗。这位牛大娘心不算坏,就是喜欢占便宜,但凡去谁家,就没有空手回去的时候。

    村里没人不知道她这点毛病,算是声名远播,谁家都不愿意招惹她。

    田野能有现在出门锁门,进门插门的好习惯就是拜这位所赐。

    田野不愿意惯她破毛病,今日拿自己家一把柴禾,明日这人就敢惦记自家大水缸:“大娘要是用着顺手,等上秋的时候,让大爷给你上山捆两捆回来就是了,山上这东西多得很。”

    牛大娘可是不见外,回头对田野说的这个仗义:“你这孩子说的可真轻巧,那多远的路呀,你大爷可没有你这把子力气,不然回头上秋的时你帮着大娘捆两捆回来,你这丫头力气大,走点路也不算什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