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章 听墙根
    为了证明自己说的不假,朱老三还给自己拉了一个人证,高声的招呼堂屋里面的二哥:“二哥那丫头前两年脑袋是没毛的吧。大哥要是嫌弃野丫头脑袋跟鸟窝是的,回头咱们就让她把脑袋剃光了,呵呵,咱们就有个没毛大嫂了。”

    朱老二饿了一天,回家连口吃的都没有,看着不干活光耍嘴皮子的老三就心烦,蹲在灶膛跟前阴郁的赶人:“边上玩去,别捣乱,我要抱柴火烧火呢。”

    田野在墙根下一双银牙都要磨平了,黑猴精,你们全家都是黑猴精。气死她了。

    她才过来的时候,刚没了爸,家里乱糟糟的,看的出来爷俩过日子也没咋精细,别说是脑袋上,连铺盖上都是虱子,现在想起还觉得浑身难受头皮发麻呢。

    田野哪受过这样的罪呀,当时直接就把头发给剃光了。

    要不是条件实在是艰苦,田野恨不得连铺盖都给烧了。没想到就给这倒霉孩子留下这么一个话柄。

    田野死死的瞪着东面的泥墙,恨不得把泥墙给瞪出来一个窟窿才好,最好把隔壁一家子给盯死了。一群的倒霉孩子,看回头怎么收拾他们。

    朱家大娘意识到他们这边说话声音太大了,赶紧的小声地说道:“都给我闭嘴,小点声,一个个不省心的瘪犊子,好看顶个屁用,野丫头怎么了,谁家娶野丫头进门,家里就每天多了七分,多少的粮食呀。”

    朱家老大眼里都是城里姑娘,再有朱家老三在边上笑话,那是打心眼里膈应隔壁的野丫头:“多少粮食我也不娶黑猴精,你要是贪图粮食,你让老二娶。”

    从一句话可以看一个人的人品。而朱老大这句话,就能看出来这人贪婪,自私。田野心说,这人白给她都不要。

    朱家老二听到老大这话,连点表情都没有,继续填火,在他们家,只要是好事别看是个丑丫头,也轮不到他这个老二头上。

    他这个老二从小就没入过爸妈的眼。家里但凡有口吃的,只有老大、老三看不上眼了,才能轮到他呢。

    至于说到这个大哥,听他今儿说这话就知道,对自己这个兄弟是个什么态度。自己不要的东西推给兄弟,他也说的出口。

    朱大娘那个气呀,在儿子的身上锤了一拳:“你个没成算的,她一个媳妇家家的,有口吃的饿不死就行了,有粮食那还不得紧着爷们的肚皮吃吗。

    那丫头名下还有三间大屋子,那么一大块自留地呢,那是城里姑娘能比的吗?

    田花那丫头虽然是队长家的闺女,可队长也有儿子呢,谁家给闺女陪嫁,也不会连屋子自留地都搭上。娶了野丫头那就是多了一处家产。

    再说了,这么多年了,我就没瞧见过,那丫头挨饿。你还嫌弃什么呀。”

    朱大娘这话说的语重心长,恨不得把自己这点想法塞到儿子脑袋里面去。不过也就在他们家老二的脑子面走一圈,这野丫头原来这么有本事,竟然没挨过饿。

    朱老二想到半夜饿的肚子咕咕叫,睡不着觉的日子,心说往后他得看看这丫头怎么做到不挨饿的。这本事要学会。

    朱家老三就惦记那点吃的,拽着朱老大的袖子:“大哥,回头那丫头的口粮来了咱们家,你可不能光填自己肚子。”

    朱家老大心里惦记的还是知青点的城里姑娘,别人说啥都没用,甩开老三:“去,边上玩去,想要吃的,你自己娶黑猴精去。”

    扭头就对着朱大娘抱怨:“妈你不说那丫头命硬吗,再多的粮食能顶命呀。”

    朱大娘看看她家老大,隔壁野丫头的命确实邪性的很,那么大的孩子,把爹妈都给克死了。忌讳还是有的。..

    可想到今年的年成,从开春就旱,眼看着就要闹灾荒了。队长家的媳妇,就是借给了亲家两袋子玉米棒子定下的。

    他们家三小子呢,想要拿闺女换粮食都换不出去。难道真的出去讨饭去呀。克死跟饿死有的挑吗。

    大儿子是家里的顶梁柱冒险娶命硬的丫头,她有点舍不得。

    朱大娘就看看边上的两小儿子,年岁上也就老大合适,再说了,老大不成亲,也没有给小的成亲的道理。

    朱大娘自己说话都有点气短:“都啥年代了,没听队里的喇叭说呀,封建迷信不能信,往后可不许讲这个。你们懂个屁呀,老娘操心费力的为了谁呀。老大这事你给我上点心,别整那些没用的。往后少去知青点晃悠,告诉你村里惦记野丫头的人多了。总比饿死好。”

    田野这时候的脸色真的跟黑猴精有一比,气的,原来这位看上自己的大娘,也不是因为她秀外慧中,而是看上她家三间屋子,一块自留地,还有每天的七公分了。

    这可真够心黑的,还没娶进门呢,就开始算计上了,还准备将来饿不死自己就成,是不是她还要感恩戴德呀。

    这年头就是穷了点,这人怎么就变这样了呢,也不至于就连点人性都没有呀。

    再次瞪了一眼隔着两家的泥丕墙,老天咱们就不收了这帮子算计人的玩意呢。知人知面不知心,要不是今儿听到这番算计,田野一直都还觉得朱大娘人不错呢。

    最让她磨牙的是,听朱大娘话里的意思,惦记自己这点家产的人还不少。

    饿不死也成了原罪了吗?原本田野就担忧村里闲汉看过来的眼神,让她倍感威胁。合着还有家产让人惦记。这年头连命硬的黑猴精都成了香饽饽了,都是穷闹的。

    隔壁娘几个说什么,田野气的都没心思听了。这事必须得好好地盘算盘算。

    田野这边气的胸口起伏不定,好半天都没能顺过气来。她都这样了,竟然还有人惦记。连她克父克母的事情都可以不计较了,想来村里的人家日子真的不好过。

    隔着墙皮一阵悉悉索索的声音,田野顺着声音看过去东墙上漏了一个茶壶大的窟窿,透过墙窟窿露出来上半张脸,上挑的两道眉峰下黑囧囧的两只大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自己这块看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