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章 亲事
    田野正想着呢,就听到隔一阵鸡飞狗跳的闹腾,朱大娘拿着扫把开始满院子的追打倒霉孩子的声音。

    朱大娘尖锐的嗓子叫骂着:“你个不知道心疼人的混犊子,四丫才多大呀,他知道个屁呀。老娘让你犟嘴,揍死你个混犊子。老娘欠了你们老朱家的呀。”

    混合着朱家三蛋子嚎啕的哭叫声一起,整个村子都跟着喧嚣了起来,田野都分不清这是几重唱了。

    不过就冲这哭声,就知道朱大娘到底偏疼老儿子,没使劲打,光是嘴巴上叨叨了。

    在对比一下自己连动都不想动一下的手指头,看来朱大娘在队里干活的时候惜力了。不然哪还挥的动扫把追着孩子满院子打。

    隔壁朱家的大家长朱铁柱不耐烦的开口了:“好了,累了一天了,麻溜的做饭去,打孩子能填饱肚子呀。没看到小二都点火了吗。都给老子消停点。”

    瞬间朱大娘就消停了,朱三蛋的嚎啕也歇了,跟按了静止键一样,院子立马就清净了。这就是一家之主的威望,男人是天,男人说的话,老婆孩子都得这么顺从。

    田野还听到过,朱铁柱一言不合用鞋底子抽媳妇的声音。当时吓的好几天没敢出屋,就跟鞋底子抽她身上了一样。想想就怕的慌。

    田野一身的好力气也是因为这个事情,锻炼的更加勤快,心说真要是一辈子在山旮旯猫着,回头也得做个抽别人的媳妇,不能让别人抽了鞋底子。

    没安静一会,朱家老大在那边开口了:“妈,整点干的,总是吃粥,夜里不抗饿的,几泡尿就没了。”

    换来朱大娘又一阵的牢骚:“干的,干的,老娘拿啥子给你们弄干的,有的吃,饿不死就知足吧。”

    田野在这边摇头,一个老子,一个老娘,也难怪把孩子都给教成那样。

    不过总比自己孤家寡人的,闹腾都闹腾不起来。

    也不怨朱大娘牢骚,这年头填饱肚子的人家少。

    老朱家两口子能干,要说亏不到肚皮,不过他们家孩子多,都说半大小子吃穷老子,老朱家三个半大小子,再加上一个五岁半的小丫头,两口子整天的上工做活,也搁不住一大家子的嚼用。

    也就是今年朱家两口子才跟队长好声好气的讲情,朱家老大才跟着队里上工,挣六分半,还没有田野挣的多呢。

    偏偏赶上今年的年成还不好,从开春就干旱,那么一大家子,可不是勒紧肚皮过日子吗。不过这年头家家都差不多,也说不上谁家比谁家好过。

    看看天色不早了,田野准备从水里起来,累一天了,自己也得弄点东西填饱肚子。她力气比别人大,吃的比别人也多,不抗饿。

    就听到隔壁的朱大娘再次开口了,这次声调明显低了很多跟做贼是的,若不是田野刚好在东墙跟下泡水,根本就听不见。

    这人就这样,越是神神秘秘的越是让人好奇,田野打起十二分的精神竖着耳朵,仔细的听着朱大娘到底在说什么。

    朱大娘:“老大呀,你看隔壁的野丫头咋样,让妈说,这野丫头看着也不错,这年头还能有口吃的,饿不死的,就是好人家了。

    老大呀,你也该说亲了,不然回头咱们请人去隔壁走一趟,把那丫头给娶进来。队长家的大武前些日子都定亲了,等新媳妇进门好歹能多挣点公分呢。”

    田野忍不住摸摸自己的脸蛋,难道朱大娘什么时候偷瞧过自己,不然就自己外面做活的模样,呵呵,不提也罢,自己都不好意思多看两眼,难得还有人惦记自己呢。

    倒是没怎么生气,老话不是说了吗,一家有女百家求,自己还没到说亲的年纪呢,就有人惦记了,说明行情好。

    朱家老大明显不太认同他妈的眼光:“我不乐意,隔壁的野丫头,黑的跟猴精是的,一脑袋的头发整天乱叭叭的,那上面都能让家雀孵蛋了,我就没看清楚过野丫头那张脸。我要讨个看着模样好的,大屁股媳妇,就是娶不了知青点的城里姑娘,也得跟田花那样的。”..

    可能是朱家老大不娶田野的心情太激动了,说话声调都高了,让田野这边听的这个真呀。气的田野把后槽牙磨的咯吱咯吱的响。

    不娶就不娶吧,竟然如此磕碜自己,有那么难看吗,回头就把他们家的窗户纸都给捅破了。

    朱老娘气的恨不得在朱老大身上锤两下,说话声音跟着高了:“你个瘪犊子,你倒是敢想,还城里姑娘,想你都不要想。咋都这么不省心呢。”

    朱家老大为了心里的白月光同老娘据理力争:“怎么就不能想,知情不是人呀,城里能吃饱肚子,他们到咱们村里来做什么?嫁给咱们家,是她们享福了。”

    自信的有点盲目,不知道的以为他们老朱家多好的条件呢,田野看着,这朱家老大怕是要打光棍,眼高手低,这种男人反正她看不上。

    朱家大娘显然比儿子还自信呢:“你那是啥眼神,几个看人连眼皮都不挑的丫头片子,打心眼里就没瞧的上咱们乡下人。娶进门那也是祸害,听妈的咱们找个能过日子的,知青点那边,你往后少招呗。。”

    看着儿子一身的反骨,显然自己说的话,这小子就没走心,朱大娘利眼过去:“田花那丫头你也别惦记,那丫头看着就不是个能下地的,再说了那丫头眼睛跟你一样瞄着知青点呢,都是心比天高。”

    朱家老大说的落地有声:“那我也不要隔壁头发上能孵蛋的黑猴精。”

    田野气的这个仰倒,她绝逼是躺枪的。不娶就不娶吧,怎么还人身攻击呀。你们一家子都黑猴精。

    说的自己死乞白赖看上他朱大蛋是的。怎么就那么想要拍他们家窗户呢。

    摸摸自己的脑袋上的头发,她每天早晨起来折腾自己这点头发她容易吗。你当能让家雀孵蛋的发型随随便便就能折腾出来呀。

    就听朱家老三欠揍的声音:“哥,你知足吧,好歹这两年黑猴精头上还长毛了呢,听二哥说,前几年,隔壁的野丫头脑袋上都是光瓢的,你要是娶回来,那就的抱着头上没毛的黑猴精过日子了。”末尾还加上一连串怪异的笑声。

    田野在这边继续磨牙,朱三给我记着,看我怎么收拾你。这声音,听着就是个欠揍的。朱大娘刚才怎么没打死这倒霉孩子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