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章 田野
    田野他爸没的那年,田野发了一场高烧,醒过来之后,脑子比原来好用许多,还有一身的好力气,若是熟悉的人肯定知道田野同原来变化很大,如同两人。

    可惜亲人都走光了,整个上岗大队没人发现田野变了个人。

    都说田野家在上岗大队算是富户,可田野睁开眼的时候,只看到了家徒四壁,黑洞洞的屋子,除了铺盖什么都没有。

    田野当时晕乎乎躺在铺盖上两三日,轮番的听着身边一群的婶子大娘来来去去车轱辘一样的安慰。

    断断续续的田野弄懂了自己如今比小白菜还苦掉渣的身世。孤儿,一个据说命硬的孤儿。

    田野只记得她下班之后,被小侄子拉着打游戏,因为困得睁不开眼稍微眯了一下,在醒过来就成了现在的小白菜田野了。

    幸运的是身上还绑定了一个类似游戏的空间。

    打那以后田野就在上岗村这块弃文从农,扎根奋斗。

    今年从年初就没怎么下雨,这都到五月了,天气还干旱的很,田野因为力气大,被队长临时分配去大老远的河边挑水浇地。

    田野在玉米地里面来回的奔走大半日,整个人就跟被烤熟了一样,乱糟糟的头发因为汗水都黏在了脑门上,脸上因为流汗一条一条的泥道子,远远地看过去灰扑扑的一团,就没人瞧清楚过村里野丫头的模样。

    收工之后田野,挑着水桶,顶着这么一张脸,晃悠到一群的婶子大娘中间回家。

    村里新嫁过来的嫂子,对着田野撇撇嘴,嫌弃的躲开一些,捏着鼻子:“野丫头呀,你这身衣服可该换换了,都啥味了。往后可都是大姑娘了,可不能这么懒的。回头让外村人看到,还以为咱们上岗村的大姑娘都这么懒呢。”

    田野眼皮都不抬,也不搭理人,一门心思想让这群妇女快点回家。

    身上黏黏的,还有一股子馊味,忍了一天,她也难受的很。

    身边的婶子大娘都习惯了田野的沉默,这丫头从小没人管,不说话还好,真要是回你一句,能嘢你半死,就跟茅坑的石头一样,又臭又硬。轻易没人招惹田野说话的。

    在看看田野身上,这都五月了,还捂着灰扑扑的薄棉袄,薄棉裤呢,能没味道吗?

    想到当初田野他爸为了村里的财产才没的,队里家家户户都得承情。眼下这个时节,早就该换季了,田野一个人,身边都没人提个醒。

    没能拉拔人家闺女一把,一群的婶子大娘都有点脸红。

    可这年头条件就这样,自己孩子一大帮,谁家都顾不过来。

    再大的恩情这么多年过去了,也就那样了。

    边上的孙大娘瞪了一眼新进门的儿媳妇,到村里才几天呀,家里还没弄懂四六呢,就敢到村里拔尖挑刺,一看就不是个省心的:“咋就你这么多事,你干净?你勤快?回家把两房的衣服都给洗了去。”

    新媳妇被自家婆婆弄了个没脸,使劲的瞪了田野一眼,扭腰甩臀气呼呼的就走开了,躲的田野远远的。

    周围的大姑娘小媳妇被这位新嫂子说的,远远地就避开了田野。

    田野挑着水桶,随着一群的婶子大娘一道走,对于大姑娘小媳妇的嫌弃一点反应都没有。厚道点的婶子忍不住叹气,这孩子从小没人教,听不懂好赖。

    到了自家门口,田野扭头就进了自家大门,反手插门干净利索。..

    中午出门的时候在院子里面晒了一大盆的清水,老远的田野就把身上的棉袄棉裤给脱下来,仍的远远的,一头扎进了清水里面。

    好半天之后才感觉又重新的活过来了。别说挑刺的新媳妇嫌弃这股子味道,田野自己憋了大半日,都快吐了。

    这日头在这么晒下去,真的就要人命了,偏偏自己还得捂着棉袄棉裤,遭了大罪了。

    把脸上的泥道道摸干净,才觉得清爽了些,低头看看自己发育不错的身材,田野也是真的没法子了。明明条件这么艰苦,吃的那么差,怎么还发育的这么早呀。

    这要是脱了棉衣服穿上单衣,怕是自己的身材就捂不住了。

    从去年的时候田野就觉得村边的几个二流子,看到她就眼神就不对劲。

    那些二流子看她的眼神飘飘的额,一脸的淫邪,田野恨不得把他们的眼睛扣下来踩两脚,想起来就恶心的吃不下饭。从那以后,田野就不敢落单了。

    就因为她没爸妈护着,才什么人都敢对她打坏注意。不然队长家的田花整天的细条柳腰的在街上晃悠,怎么就没人敢用那么淫邪的眼光瞧上一眼。

    田野又一次品味了没爸没妈的不容易。想想这些年,那都是一步一催的血泪史呀。

    看看手上新磨出来的水泡,田野吸吸鼻子,差点就委屈的哭出来了。晒了一整日,头晕晕的,连哭啼的生理盐水都稀缺的很,还是忍着吧。这天气旱的让人心慌,眼泪都奢侈。

    田野坐在大盆的清水里面静静地给毛孔补充水分,洗去了泥道道的一张脸,白皙透亮,看着就想让人捏一把。

    就听隔壁东院老朱家开始有了声音:“三子,你个糟心的玩意,都这个点了,咋就不知道点把火,给老子娘弄口吃的。都等着老娘伺候你们,这诚心的想把老娘给累死呢。”

    朱家大娘平日尖锐的嗓子,今日骂儿子都都嘶哑了,可见今日上工不光是田野累到了,连隔壁的朱大娘都累的不轻巧。连敲打身上尘土的声音都比往日小上几分。

    田野平日里同左右邻居都不太接触,村里人都说田野命硬,先后克死了爸妈,乡下人看重这个,轻易不愿意招惹田野。

    田野也不愿意同人走动的亲近了,一来自己来路不对,怕被人看出来点什么。

    二来自己身上的空间虽然用处不大,可偶尔还是能够多弄出来一口吃的的。同别人走近了,她自己也不方便。

    田野唯一的乐趣,就是偶尔的在院子里面听听左右邻居的热闹,跟唱大戏是的,还不用买票。而且好多队里的消息,田野都是听墙根知道的。

    尤其是隔壁朱家的小三,那就是个话唠,比女人还嘴碎呢。

    朱家小三子是个贼精的孩子,平日里被朱大娘给宠惯了,对朱大娘根本就不怕,张口就回了一句:“咱们老朱家的爷们从来不绕着锅台转悠,是小四那死丫头天生的懒婆子,都不知道点火做饭。妈我替你去收拾小四那丫头去。”

    田野隔着院墙都气乐了,眉眼弯弯的,整张白皙的脸蛋都跟灵动了起来,跟白日挑水的野丫头相比,哪还有半分相似呀。

    田野泡在水里听着隔壁的乐子,心说这要是自家孩子,非得在屁股上招呼几巴掌不可,老朱家把这小子给惯得都要上天了。

    他们家小四丫才五岁半呢。朱大娘那性子,怕是这小子要被收拾。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