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六十五章 放电影
    ,精彩无弹窗免费!

    好吧终于长点脑子,给自己留后路了。

    可关上田野家的大门,田花就火急火燎的:“你说我通知书它咋还不来呢,不会是那么多的红旗公社,他们弄错地方了吧。”

    这是有多自信呀。不看书了,两人基本上没啥共同语言,田野都不带搭理她的,忒拉低智商,跟隔壁小四丫比,这人都不在线。

    想想两个姑娘,家庭不一样,就差那么多。

    难怪村里女人常说人好不如命好呢。田花就是后面那个命好的,好爸爸,好哥哥。

    隔壁小四丫,样样好,可就那么个家庭,那么自私眼里只有大儿子的父母,处处都得自己算计,吃口东西都得嘴巴抹干净在回家。有点心酸。

    田野知道自己在小四丫身上有点移情作用。感同身受。还替田嘉志心酸。

    田花的通知书还没到呢,上岗村又发生一件大事,村里竟然要来放电影的。

    整个村子都乱套了。还没看过电影呢。

    田大队长特别高兴地开大会宣布的,听说本来人家不来上岗村的。

    可就因为上岗村有后生在外面当兵呢,人家公社硬把放电影的安排来了,所以这又算是对军属的慰问。

    放电影那天,田野同队长媳妇让人安排在电影大幕的最前面,这算是传中的c位。

    村里只要能走的都早早的到电影大幕下面等着了。

    不能走的,孙子儿子背着出来也要看西洋景。

    等到电影放映上之后,队长媳妇先皱眉了:“我咋听不清呢,也看不大清楚呀,是不是我眼睛不好使花了,还是电影就这样呀。”

    田野心说,坐这么个地方能看清楚就怪了:“往后挪挪吧。”这个c位真不适合看电影。

    队长媳妇板着小板凳往后挪挪开心了:“丫头,丫头,这边,这边,这里可是看的清了。”

    田野这个臊得慌,公共场合,这么喧哗真不好。

    能淡定点吗,她一点也不想挤一堆人里看电影,七月份呀,身边都是汗酸味。

    田野:“婶子,你看吧,我头晕,回家了。”

    队长媳妇:“多可惜呀。”给咱们两演的呢,不过这话好歹知道心里知道就成,没说出来。

    田野板着板凳回家,边上的朱小三急了:“咋不看了,干嘛要回家呀。”

    田野心说咱两有那么熟悉吗,再说了你不好好的看电影,你着急我干什么呀。这孩子有毛病吧。

    田野:“好好看你的吧。”

    朱小三看着田野的背影着急死了,村里这么多年就放这么一会电影,他头一次看。

    真是舍不得,想到朱老大,想想二哥,朱小三愣是搬着小板凳追着田野走了。

    要说也是人家田嘉志慧眼识人呀,多可靠呀。

    因为放电影,路上一个人都没有,这才是真正的全民运动呢,田野估摸着这时候要是有个小偷什么的,把村里搬空了,估计都没人顾得上。

    路边有响动,田野把板凳都给举起来了:“出来”

    月黑伤人夜,风高放火时,真碰上坏人了。话说有月亮呀,也没风呀,犯罪分子不会挑时候。

    好吧还是个熟人,很怂的熟人,一吓唬就出来了。

    田野防备的站着:“你想干嘛”

    孙二癞子:“咳咳,没事,我就是看到你没看电影,碰上了。”

    有那么巧才怪呢。怎么说这人算是半个追求者,田野觉得刚才自己光往恐怖方面想了,忘了放电影这种时候还是年轻人约会的最佳时机呢。

    不过自己这身份的避嫌:“赶紧走开,小心我不客气。”

    孙二癞子觉得自己肉皮子发紧,你说明知道这人不能招惹,也不敢招惹,怎么就控制不住自己的腿呢,看到了就跟着过来了。

    还没敢有啥坏心眼呢。

    咽口吐沫:“那个,那个,我想着谢谢你。”

    田野心说,我要不是武力值爆表,你肯定的是想着非礼我,当我傻呀。

    手里的板凳昂起来点。

    对面的孙二癞子:“真的真的,那不是你给田嘉志跟田小武理发了吗,我看到之后,就给自己收拾收拾。然后在城里就被老师傅看上了。让我去城里理发店上班,国营的。”

    还有这好事,田野就没看出来孙二癞子还有这份机遇呢。

    自己怎么没遇上呢,哦忘记了,自己的经典造型是鸡窝头,不符合大众审美。

    孙二癞子:“我寻思着,这事吧,终归是沾了你的光了,跟你说一句合适。”

    田野:“我可没教过你什么,那是你自己本事,心思用正地方上了。以后没事少来我家门口晃悠,不然看你一次打你一次。”

    孙二癞子脚步没动,田野:“告诉你少套交情,咱们啥交情都没有,师徒的更没有。”

    孙二癞子:“你要是怕人说啥,我拜师也可以的。”

    可以个屁,就知道凭自己这点美色不足以让人半夜追踪呢,原来是另有所图。

    孙二癞子:“我就是想着,刚到城里总得有个压箱底的本事,我好歹也给你家看了好几年大门呢,你能指点两句不。”

    田野好笑又好气:“滚。”气乐了。给自己看大门,脸皮够厚,也说得出口。

    不过自从收拾了孙二癞子自家门口晃悠的二流子确实真没有了。

    进屋之后把削法器扔出来了:“我就用这一撮头发一撮头发刮的。”

    好吗,说的可真是接地气,一缕一缕削出来的不好听吗。

    孙二癞子望着关上的大门怅然若失,就说自己眼光错不了,这丫头哪哪都好,心灵,人还好。

    朱家小三,默默的在远处看着,给田野记了一笔,不好好的看定影,回家会野男人来了。

    这事不能往外说,坏自家二哥的名声。不行得赶紧写信。不看电影是值得的。

    顺便还缀着孙二癞子走好远,就怕这人回头在去翻院墙什么的。

    孙二癞子好歹也是个二流子,后面有个孩子缀着,还是能感觉到的,不知道因为什么,愣是没吭声。

    这人呀,就没好东西。心里暗搓搓的想,反正朱老二也不见得回来了,要是误会了,没准直接就跟田野的事吹了呢,到时候自己也有工作了,未必没有机会。

    在孙二癞子看来,田嘉志那一家子将来肯定给田野气受,不如跟他呢,肯定不会委屈了田野。

    至于村里的人的闲话,田野二婚什么的,人家孙二癞子不在乎。

    田野要是知道这人的邪恶,肯定要踹两脚的。

    误会个坏蛋,当好人了。这又是个心计婊。男人比女人还心眼弯弯呢。什么东西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