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六十一章 援手
    重生家中宝 第四百六十一章 援手

    热门小说:

    第四百六十一章援手

    田野还好,看到别人看自己,顶多就懊恼,自己在上岗村呆久了,习惯这种接地气的穿着了,呵呵。ωヤノ亅丶メ..

    田花就觉得羞涩了,意识到了自己跟别人的不同:他们是不是觉得咱两不好看呀?

    田野木着脸,很肯定的说道:他们是没看过这么漂亮的人。

    田花在怎么相信田野,也知道这话跟人家看过来的眼光不太符合。

    不过看着田野能那么自在,跟着放松不少,反正被看的也不是她一个,还能跟田野小声地嘀咕:他们穿的那都是什么呀,腰都露出来了。

    然后指着远处的一群年轻人:哎呀,可真不要脸。

    田野直接把手给拍打下来。

    乱指什么呀,还敢说,怎么死的都不知道。这是出门找打那波的。看人家一群人围着还不知道小心点,不是找打是什么?

    不过刚才那姑娘的衣服,田野看着都出挑。这年头能穿这么洋气的人少见。

    跟着大姑娘一块过去的小伙子都个中的女主一样呀。

    田花一脸嫌弃的数落着:你拍打我干什么呀,我就没见过这么不害臊的,大姑娘让一群的老爷们围着,还笑嘻嘻的。

    一派村里扯舌头妇女的口气。

    田野感觉看到了田大队长媳妇附身。

    这话在村里说没什么,可真要是出来上学,还这个调调。田野都替队长两口子发愁。

    忍不住对着田花说道:外面上学多看少说。

    田花还挺委屈的:我那不是跟你说吗。

    田野黑脸,你也不想想,咱们两前一年还是相看两厢厌呢。这姑娘咋好呀。

    田野想着在学校门口等和田花的。不过田花死拉着田野不撒手:你为什么不去,你不去我自己不敢进去。

    拿不出手的土妞,田野怒瞪过去,丢不丢人呀,都不想承认自己指点过她。

    跟着田花进去,找到各自的地方,考试了。

    纳闷了,考试又不在一处,这样就敢了不成。

    来了都来了,看看自己的水平也是可以的。不能盲目自大吗。

    田野就这么真的陪考了。

    出来的时候,田花整个人都是兴奋地:哎呀,还以为我都不会呢,原来也没有那么难。

    刚说完,就被边上好几个人怨怼了:土豹子

    田野扫了人一眼,拉着田花就走了。出门不惹事,强龙不压地头蛇吗,再说了,考试这种东西向来讲究榜上有名,犯不上计较。

    田花脸色涨得通红,气的眼圈都红了。城里人真不和气。

    难怪田野让自己少说多看呢。

    等人少了,田花委委屈屈的:我真的都做上了。

    田野:本来也不难,做不上才蠢呢

    田花:那他么怎么那个态度。

    田野指着远处脸色惨白,颤颤悠悠,随时都要晕倒的朱大壮:因为考得不好的反应应该是那样的。

    田花纠结的看着远处的人,就进去考个试,出来咋就这样了呢?不知道的以为他去的明朝锦衣卫诏狱呢。

    知道田野跟这人关系不好,有心结,不过到底一个村出来的,这时候不帮把手说不过去。

    何况原来的时候,她跟朱大壮一起跟那帮知青混过的:咱们也不能看着他倒在这吧,考不好也不至于这样呀。

    田野心说那是你,也不看看朱家老大在村里那副,胸有成竹的样子,比真上大学的还牛气呢,考不好,他有脸回家吗。换成她早就买块豆腐撞死了。

    朱老大看到田野跟田花过来,一张脸上表情特别精彩。

    田野心说时代不成技术落后,不然都能做成表情包了。

    然后就看到朱老大华丽的晕倒了。

    田野跟田花都傻了。看到亲人紧张情绪放松了晕倒可以说的过去,他们不是亲人呀,你不能随便晕的好不好。

    围了一圈的人:这人怎么了,有没有认识的。

    田花:我认识,我们一村的。

    好吧,主场就变成三人被围着了。

    田野瞪了一眼田花,多事。

    边上的人:姑娘,你们快扶着这人找凉快地方歇歇吧,考成这样,下午还不见得能不能考试了呢。

    也有人看笑话,斜一眼就走的,不过大家都知道,朱大壮这种情况肯定是考砸了。

    田花焦急的绕着朱老大转:怎么办呀,怎么办呀,咱们把他扶起来吧。

    田野凉凉的:你忘了,公社的时候,他还说咱们不熟,请叫他朱大壮同志呢。

    田花:都啥时候了,你还说这个,车上他不就跟你要过梨干吃了吗,那就证明他服软了。

    说着田花就去拽朱老大。不过就那点劲儿头,想也知道拽不动吗。

    田野都不知道田大队长咋教孩子的,蠢成这样。跟你要吃的,还算别人服软了,啥认识呀?

    嫌弃的扒拉开田花,把田花装在兜里的手绢抻出来,放在朱大壮同志的裤腰上,就那么一拎一提,人就被死狗一样拎起来了。

    田花嘴角抽抽半天,田野一手拉着田花:让让,大伙让让。

    就这么剽悍的走出了人群的视野。

    穿的土都没让田花羞臊,可这时候真的羞臊了,另一只没被田野抓着的手,慌忙把自己的脸给遮上了。

    别人看他们的眼神都跟看怪物一样。

    田野可不管这个,找个树荫就把人给你扔那了,要不是处于人道主义,她都不管朱老大。

    看着就膈应。

    田花赶紧把朱老大给手脚给顺顺,扒拉着朱家老大:快醒醒。

    田野在边上使劲的用手绢擦手,膈应,特别的膈应。

    朱老大被摔那么一下就醒了,再晕也晕不到那份上,他就是考试太紧张了,需要缓缓。

    被田野拎着丢人什么的,他已经不想了。

    做完卷子朱老大就知道,他跟省城没有缘分,以后再也不会来了,丢人,也没人认识他了。

    一副的败犬样。蔫头耷拉脑的。

    出上岗村的时候多得意,脖子昂的多高。现在就有多失落,脖子都要耷拉到肩膀头了。

    田花:你醒了就好,找地方歇会,下午还考呢。

    考什么呀,他还能考吗,朱老大双眼无神,四肢无力,感觉脑子都放空了。 第四百六十一章 援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