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六十章 丢人现眼的路上
    ,精彩小说免费!

    田花想跟田野说说感慨,你真这能吃,被田野塞了一本书:“临阵磨枪不快也光。”

    田花啥心思都没有了。

    第二天一大早起来,田野就看到桌子上两盆两米粥,还有几个菜勃勃。

    难怪人家田花跟大哥亲呢,这要是让田小武照顾妹子,估计田花这会早就哭鼻子了。不让田花自己作饭就是好的。

    田野都替田大武发愁,要是在招待下去,估计吃穷他了。

    三人吃过饭,田大武把两人送到公社,才骑车子去上班,临走的时候,给田花跟田野赛个大包裹,里面都是馒头:“留着路上吃。”

    田野看看馒头,按着自己饭量准备的。

    田大队长养孩子不错,三孩子都没有遗传田大队长的阴险。

    老大憨厚,照顾人,老二棒槌二百五。弄个丫头养成了傻白蠢,不知道田大队长面对三孩子平时得多心塞,一个随自己的没有。

    原来的时候,公社贴出来的标语都是红旗公社,田野还以为先进公社的意思呢,毕竟太有代表性了。闹了半天,他们公社就是红旗公社。

    一个公社去参加考试的人都挤在一个大卡车里面,能坐着的根本就没几个人,都是站着的,也不知道要挤多久呢。

    田野看着田花怯生生的样子,心说难怪田大队长不放心闺女出来呢,闹了半天是家里横,到外面,不够看。

    连朱大壮那个二百五,都自动,往他们两个女生这边靠了。

    蠢得田野半点都看不上眼。

    公社对田花来说那就是很遥远的地方了,还要去公社之外的城里,田花拉着田野兴奋,不过也没兴奋多久,就晃悠的晕车了。

    田野弄出来一把梨干给田花含着。

    朱大壮:“我也晕,我也要吃。”

    田野真不想搭理他。不过都挤在一个车里,这人要是吐了,恶心的还是自己。

    扔给这人两块梨干,就把包裹给收拾起来了。

    等到下车的时候,一车的人都晕头转向的的,满以为到地方了。原来不过是到了城里。

    这才是城里呢。田野也是在这里才知道,就这么一个城,光红旗公社就好几个。

    好吗,原来自己到底多见识狭隘呀。走出山窝窝可真是不容易,难怪连田大队长在儿女身上都动足了心思呢。

    田野想这几年的信没有寄错地方,那真是不容易。走运了。

    以往村里人说的城里,城里,那也就是个公社,连乡镇都算不上。

    听说要去省城还要坐好久的车呢,当时就有人哭了,嚷嚷着我不要去考试了。

    什么时候都有特殊的存在,田野估摸着这些人都是各个公社大队长家的孩子,听说有机会,不管有没有实力,都想要孩子出去试试,万一成了呢。

    田花看着人家哭,也要撇嘴,被田野一巴掌拍回去了。

    朱大壮那个怂货,看着田野他们这边没动静,为了面子忍住了。

    光看人家做大卡车威风了,坐了才知道,真不是人坐的玩意。脑袋都是晕乎的。想到要坐车,好些人都退怯了。

    田野看着那些娇气怕坐车而退缩的人,替他们可惜,可能真的失去了一辈子的机会。

    至少遭禁了他们父母,多番筹谋来的机会。

    上岗大队人少,识字的不多,才没人争名额。换成别的地方你试试。

    从县城到省城,足足折腾了大半天才到地方。

    下车的时候,田花脑子都是蒙的,田野拉她走哪就走哪。

    朱大壮作为一个男同志,竟然是跟着两人屁股后面走的。

    田野心说好歹这人智商还是有点的,知道这时候做最正确的选择。

    这是田嘉志给他每次写信的信封上,最前面的地址。省会。

    不过这时候的省会,真的挺不容易走丢的。

    到这里之后大家就分开了,带他们一起来的县城工作同志,能照顾他们的地方也有限,估计自己都没有来过这么大的地方。

    田野带着田花找招待所,先把两人安顿下来,在吃一顿饱的。才开始打听考场什么的。

    后来才知道,他们之所以跑这么远地方考试,归根结底还是他们上岗村,还有那个红旗公社包括县城太偏僻了。

    不然根本不用跑这么远,折腾点田野到是不怕,好歹走出来了。见识见识挺好的。

    田花打起精神的时候,就开始询问田野:“你怎么到哪都不怕呀,你不怕丢了吗,你不怕开口问人的时候,他们不理咱们吗。”

    田野:“你不知道傻大胆吗?”

    好吧,田花不问了,开始各种的夸赞省会的美好。

    田野耳朵疼,忍不住凉凉的刺激一句:“你不是要学好知识,回家乡教书吗。”

    田花脸红,怯怯的说道:“你说我现在要后悔了,是不是挺对不起人公社的同志呀。”

    田野:“你要是真的后悔了,至少你对得起你爸妈了。”

    供出来个丫头,还非得回家里的山窝窝教学,田大队长会吐血的。

    真不是那么无私奉献的人。

    作为军属田野觉得自己这个觉悟太低了,跟着说道:“你可以在比较大的地方,教育更多的人,让更多的人去咱们那嘎达教书育人,支援建设。一个人的力量是有限的。”

    田花纠结的又要搅手指头,被田野拍打一下,才算是把手放下。

    听到田野这话,觉得特别有道理:“就是这么说,我也是这么想的。”

    然后尽量让自己别露怯,看上去大大方方的,就像田野一样,肩膀上背着土掉渣的包裹,依然跟人家城里骑着自行车,背着小包的人一样,抬头挺胸的。

    跟着田野,田花不自觉地就把把腰板挺起来了。

    也不再用慌慌的眼神四处乱瞧了。

    田野能说什么呀,傻人有傻福,羡慕田花呗。连借口都是别人操心的。

    考试的地方,人流量大,都是风尘仆仆的,田野观察着大家条件似乎都不太好。

    不过她跟田花这样的乡下人还是少数。环境育人,现在的乡下,没有九年义务教育,大多数人的认识都定位在,读书会写字,知道算账数钱就行上。

    大环境氛围,让城里受教育情况同乡下受教育情况大幅度失衡。认识程度也不一样。

    田野跟田花平时在村里,穿的真心算是很不错的,可他们上岗村实在是偏僻,两人这身穿着,在城里挺打眼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