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五十七章 陪考
    田嘉志有点脸红,不过人家不服气呀,私下里面跟连长抱怨:“穿上军装,我思想境界就有了,而且那是做出来,不是说出来,我不过是不善于表达。”

    被连长同指导员练手好一顿的收拾,你想带媳妇出来,咋表达的满世界都知道呢。

    不过要两人练手收拾田嘉志有点为难,这小子在连里,算是文武双修的。

    六月份,田花他们准备拿着介绍信去考试的时候,田野收到了田嘉志的来信,里面说的含蓄,透出来点,他可能要留在军队的意思。

    着重跟田野说,要等着他的。呵呵。

    考试要走出去很远,要出他们公社的,田花没有见识过外面的世界,跟着几个知青去,田大队长怕闺女被卖了。

    田花怂恿田野一块考试去,田野不答应。你爸是大队长,你也不能随便开介绍信呀。

    有没有点原则,不过人家田大队长就给开了这么一封没有原则的介绍信。

    两口子拿着介绍信去田野家的:“丫头呀,花儿这两年亏你拉吧着,有这本事,那就试试。好歹有个前途,将来说出去也好听”

    田野脑门疼,啥叫她拉吧的呀,幸好没说一把屎一把尿的,不然她笑场。

    队长媳妇:“丫头呀,老二好歹当兵呢,回头真要是出息了,你个乡下丫头,咋拿得出手呀,你都能跟花儿一块看书了,就去考考,考不上也不丢人,反正没人知道。”

    田花脸红,她妈说的让她臊的慌,人家田野可不是跟她一块能看书,是帮着她看书。

    昂昂脖子,扭头看向窗外。

    田大队长:“就当跟花儿做个伴,她自己出门我们不放心。”

    这个到是可以有,她也想走出公社看看呢。

    不过考试就算了:“我陪着花儿去,我力气大,考试就算了,别占了别人的名额。”

    田大队长:“知青走的都是他们在城里的关系,咱们上岗大队,算着你才三,我都发动好几天了,都没人去。放心吧,没事。”

    队长媳妇:“对,对对,就这么说定了,你不去考试,花儿自己去多怕的慌呀,听广播里面说,可多人了,丢了怎么办。”

    田野心说,所以你把闺女给我一个没出过门的乡下丫头,是想着我们两个一块丢吗?

    就这样田野手里多了一张介绍信。各种能够考试的手续都是齐全的,可见大队长为了闺女这个陪读,陪考,早就打算好了。

    读大学呀,真没那个想法,已经走过一遍的路,不想再走了,她田野以后的多姿多彩不在那块。

    知道要出远门,田野把家里认真的收拾了一遍,不该存在的东西都放到了空间里面。

    尤其是后院的母鸡,田野特意挑出来几只个头最小的,不太爱下蛋的放在鸡圈里面养着。

    回头不管是朱会计媳妇,或者大队长媳妇帮她看家的时候,都不至于看出来什么。

    最后确认跟别人家没什么区别之后,才收拾自己的包裹。

    眼看就要入伏了,田野把祛暑的红果干,梨干收拾出来,弄了两大包,准备去城里的时候给田嘉志捎带过去的。

    田野最近还倒腾出来一个鸡块的做法,可以长期储存的,就是把鸡肉块连着骨头,同猪肉干那样处理。

    炸干之后弄点红红的辣椒干,撒上点芝麻,吃着就是太辣。要是能撒番茄粉就好了。

    田野准备过年的时候就把西红柿在院子里面倒腾出来,上岗村现在还没有栽西红柿的呢。

    胖师傅在公社食堂,这东西看到是不缺,田野跟胖师傅淘换来,番茄子,都秧苗了。

    只不过自己在家,反正也没人看到什么的,就养在空间里面了。

    要想弄番茄粉,还得先让番茄秧在院子里面先出现。

    来年这个就提上日程,怨自己贪图方便,不然不用等来年的。

    算了,鸡肉块本来也只能当零嘴,辣点就辣点吧,能吃的久一点。

    不过这东西,在家里那是一点都不能露出来的,不然说不清楚,鸡哪来的呀?

    最近田野可是都没有同大队报病鸡呢。

    而且这么一大包的鸡块,怎么也不是一两只鸡能做出来的。想给田嘉志寄过去,也得多想想。

    知青们因为备考,早就回城里好几天了。

    田大队长在这件事情上特别的好说话,一点都没有为难这些知青,一副支持的态度,什么都没有前程重要。

    知青们在上岗村好几年了,来的人好几个了,一个能成功回城的还没有呢,对田大队长那点不满,因为这个事情,态度都变了。

    听说在其他的地方,村里队长可没有这么好说话。

    所以田大队长平时对他们严厉些,那都不算事,关键时候,人家田大队长真的挑大梁,没说的。不耽误前程。

    田野就知道,田大队长明白人,这是结个善缘,他没有让闺女儿子守着村子里一辈子猫着的想法,将来落在哪还不一定呢,现在结善缘不晚。

    不过让田野说,那也得看人,就张月娥那种光喊口号,眼里没人的,她还看不上呢,将来真要是碰上了,不落井下石就不错了。

    朱铁柱家的朱大娘听说张月娥要去考大学,都急了。

    这要是跑了,她儿子的媳妇,那就真的没指望了。

    要不是张月娥跟朱老大闹腾那些风言风语,他们家老大说媳妇的事情哪能这么困难。

    朱大娘那是打定要赖在张月娥的头上的。

    亏得朱老大一如既往的自信,把朱大娘给拦住了,用朱老大的话说,他是要考大学的,媳妇哪能是个乡下丫头。

    张同志考上大学,我们才能共同进步。

    朱大娘气的抓耳挠腮的,傻儿子,万一要是靠不上,张月娥考上了,那不是飞了吗。

    朱大娘为了朱老大脑袋在线了:“真要是有本事,让她过年再考好了,老大呀,你跟妈透句实底,这丫头到底跟你是不是那种关系呀。”

    朱老大被亲妈这么询问,脸红耳赤的:“妈你说什么呢,人家张同志不是那样人。”

    好吗,蠢死了。

    朱大娘:“不成,这样一点保证都没有,妈得去找她,让他跟你先定亲,不然她甭指着考。”

    田野那天听墙根就听了这么多,不知道朱老大怎么安抚住朱大娘的,反正,第二天没听到朱大娘闹腾,也没听说知青点那边闹腾。

    而过两天,张月娥就跑了。听说是早早的回城备考了,比其他的知青早走好几天。

    田野估摸着肯定是朱老大这个蠢货,给人透话,把人给吓走了。

    就是朱老大真考上大学,人家张月娥也不会看上他,田野估摸着,朱大娘这次失手了,怕是要瞎忙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