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五十一章 凉了
    ,精彩小说免费!

    不说别的,连里就他们班,没有一个文盲,为啥呀,人家田嘉志同志,团结战友,进步的路上不落下一个战友。

    只要在班里,每天就坚持不断的教战友识字。

    效果还是很明显的,至少连长就把田嘉志看在眼里了,专门在礼拜天在连里组织了学习活动,田嘉志就是主讲。

    人说了,礼拜天你就没有想要出去的时候吗?

    田嘉志说了,我媳妇又不在这,我出去做什么?

    从来没想出去过。还不如跟着大伙上上课呢。

    问题是,大伙想要出去呀,你有媳妇了,大伙还都是光棍呢,成天的在部队里呆着连姑娘都看不到,哪找媳妇去呀。

    田嘉志可是体会不到大伙的怨气,见天的折腾这点事。

    他也是看明白了,想要立功,那不是努力就成的,还得有机会。

    可这种机会不如没有,不是因为怕死,不是因为自己怂货。当兵的人更愿意世界和平,哪怕一辈子英雄没有用武之地。

    所以的另辟蹊径,一块训练,,一块站岗,你想要比别人优秀,不容易,那就得想法子。

    钻营吧,总得找到自己出彩的地方,总得给自己攒点资本。就像田野自家攒钱一样,田嘉志也时刻都在给自己攒资本。

    田嘉志那也是把自己从头到脚把自己掰扯过的。

    剩下的就是这点没有正经文凭的学问了,他比别人强在他识字。也不能说别人就不识字了,问题是没有田嘉志能折腾,把自己定位做的好呀。

    一个小学毕业证都没在手的人,人家有高中文化的底子,名著还读过那么几本,在这时候的部队够用了,还能让田嘉志装个学识青年。

    在他们连说到田嘉志那绝对是进步,团结的代名词。

    能把自己折腾到这份上,田嘉志那也是尽力了,余下的那就交给老天了。

    为了学识青年的标签,田嘉志的学识那是真的时刻都在进步,没有一刻放松过自己。

    听说谁要是去团里,田嘉志那是保准要拿着借书证让人借书回来看的。

    这不是就有一个机会吗,听说这次全军的文化知识考试,要是能得个优秀,真要是到了复员的时候,有这个在,田嘉志百分之八十能留下的。

    而且他们连,田嘉志连个竞争对手都没有,这种机会都没人跟田嘉志争。

    田嘉志心里暗爽暗爽的,同自己的目标又进了一步。

    他早就想好了,等到田野随军,那要按年限,熬资历的,他等不起,他要是能留在部队,他就把田野给接过来了,在城里给田野租个房子,用津贴养着田野。

    到时候小两口就在一块,礼拜天他就能去找媳妇。

    看到时候谁还敢笑话他。

    人家打算的美美的,暂时的分别不算是什么,那是为了以后天天在一块。

    不这么安慰自己,他一会都忍不下去。

    黄干事每次给他做思想工作,都要他提高思想境界,田嘉志就纳闷了,他表现的多好呀,咋么就境界不够了。

    黄干事摇摇头,都懒得跟他掰扯了,这小子满脑子满心眼都是自家那点事。还想着留部队,在这么下去,别管他多本事,先把他踢了。

    积极分子田嘉志,看着人家都回家了,留在部队想着媳妇,郁闷的学习。

    连长看到他这么刻苦还过来开导他:“你也不用这么紧张,就凭你的学问,肯定没有问题的。考不了第一,那也是前十里面的。”

    会不会说话,田嘉志到是没把自己非得往第一上靠,只要到时候申请留在部队的时候,够得上说一句的资格就成。

    田嘉志:“不学习我还能干什么啊。你都把我探亲的机会给别人了。”

    连长气的翻白眼:“你这还怨气着呢。”

    那不是废话吗,他媳妇除了领了证了,啥都没做呢,他跟别的毛头小子啥区别没有,跟谁说去呀。

    早知道,早知道他也得把证先领了,塌心。

    想到这里就摸摸自己口袋。那里面装着结婚证呢。

    基本上礼拜天不训练的时候,人家田嘉志把结婚证那都是贴身装着的,不为了别的,就是为了舒心。

    不知道田小武到家了没有,不知道田野看到他的信没有,羡慕田小武。

    田小武这边真没有什么好羡慕的,满以为领回来个大姑娘,他妈该是最高兴的,谁知道队长媳妇看到自家儿子带回来的姑娘,傻了呀。

    田小武:“妈,我回来了。”

    田大队长媳妇纠结了,儿子有媳妇了,以后就不是当妈的了。能高兴就怪了。

    尤其是儿子自己带回来的媳妇,对田大队长媳妇来说,那就天生的有敌对性。

    田小武还没来得及给亲妈个闪亮登场呢,就被队长媳妇给拎着耳朵弄一边去说话了。

    瞧着人家姑娘听不见了,才拍打儿子后背:“你个糟心的玩意,你咋不跟我打声招呼就敢往家带呢?你知道人家啥情况呀?你知道什么呀,那就敢领。”

    田小武这个棒槌终于看出来点眼色,他妈没有他想的那么高兴:“嘿嘿,您说什么呢,人家来串亲戚的,现在咱们家落个脚,歇歇腿。”

    田大队长媳妇:“真的”

    田小武有点心凉呀:“真的,您可别多想,回头人家姑娘不好意思了。都是部队的同志。回头没法相处了。”

    队长媳妇立刻不闹腾了:“咳咳,放心没事,妈啥时候给你丢过人,你不是蒙我的吧。”

    田小武聪明了一把:“那不能。”才怪呢。糟心呀。

    这还没相处呢,他妈咋就那么敌视人家呢。挠挠脑袋,愁死了。

    这边的小许同志看着娘两那边嘀咕,也是有点蒙的,田小武的妈妈好像没有爸爸热情。

    田大队长也不知道自家婆娘关键时候抽风,对着小许同志:“没事,娘两好长时间没见了。姑娘你先进屋歇着。”

    然后招呼田野:“丫头,把小许同志的东西,放到花儿屋里去。”

    田野:“哎,小许同志,你跟我一块先去田花的屋里歇着。一路怪冷的。”

    这都半夜了,能不冷吗。

    小许同志那可不是没有眼色的人,要是小武妈妈看到自己高兴,哪能半夜拉着儿子一边说话去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