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五十章 攒资历
    ,精彩小说免费!

    给大儿子定亲的时候就太仓促了,他眼界短,格局小,委屈了老大了,没想到老二这么本事。

    田大队长:“回头让你哥带着媳妇回家。”

    田小武还是懂点事的:“一块回家过年就成,特意跑一趟做什么呀。”

    然后跟田大队长说:“爸我哥该结婚了吧”

    田大队长也知道,再不满意儿子的亲事,也就这样了,点点头:“快了。”

    田小武嘿嘿笑,他哥结婚以后,就该他了,斜了人家小许同志一眼。

    田大队长看出来了,儿子是真的中意人家姑娘。

    别人都是轻车简从,就田野推着一堆的东西。

    小许同志都看不过去了:“我帮你推吧。”

    田小武大咧咧的:“不用,丫头哪用你呀?”

    小许同志有点胆怵,不是这个大队的风俗都这样吧,家里重体力都是女人在做不成。

    要说还是人家田大队长比田小武有眼色。看出来人家姑娘的疑虑了。

    笑呵呵的:“丫头天生的大力气,咱们这些人呀,没有丫头的本事。”

    小许同志:“真的呀,天生的大力气。”盯着田野看,跟看西洋景一样。

    这就难怪田小武下车就把东西赛人家田野姑娘手里了。小许姑娘心里松口气。

    田野笑笑不吭声,要是换她,才不给解释呢,就让田小武自己遭罪去,谈对象都不知道看女朋友的脸色,受罪也该。

    田大队长:“丫头是小武发小的媳妇,跟家里人一样,小许呀,不用跟田野客气。”

    小许姑娘笑容立刻就明媚了:“原来你都定亲了。”

    边上的人这次不用田大队长开口了,都有眼色:“不是定亲,是成亲,村里摆了酒的。”

    小许同志立刻跟田野亲近几分,不具备威胁了。

    边上有人起哄:“小武呀,你这次回来是不是也摆酒呀。”

    小许同志羞涩的低头走路。不找田野说话了。

    田小武:“额咳咳,去去去,瞎说什么呢,我现在可是归部队管了,那得打结婚报告,光摆酒可没用。”

    说完偷眼看看小许姑娘,田大队长迎着冷风,牙花子都笑出来了,也不怕嘴巴冻住。

    没说不摆酒,那就是有意思,大伙这个乐呀。

    一群人冷呵呵的在夜里赶路,还能有说有笑的,田野实在是领略不了这份时代特有的激情。

    田小武要拿独轮车推着小许姑娘走,人家小许姑娘坚决没同意,说是叔年岁大了,咱们一块推着叔吧。

    差点把田大队长乐晕乎过去。这孩子懂事。

    最后变成人家爷三一块往回走,田小武:“爸,今年怎么没有连着细粮一块拉回来呀。”

    大伙也都咕咕这事呢。

    田大队长:“今年的细粮,公社说给咱们村送过来。”

    大伙:“还有这好事?”

    这么多年他们村也没碰上过这样的事情呀。

    田大队长的一张老脸在寒风中绽放,田野扫到一眼,就一个感觉腻歪死了。

    田大队长:“咱们上岗村连续三年都拿了公社红旗的大队,公社对咱们上岗村可是表扬了一次又一次呢,这次公社的同志就是特意为了表扬咱们大队,才要送粮食过来的。”

    大伙一下子就哄嚷开了:“真的呀,大队长,真有这好事呀。”

    那边的人说:“咱们冒着大雪往公社交猪,没白跑。”

    感觉热情都要把路上的寒风给消弭了,田野真是体会不出来这种热情。

    最后只能归结为,时代特有的激情。

    话说也不知道田嘉志因为什么原因没有回来,难道也是因为时代特有的激情吗。田野挺发愁的,可别太激情了。可这话得斟酌着说。

    要说田嘉志那也是很郁闷的,就因为他结婚了,所以探亲假要让给没成亲的小伙子,让人回家相亲去。

    连长过来的时候还欠抽的说什么:“你不是学习吗,刚好趁着机会在部队好好学习学习,来回的跑多耽误功夫呀。”

    田嘉志当时的那个心呀,别提多憋闷了,我愿意跑,我愿意耽误学习,可就没人给这个机会。

    认真来说,年后听说有个全军的考试,来回跑确实耽误功夫。

    不过那也挡不住他向往家的脚步呀。

    想到田野还不知道这事呢,不定怎么盼着自己回家呢,火速给田野写了一封信,赶紧找人给小武捎过去了,让小武回家给田野带着,比邮寄快多了。

    省的田野等着他回家杀猪,这一年两人鸿雁传书,终于进入了点那么黏黏糊糊的状态。

    当然了这也是田嘉志自己认为的,至少没同去年是的,后半年两人都不通信了。

    田嘉志给田野写信,那都是说高兴的,说好听的,从来不说在部队苦,在部队累,凡是从田嘉志信里告诉田野的都跟段子一样。

    田野边看边笑的,可田野心里明白,谁家日子天天笑呀,想要混的出人头地,还想一路欢歌笑语,你当你是老天爷的亲儿子呀。

    田嘉志跟田小武比不了,田嘉志既然出去当兵了,那肯定是想着尽快在外面站住脚的。

    田嘉志每封信的结尾都跟会跟田野说:“你在家好好地等着我,我长本事了,很快就把你接出来,外面比村里自在,到时候我就让你在家里给我做饭。”

    还想说带孩子呢,大概是想到田野肯定不好意思,所以难得田嘉志含蓄了那么一把。

    几乎是每封信的结尾都是这么一句话。

    田野就知道田嘉志想过没有朱家搅合的日子,肯定是拼了命的努力,想要在部队站住脚。

    一个乡下孩子,没人没钱没门路,别说想留在部队,就是在哪,那也得用真格朗的本事说话。

    所以田嘉志肯定不会太容易,至少不会同信里写的一样,一片大好的形势。

    田嘉志在部队,那是真的把自己绷得紧紧的,时刻都跟打了鸡血一样,人家躲着苦的累的走。

    他到好,哪苦,哪累往那去,就盼着早点积攒下能够随军的条件,把媳妇给接过来。

    他们连长就说过,白瞎了田嘉志一张高冷的模样了。

    明明那么高冷的气势,愣是见天的热情洋溢,生怕别人看不到他的激情四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