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四十九章 不淡定了
    田大队长缓过气来:“臭小子,毛毛躁躁的,还不快谢谢人家姑娘。”

    小许同志羞涩的站在田大队长跟前,脸蛋红红的:“大叔不用客气的。”

    田小武站在人家小许同志跟前:“爸这是小许同志,我们部队卫生连的,来隔壁村串亲戚的,先到咱们家落脚。”

    田大队长再次脸红咳嗽上了,被儿子惊的,不是田大队长不够淡定,问题是他们家小武站在人家姑娘跟前,红脸扭捏的样子,要说儿子没动心思,田大队长打死都不信。

    自家孩子自己知道。这年头保守,不管是什么借口,登男方的家门那都是跨越性的一步。

    这儿媳妇来的太突然,让田大队长有点小激动,部队的上的同志呢,哎呦,怪不得儿子不要婆娘在家给张罗媳妇了呢。

    这臭小子,这次真露脸了。

    在上岗村,小伙子自己往家带媳妇,那绝对是脸上有光的事情:“你,你咋不早说呢,快带小许同志找地方先吃口饭。”

    然后对着田野招呼:“丫头,快帮人家小许同志拎着东西。”

    田野看看自己刚才放下的一座小山,这个不用您吩咐。

    小许同志要是在想减轻负担,那就要脱衣服了,你们父子可真是血脉相连。

    小许同志淡定下来了,刚才这位大叔对她的态度,那是肯定的,应该是很喜欢的。

    在看看田野,这人不像是威胁。

    田小武在老子跟前稍微有点拘束:“爸,你们都吃了吗,咱们一起去。”

    田大队长:“管我们做什么呀,先带小许姑娘吃好了,别饿到人家。我们一帮大老粗,等你们吃过饭咱们就回去。”

    田大队长兴奋大劲儿了,今儿要回去得半夜。可挡不住人家田大大队长心里有团火,要带着儿媳妇给婆娘看呀。

    说啥都要回去,都不带跟人商量的。特别独裁的就定了。

    田小武也想妈了,都到了这里,没道理不回家,还在路上耽误着呀。

    拉着人家姑娘就去吃饭了。

    田大队长看着儿子的背影,笑一脸的褶子,难看死了。

    田野:“叔,一会就回家了,我去公社找胖叔去。”

    田大队长:“去吧,去吧,快点呀,招呼他们都动作快点,咱们好早点到家。”

    田野看看要快落下去的太阳,能多早到家呀。明天一早吗?

    大队长也有沉稳不住的时候呢。

    自从那天听到大队长的口话,田野就下意识的想要攒点家底,省的关键时候因为手头没钱被困住。

    入冬之后,跑公社的时候也多了,家里的青菜跟胖师傅这边换的都是钱,不再要细粮了,家里就她一个人,吃什么东西都随便,用不着遮掩。

    而且走了田嘉志跟田小武的老路,来这一次城里,还要在往家属院那边送一次菜,能多攒点钱。

    冬天的青菜也确实值钱。让田野进项不少。

    可惜不能时常去,公社就那么大,没有几次人家就认识你了,大冬天的你家菜时常有,传出去那就是麻烦,跟露馅没区别。

    田野也没有去其他的公社跑出路的心思。先这样吧,应付上岗村那点事情,自己手里这点钱应该够的。

    田嘉志这两年往家寄的钱,加上田嘉志跟田小武原来攒的,还有这两年自己卖青菜攒的,田野手里有一千多块呢。

    敢说在上岗村,除了田大队长家,就没人有这个家底。田野算是巨富。

    她的吃喝有空间,衣服鞋帽这年头更没开销一样,一年到头大家都穿一样的。

    田嘉志吃穿都在部队,她同田嘉志挣的钱那是纯攒着的。

    田野要是敢冒险,杀头猪来公社这边,估计能比这攒的多。

    田野想着自己都成了上岗村的巨富了,干嘛还冒险呀。

    弄点青菜,十天八天的来一趟城里,不显山不漏水的暗搓搓攒钱多好呀。还不担风险。

    胖师傅看到田野过来:“丫头,还要钱呀,跟叔说,是不是别的地方细粮便宜呀。可别瞎买知道不。”

    田野:“叔,我就是想着攒钱,没买细粮,我手里没有粮票,除了在叔这里,还能哪弄细粮去。”

    胖师傅:“那就好,那就好,听叔的话,别为省几个钱,去别出换细粮。犯法的事情咱们不能干。”

    田野:“知道的叔,我一个人吃不了那么多,家里细粮还有呢。”这年头说严打就严打,犯不上的。

    这话从田野嘴里说出来那就没人信,也不想想当初他们因为什么结缘的。田野是啥饭量,谁都知道。

    胖师傅那就认为田野会过日子:“老二有福气,遇上你这么一个会过日子的媳妇,也别太亏嘴了。”

    让田野把钱收好,又给田野的框子里面塞了一兜的白面馒头。

    田野刚要说不要,胖师傅皱眉头:“别乱动。”

    好吧,田野胆小,看胖师傅这举动,不是胖师傅从食堂投偷的吧,脑门有点冒汗,做不了贼呀。

    万一出事,她算是销赃的从犯呢,可不想在城里挂牌子。

    胖师傅看着田野腿软的样子,气乐了:“想啥呢,那是过了明路的。”

    田野舒口气:“叔,不用你给我添补日子,我真有细粮吃。”说的真是大实话。

    可惜这话没人信,人家胖师傅愣是给田野把馒头塞框子里面,才把人送走:“有菜就给叔送来,来回不方便,就把自行车骑着。”

    田野:“方便着呢,我走着比骑车块。还能多带点东西。”

    想到坑坑洼洼的路面,田野宁可走着,也不会骑车的。那不是享受,那是受罪。

    而且也不见得就有她走着速度快。

    田大队长那边,大伙听田大队长说今天就回去,到是没说什么,都是吃过苦的人,这点辛苦不算什么。

    在公社这边窝一宿,还不如贪点晚回家热炕头猫猫呢。

    等看到田小武领着的姑娘的时候,大伙都羡慕死了,难怪大队长连一宿都呆不住了,换谁都跟打鸡血一样兴奋。

    田小武大大方方的,面对大伙比面对他爸还自然呢。

    人家小许同志也大大方方的,跟着田小武身后,叔叔伯伯的招呼,一点都不怯场。表现出众,让田大队长更高兴了。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