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四十七章 看乐子
    ,精彩小说免费!

    田大队长媳妇背着田野跟田大队长交代:“可千万别听这丫头的,够吃就行了,累死累活的到时候还不定便宜谁呢。”

    田大队长:“去,瞎说,靠谁不如靠自己,丫头有本事养活自己,到时候真有个好歹的,也不至于活不下去。”

    田大队长媳妇心说,就丫头护着老二的劲头,啥好东西都给老二寄过去了,比隔壁村,供着男人上工农大学的那个还傻呢。

    将来呀,弄不好就是白受累,村里出个大学生不容易,出个陈世美,哪个村都有。

    那么辛苦做什么呀?

    算了没影的事呢,她犯不上跟着生气。

    田花在边上闷闷的:“要是让她考大学,那不就啥事都没有了吗,自己就有本事,还不用受累,到时候还不定谁看不上谁呢。”

    真是这个理,不过队长媳妇转脸就给了自家闺女一拳头:“你个糟心孩子,说什么呢,田野那是有本事就看不上老二的人吗?这话能这么说吗?”

    田花特别委屈,明明刚才你还点头了呢,再说了,这话怎么说那不都是一个意思吗。有区别吗。

    队长媳妇:“你说这孩子怎么想的,怎么就非得守着个破院子呢。”

    田大队长:“哎,丫头走了,大兴兄弟在村里的跟都没了。”

    难道就为了这个,田大队长媳妇觉得不值。

    有事没事的在田野跟前就说上大学的好处。

    田野知道的比队长媳妇还清楚呢,还能顺便指点田花两句,可就是不往自己身上多想。

    进了腊月,田野家的肥猪跟牛大娘家的肥猪比赛一样的长。

    牛大娘见天喜笑颜开的隔着院墙同田野说话,顺便探讨一下谁家猪养得好。

    牛大娘对去年让田野养猪比她还肥的事情给打击到了,今年开春挑猪苗的时候,牛大娘就千挑万选的。

    养猪时候更是精细,自家还是泥土地呢,愣是让牛大叔先把猪圈,花几块钱给抹上洋灰面了。

    没事就挑水冲猪圈,他们家后院院子的农家肥都比往年多。

    牛大娘也就在这上勤快了。

    这不是才进了腊月,牛大娘就瞄上田野家的猪了。

    憋着劲的要比一比呢,就不信她伺候牲口好几十年的人,能比不上田野这个才是上手的臭丫头。

    要说牛大娘没事后院趴院墙跟田野聊天,最郁闷的就是隔壁的小四丫了,她嫂子给她零嘴的机会都少了。

    去年田嘉志就是进腊月时候回来的,算算今年要是探亲,差不过应该也就是这几天了。

    田野这几天没事见天的磨刀,就等着田嘉志回来杀猪呢。

    去年就没能一块热闹呢。

    一直等到要去公社交猪了,田嘉志都没有回来,田野有点着急上火的,你说也没咋盼着这人回来,可真不回来吧,她这心就不太踏实。

    总算是体会了去年田大队长媳妇的心情了。

    田野家里两头猪,挑了一头小一点的交给了大队,另一头直接报了病猪,大家伙都是心知肚明的,不然村里过年也不能没有肉呀。

    牛大娘那是一头猪都舍不得给交出去,摘心挖肝儿一样的把小一点的那头送大队去了。

    去公社交猪的路上牛大叔还跟田野说呢:“别说你大娘舍不得,我也舍不得,谁家养猪跟我家是的,养的这么干净呀。你大娘连我都嫌弃,都没嫌弃这两头猪。”

    这话让人听到可不行,爷两做贼是的叨叨两句。

    大队长家今年没有养猪,田大队长算是个带队的轻省。

    在田野身边到是想着帮衬一把呢,人家田野用不上他。力气足够用。

    这丫头一身的力气,羡慕死旁人了。

    到公社交了猪,田野立刻就去车站那边了,心说要是刚巧遇上田嘉志也不错的。

    可惜没看到人。不过也没有白来,等到田小武了,还带个漂亮的女同志。

    姑娘漂亮的田野眼睛都忍不住多扫两眼。

    这小子本事了,真把媳妇给队长家婶子领回来了。

    田小武看到田野,使劲的挥手,那热情洋溢劲儿,一点都没有变。

    田野心说,你看到我这副作态,有没有想过身边美女的感受呀。

    过去不冷不热的:“你咋回来了?”

    一句话边上的美女神情就放松了,脸上笑盈盈的,光气质就甩田野八条街去。

    田野都能想到美女的感受,自己一嘴土掉渣渣的乡下口音想来就给人家无限的自信了。

    然后就是自己的态度,任谁一看也知道跟田小武关系不咋样,这是放心了。

    田小武拉着田野:“说啥呢?没看到有别人在吗,咋不知道给我面子呢。”

    田野抿嘴,我真要是给你面子,人家姑娘肯定不搭理你了:“怎么就你自己回来了。”

    田小武昂着脖子牛气了:“啊,就我自己回来了,想要从我嘴里知道消息,你把刚才见面的话重新说一遍。”

    田野翻白眼,没回来那就是没回来,还有个屁说的呀,过去帮着人家姑娘拎包:“同志,我是田小武同村的,你坐车累了,我替你拿着。”

    人家姑娘:“太谢谢你了,我不累,可以自己拿的,不知道我该怎么称呼你呀。”

    两人都望向田小武这个棒槌,介绍呀。

    田小武把手里的东西一股脑的扔给田野,挠挠脑袋:“你叫她田野就成,一个村的。”

    然后对着田野:“这位是我们部队卫生连的小许同志。你对人家客气点呀。”

    田野抿嘴,在边上看田小武的乐呵,会不会说话呀,人家姑娘在问你跟我啥关系呢?

    好在都姓田,不然你看着田小武回头受罪去吧。就这智商还追媳妇呢?

    田野看着田小武可是有的追了。

    姑娘脸色不太自在,尤其是看到田小武把东西都给田野拎着的时候,脸色就更不自在了,这要不是很亲密的人,怎么可能这么不客气。

    好歹田小武还是知道献殷勤的,立刻把人家小许同志的东西给拎过去,拿在手里,还问田野:“怎么这个时候来城里呀,就你自己呀。”

    田野:“大队长在公社呢,我过来随便看看。”

    田小武笑的邪恶:“你就是过来等老二的,嘿嘿还想蒙我。”

    田野磨牙,咋那么想糊你一脸雪呢。

    边上的小许同志看着三人手上的东西的心里纠结死了。

    田小武的东西田野拎着,她的东西田小武拎着,这到底怎么个关系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