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四十二章 交情
    ,精彩小说免费!

    有一次在地里干活,两人在地里拔草,遇到了一起。

    田野有看到牛大娘这实质化幽怨的眼神,实在忍不住问了一句:“大娘呀,你到底是咋了,咋这么看我呀。”

    牛大娘:“哎,丫头呀,你说好好地,你对大娘这么好,弄得大娘都不好意思占你便宜了。伸手拽你一家一把草都觉得抹不开面了。”

    田野张口结舌的都不知道说啥好了,牛大娘竟然还有这份心思呢。忒不容易。

    就听牛大娘说道:“你说换成平时,这一垄地够我拔一天了。可今儿看到你跟我一块拔一垄地,把大娘可是累坏了,就怕我拔的少了,让你吃亏。”

    说完直起腰来,使劲的拍了两下,真看得出来,这位大娘卖力气了。

    田野都不知道怎么说好了,原来自己还是牛大娘的正能量呢。

    要说吧,您这行为不值得表扬,可在牛大娘这样的人品下,有这份觉悟,田野觉得不说点啥有点对不住牛大娘这份用心:“可真是委屈大娘了。”

    说完没忍住自己乐了。

    牛大娘看着田野的笑容,都走神了:“夭寿呦,丫头你可别出去瞎乐。这老二走了八辈子大运了,咋摊上这么一个俊俏的媳妇呀。”

    然后就对着田野打量:“你说要是换成两年前,谁敢说你俊呀,看看变化的。”

    田野差点翻白眼:“大娘因为一棵桃树,看我都俊了。”

    牛大娘都怀疑自己了:“难道真的是因为桃树。”

    然后瞪田野:“胡说,这个是真的。”

    田野没忍住又笑了,在村里生活久了,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门道,牛大娘这人说实话,可恨。

    可也有让人稀罕的地方。

    田野:“今天咱们确实干的比别人快。大娘不用这样。跟我这身力气较劲,那不是为难您吗。”

    牛大娘:“哎呦你说的轻巧,你可是咱们村的劳动女能手,我能拖累你吗。下次大娘瞅准了,再也不跟你一块打伙计了。”

    田野想要表示自己不用牛大娘这么用心的机会都没有,因为牛大娘确实做到了,一直到村里的玉米都收割完了,一次都没有在跟田野一块集体出过工。

    这是多鸡贼的老太太呀。

    田野好气又好笑。

    秋天砍柴禾的时候,田野就顺手给牛大叔家弄了两大捆的松树枝。

    用田野的话说,大娘都不好意思来我家拽柴禾了,我可不得给送过来吗。

    当时牛大叔那脸呀,都没地方放了。

    幸亏牛大娘脸皮够厚,懂田野这份幽默,这么多年不太对付的两个邻居,居然默契的笑了。

    牛大娘:“哎呦丫头,还是你知道大娘的心思,我这心里舒服多了。”

    田野拍拍屁股就走了,真是没法打交道,没占到便宜就难受的自己不舒服、过不下去,这是什么人品呀。

    牛大叔看着两人,这算是什么扭曲的交情呀。算了,他不搀和了。

    牛大娘:“她怎么就走了呀,我可真是用心对她了。”

    牛大叔看看婆娘,叹口气说什么好呀。他这辈子的糟心,都在婆娘身上了。

    知道田嘉志喜欢吃零嘴,田野仗着力气大,跑了很远的地方,弄了回来不少的野果子,干果什么的。

    村里人看着眼馋,不过他们出去一趟,跑大老远的路,也弄不回来多少东西,不是山上没有东西,而是有也背不回来,还不够跑路费鞋底子的呢。

    村里摘了那么多的果子,回头也得分给大家伙呢,差不了多少。

    而且田野家的野果子也没看她去城里卖过,对大伙的收成构不成影响,嫉妒归嫉妒没人说什么。

    田野心里明白,跟自己是军属有关系,占了田嘉志的光了,不信你要还是原来的孤女田野试试,保准有人过来闹腾,没准就交工了。

    当然了要是换成原来的自己,也不会背着框子回来,肯定用空间带回来了。

    田野也是没法子,谁都知道她力气大,出去一天背一筐子回来真心的不多了。

    总不能出去一天,空着框子回来吧,那才是大问题呢。回头村里的老太太们就得乱说,这丫头出去一天到底干啥了?再给自己按个桃色新闻,田野得冤枉死。

    再说了,她给田嘉志送那么多的东西,哪来的还得有个交代。

    大伙的眼睛可不是瞎子。可不就一趟趟的出去,一趟趟的回来,都让人眼馋了吗。

    当然了大多数还是都在田野的空间里面呢,她到山上那可是仗着一身,力气信马由缰的跑。

    只要一天能回来,根本就不管是不是上岗大队的山场,只要看到好货就都拿着。

    反正山上那么大,根本就没人管。

    田花就询问田野:“你天天的出去,到底跑多远弄来这么多的东西呀。”

    田野:“我也不知道,反正有路我就敢走。”

    田花抽抽鼻子:“你也不怕狼给你叼去。”

    田野真怕,不过人家也备着家伙事呢,自己在空间里面凿的大砍刀。

    田野:“哪来的狼,别听村里人瞎说。”

    然后想到田花柔柔弱弱的小姑娘:“不过你也不能乱跑,万一碰上,就你这身板跑都跑不掉。”

    田花郁闷的去学习了。不想跟田野说话。

    不过没一会又开口了:“那个,我问你个事成不?”

    田野心说看样子就不是好话,你还是憋着吧。

    田花:“那个,这不是要八月十五了吗,我想问你,你最近还有什么要凿的东西吗。”

    田野:“干嘛呀,你要凿东西”

    田花别别扭扭的不想回答,看着田野固执的询问:“你还凿东西吗。”

    田野:“你问这个做啥?”

    田花想要搅手指头,被田野瞪了一眼,立刻把手放下了,话说为何面对田野的瞪视,跟面对老师一样呢。

    田花特别的憋屈,还做不出来什么反抗的事情。

    明明田野一开口就是村里土渣子味,偏偏在读书的时候,刻板的不许她带出来上岗村特有地域风味。

    田野也是为了她好,都要考大学了还这么一副小家子气,出门在外碰上好的还成,碰上个难相处的,还不让人挤兑呀。

    不知不觉就把田花的习惯给顺便板正了一下。

    里子啥样不说,外面看着还是很有欺骗性的。

    田花:“他们都在说,不知道这次朱家大小子回来,你还会不会在凿石头了。”

    这点破事咋还村里人都知道了呢,依着朱家的性子,这么丢人的事情应该不会到处宣扬吧,知道这点事的人都该是心照不宣才对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