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四十一章 拧筋儿
    重生家中宝 第四百四十一章 拧筋儿

    正文卷第四百四十一章拧筋儿

    田花从小就不缺吃的,上岗村一般大的孩子还吃不饱饭的时候,他妈就没短过他们兄妹零嘴吃。

    可田野给的这把瓜子,田花吃的特别仔细,快半年了,她就提高这点待遇。

    想到当初他哥在家的时候,恨不得见天在田野家吃饭,那是什么待遇呀,心里暗搓搓的比着呢。

    田花现在那是万分纠结,现在想想他哥能吃到田野家的饭,那真是一份本事。

    她自认对田野真的很不错了,可田野从来没有留她吃过饭,偶尔他爸不接她,或者来晚了,人家田野看着点送她回家,也没说留她在这里住过,或者吃过。

    要说田野没有这份粮食,田花那是不信的,他妈都说,他哥在部队待遇真不错,月月给家里钱,都给田小武攒个媳妇钱了。

    田嘉志给田野的钱能少了吗。(跟上岗村的生活水平比,部队的待遇真的不错。)

    可见还是田野没把她太当回事。还得努力。就不明白自己为啥要努力呀,却吃的吗?田花的脑子是想不明白这个问题的。

    田野白天在大队跟着搞生产,晚上回家,做饭,喂鸡喂猪捡鸡蛋,然后就是陪着田花读书到十点多。

    然后再进空间倒腾自己的院子,大搞生产。时间安排的紧紧的,人也没空想杂七杂八的,连田嘉志最近都不咋出来泛滥了。

    田野不想去上大学,可从这些进步青年身上也闻到味了,闻到松动的气息了。

    她要过好的日子,舒心的生活,首先要有足够的物质条件。

    这个大集体的时代,私人财产基本上那就是越没有越好,可很快就不是这样了,这时候自己手里要多积蓄一些家底。

    想要要做先富起来的那一部分人,就要早早的做好准备,随时准备出手。

    不求大富大贵,只求能够生活安逸。呵呵。

    所以最近很辛苦,一茬一茬的稻子,麦子,花生,玉米的收割,脱粒下来,田野手上都要磨出来血泡了。

    现在看来,就她猫腰就是割稻子,挺腰就是掰棒子,仰头就在甩花生,的劳动人民形象,想要做个安静的气质美女,怕是有点难度。

    习惯太可怕了。感觉自己走路都自带割稻子,掰棒子的英姿,偶尔回头都是甩花生时候的利爽。哎呦没法看了。

    田野想过,她手里这点东西,不适合做长线,来源说不清,就她这点智商早晚栽坑里。

    所以这是一次性买卖。弄到钱立刻金盆洗手,空间就当自己后花园。

    机会就在她一年去城里那么几趟的机会里面摸索着呢。

    朱家最近倒是满消停的,田野除了投喂小四丫,没有其他接触。

    唯一让田野有点摸不清脉络的是朱家小三,看到自己竟然会点头了。

    你说朱铁柱看到她跟没看到一样,朱大娘看到她瞪两眼,朱老大一年看到那么十几次,都是昂着脖子当自己公鸡一样显摆羽毛的。

    这样比起来,没有被自己投喂过的朱小三对她的态度实在是不符合朱家的人一贯风格。

    尤其是田野好像好几次集体干活的时候,都看到朱小三的影子着。

    这小子又不挣工分,也不知道混在人群中做什么的。

    想不明白田野就不想了。多看几眼也不伤神,只当是巧合了。

    想到田嘉志给自己寄回来的东西,田野又开始心疼人了,当兵哪有那么容易呀,想出头就更不容易了。

    那可不是嘴巴一吹几等功就能吹来的。

    有机会靠风险,没机会全靠熬。

    田野不着急出人头地,更愿意田嘉志慢慢熬。

    就不知道年轻人的激情肆意,田嘉志是不是熬得住,在部队那样一个充满激情热血的地方,想来田嘉志也是会热血冲头的。

    不能想,不然更担心。

    上次去城里的时候,田野就在破烂场那边找回来几破罐头罐子。田野要把桃子做成罐头给田嘉志留着,自家东西自家人还没有吃过呢。

    所以今年田野家的桃树,大家都没看到桃子。

    田野的说法,今年不收桃子,他们家的桃子都没长熟。

    只有田花听到这话的时候,默默的哀怨,一树的桃子呀,看着就让人嘴馋,可田野抽风呀,愣是一个没等到长成熟,都给摘了。

    说是做罐头,天知道那东西到底能不能成功,回头别是一堆烂桃子就好。

    再说了,你留几个长熟了,尝尝味道也好呀,没听谁说过,非得把一棵树的桃子都做罐头的。

    不是抽风是什么。

    要是换成原来的田花,没准就把田野这种遭禁东西的行为给告到大队去了,不过现在的田花好歹知道,这事她不说没人知道,好不容易才能做到无视的。

    田野跟人说桃子一个没长熟的时候,田花就在安慰自己,确实没长熟,不等长熟就霍霍了吗。

    不然铁定要封不住嘴巴的。

    田野也是恼了去年时候朱大娘的闹腾,我家桃子,我不愿意给,谁也吃不上,凭啥闹腾呀。

    再说了我家人都没吃到,凭什么给别人吃。所以大家都别吃了。

    当然了田野家的桃子没吃到,大队也不是没有桃子吃,田野能挖来桃树在种院子里面,自然别人家也可以。

    总有结了桃子的桃树在的。

    牛大娘前阵子特别的可惜:“你说丫头,你咋就没把桃子养好呢。”

    田野看看牛大娘,挺理解的,这位把吃当成人生的目标,把扯闲话当成人生的娱乐。

    平生就两大爱好,大概盼了很久自家桃子的。

    而且牛大娘这人,要是超然一点的看待还是很有趣的,咳咳,当然了别深交。

    田野上山的时候,就花了大半天的时间给牛家挖了一颗结了桃子的桃树回来。

    当时牛大娘看着田野拎着桃树站在门口的样子,别提多激动了:“丫头我要是有儿子我肯定给你。”

    田野当时那个心呀,别提多后悔了,幸好您没儿子。就冲附带你这个婆婆,那就是恩将仇报呀。

    而且你破坏社会和谐呀,我都有主了。

    牛大叔在院子里面为了婆娘这话都被旱烟袋给呛到了。

    一辈子都为没生出来儿子而遗憾的婆娘,原来也不怎么稀罕儿子,为了一个破桃树就给儿子搭出去了。

    看来以后婆娘再说自己命硬没有儿子的时候,自己可以反驳一句,是你不把儿子当回事,儿子才不来他们牛家投胎的。

    自从田野帮着牛大娘家栽上这棵桃树,牛大娘看着田野的时候特别忧愁。

    田野就不知道还栽出来毛病了。

    第四百四十一章 拧筋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