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四十九章 上赶着不是买卖
    ,精彩小说免费!

    田队长媳妇:“那可不敢,我们田花拖累了你们学习进步的脚步,我们罪过可大了。”

    说着就招呼田花:“不是还有事么,还不快走。别耽误人家张同志进步。”

    田花一脸的羞红,跟他妈磕碜她一样。

    对着张月娥郭晓梅特别的不好意思,还有点愧疚:“对,对不起,我还有事呢,先走了。”

    张月娥好歹稳住了场子:“既然田花同志还有事,那就想忙着吧,我们随时欢迎你过来同大家一起学习,一起进步。”

    走出大门的田花,突然就没有那么愧疚了,说的好听,她去找他们一同进步的时候,他们都没人爱搭理自己呢。

    这些人不如田野实在。田野不搭理他,那都是不挑眼皮的,一句‘花儿’就把她给你羞走了。

    话说田野对她也没有多好,到现在才给她一杯白糖水喝。

    晚熟的田花同学终于烦恼了一把。

    张月娥跟郭晓梅从田大队长家出来,一张脸绷的紧紧的。

    郭晓梅:“她不跟着咱们一起学习,那是她的损失,不是我说,就村里这种状态,她自己能学出来什么?”

    张月娥看看郭晓梅,心说蠢货,你也不看看田大队长什么样的人物,他要是想让闺女考学,没有可靠的人教导田花,他能放心让田花出去学习吗。

    可怎么看村里也没有这样的人物呀。

    要知道不管恢复高考的消息是不是准确,名额肯定就那么多,还不知道是不是同当兵一样的按指标来呢。

    村里突然多出来个能人,对他们来说那都是潜在的威胁。

    这种事情不弄清楚了怎么可以。

    张月娥对着郭晓梅说的就大义多了:“咱们要对每个能团结的同志负责,田花同志还是很有积极进步的精神的,咱们怎么能看着田花同志在错误的路上继续走,不拉一把呢。”

    郭晓梅:“啊。”

    张月娥已经拉着郭晓梅追着田花跑了。

    所以田野家门口,田野开门就看到三张脸。

    田花一脸的拘束,她还是了解田野的,怕麻烦,尤其是不太待见这两个女知青。

    田花:“咳咳,那个,碰巧了。”特别想跟田野说,这两人不是我带来的。

    田野都没有看两个女知青,道不同不相为谋,以前,现在,将来,那都不是一个碗里吃饭的人。

    对着田花:“进来,还是同她们去。”

    别看就几个字,可拒绝的意思淋漓尽致,我没有让她们进来的意思。

    田花脸色通红通红的,替两位知青同志脸红,被田野就这么挡在门外了,自己进去是不是有点过分呀。

    可田野的脸色,她也不敢开口邀请人。

    田花这段时间那是真的学会看脸色了。

    郭晓梅看到田野自动脑抽,张月娥都没有开口的机会了。

    郭晓梅:“你以为你家门槛多高,请我们进去我们都不进去,我羞于同你这种自私自利的为伍。”

    田野:“那正好,我也没想跟你们一块站着,好走不送。”

    张月娥这个幽怨呀,你不想进去我想进去呀,你不要这么草率的划分阵营好不好:“田野同志郭晓梅同志太激动了,我们还。”

    田野不听她废话,直接开口问田花:“进来不进来。”

    田花下意识的迈进去一步,田野咣当就把大门给关上了。

    郭晓梅气的:“你看看她什么态度,有没有礼貌。我就说他自私自利,不配同咱们为伍。”

    张月娥也气,可更气她还没弄明白田花来田野家做什么呢。

    明明田花以前很讨厌田野的,田队长媳妇那是很不乐意田花同田野接触的,变化太快了,她跟不上节奏了。

    恨郭晓梅坏事。话说郭晓梅不在,田家的大门她也没有迈进去过呢。

    田花在院子里面拍拍胸口:“你做什么了,让人说你自私自利。”

    田野:“我要是把当兵的男人让出来,在她心里我就大公无私了。”

    田花嘴巴张成o型,那怎么可能?

    田野心说,忘记了,郭晓梅对田嘉志动心思的时候,田花已经被田大队长媳妇监管起来了,所以田花不知道这事。

    话说要是田花还跟着他们混,没准这会儿正在开导自己不要自私自利呢。

    想到这里田野扭头自己都笑了。所以人以群分。

    听到田野这么劲爆的消息,田花一大晚上都没有进入学习状况。

    就这点定性,还想考大学呢?

    田野都替田家两口子还有田小武哥两发愁,这事要养一辈子妹子的节奏。

    尤其是田花的脑子,扔哪都不放心。

    张月娥跟郭晓梅走出去老远了,郭晓梅人还咬牙切齿的呢。

    张月娥忍不住:“你信都写过了,怎么还不放弃。”

    这要是两情相悦倒也罢了,偏偏还是郭晓梅一个人的事。

    张月娥:“我看着朱家老大跟老二也没什么区别,朱家老大现在城里还有工作,你怎么就非得盯着朱老二呢,朱老大那不是也挺好的。”

    没等张月娥说完,郭晓梅就用那种挑剔的眼神盯着张月娥。

    朱大壮什么东西,他们知青那边谁不知道呀,平时都拿朱大壮当笑话看的。

    而且谁不知道最近朱家婆娘盯着张月娥的眼神都瘆的慌呀。

    要是朱大壮的亲事在不成,怕是张月娥都要满身的不是了,陪人家一个媳妇那也不是没有可能。

    听说隔壁村的女知青,那不是就顶不住流言蜚语的压力,嫁给村里的汉子吗。

    张月娥这是想让自己顶锅呢。

    要不是上次张月娥做事不地道自己心里有了防备,哪能这么快就明白张月娥的心眼。

    张月娥:“你这么看着我干什么?”

    郭晓梅:“满村都知道朱大壮同志夜里送你回知青点,这么好的同志你自己留着吧,可别把脏水忘我头上泼。”

    说完扭头就走了。

    张月娥脸色青红青红的,谁的水脏还不一定呢。看上一个结了婚的男人,还当自己多清白是的。

    自打这之后,田花算是被两人给缠上了。

    张月娥那是张口闭口都是口号,对这种人,你只能用她的方式躲着。

    虽说上岗村的形势没有城里严峻,可该注意的村里人都知道注意,让这外来的丫头给扣个大帽子犯不上。

    郭晓梅相比之下小家子气多了,说话有点酸,带点刻薄,不过想要跟田花交好的意思非常明显。

    而且郭晓梅同志那是致力于把田花拉下田野那艘破船的。

    怎么能跟那么自私自利的人来往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