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三十七章 差别待遇
    ,精彩小说免费!

    队长媳妇:“唉呀妈呀,丫头呀,你可别出去乱笑,都说女大十八变,你说眼不见的,你这丫头咋出挑的这么好看了呢。”

    田花实事求是的说道:“模样好看点,没准还能拢住人呢。”

    队长媳妇回过神就给了闺女后背一巴掌:“说啥呢?小小年纪咋能这么想呢。”

    然后看看田野,闺女说的也算是对。模样好也行。

    田野被田家娘两给弄得一大早的脾气都没有了。

    田野:“婶子我要去上工了,让田花自己去屋里看书吧,这里光线太亮了,对眼睛也不好。”

    田大队长媳妇哪懂这个呀,他们纳鞋底子都找最亮堂的地方的:“啊,这也不好呀,那快进屋去,考不上大学没啥,可别把眼睛弄坏了,回头连点针线活都干不了,那不让婆家笑话吗。”

    队长媳妇对考大学那点认识,都是两个儿子跟男人给输灌的,对考大学的事情怕是也没咋在意。

    田花黑着脸就走了,田野给田花找出来两本书,就吩咐一句:“不会的记下来。”

    田花又坐在那张看着就让人紧张,精神集中的桌子上了。

    瓜子,零嘴什么的都没有了。连茶缸子里面的红果白糖水都换成了暖壶里面的白开水。

    然后田野跟田大队长媳妇一块走了。两人边说边走的。

    田花抿抿嘴,自己有那么讨人厌吗,用得着这么区别待遇吗,感觉有点委屈。

    田野这是多看不上她呀,连水都给的不一样,话说平时她嘴里花儿,花儿的,叫的都是假的呀。

    这事换成别人还能想出来点有用的玩意,换成田花的脑袋,啥都没想明白。

    田野对田花还是挺用心的,她给田花看了两天功课,就知道田花的水平了。

    不知道知青那边的学习水平如何,如果都是田花这样的话,上岗村想要出个大学生那是没有可能的。

    她是按照田嘉志自学的水平衡量的。

    好歹人家田嘉志看过的东西,人家能把重点都记住,田花那就是瞎看,重点的边都没摸到。

    田野看着田花抱着脑袋真学了,估计智商不够。

    也没多说什么,田花问啥,田野就给她讲啥。多余的闲事没管。

    田大武回村的时候,田野家的桃花都落了,田大武带着田嘉志的信回来的。

    田嘉志开篇就对田野来了一句:“就说成亲了,该干的事情一样都不能少,没有娃子,你看被人笑话了吧。”

    田野一口老血差点喷信纸上。这斯绝对在幸灾乐祸呢。

    然后田野就看到那么厚的一封信,田嘉志用了五分之四的篇幅在阐述,这件事情的重要性,还有必要性,以及下次一定要如何如何。

    田野要不是怕信里有什么重要的事情错过了,恨不得把前面的五分之四给撕了。

    话说一封信,开头,落款,乱七八糟的也能占五分之一的。

    最后田嘉志交代了一句“小武,托我转告你,看着田花还成,就教教她。”

    然后跟田野说:“就当你自己学习一遍了。要是真的恢复高考,你也高考吧。”

    田野冷哼一声,就把信纸塞起来了,你说考就考,有没有问过我的意见。

    虽然对田嘉志的来信很愤怒,不过还是把准备好的白薯干和一些零食给田大武,让人帮着寄部队去了。

    还跟人家田大武客气客气:“麻烦大武哥了。”

    田大武:“不麻烦,我家田花才是麻烦你呢。”

    呵呵,田野啥都没说。

    不过村里风向换了。田野后来才听田花说,田嘉志给他爸写信的时候特意说了,他们还小呢,不着急要孩子。

    而且外面的人都说了,女人太早生孩子对身体不好,对孩子也不好。

    听说朱会计那边也收到这样的信了。所以现在村里人都在说,老二知道心疼媳妇,连孩子都排在媳妇后面呢,可真是好男人。

    对于乡下人来说,啥都没有香火传承重要。

    田嘉志能够如此在田野同子嗣之间选择,那可是能跟情种画等号的。

    村里大多数的妇女都羡慕田野好运气,碰上老二这么一个有情有意的,不过也有不和谐的声音。

    有人说,田嘉志不着急要孩子,那是因为生了孩子也不是他们老朱家的,那不得姓田吗,这事人家田嘉志一个招姑爷着急做什么,该着急的是田野。

    还有人说,人家老二那是有心眼,这时候要孩子,那不是拖累吗,将来出息了,甩甩袖子就把丫头给踹了,没有孩子做什么都方便。

    而且这种不和谐的说法还传的有声有色的。

    田花见缝插针的攒对:“你看,我就说你得好好考虑一下上学的事情吧,回头真的把你踹了。”

    田野心说这孩子还是有进步的,至少不再用进步青年那一套来劝自己学习了。

    不过外面的谣言真的想怎么传怎么传,咋就那么吃饱了撑的呢,哪都有这么多的闲话。

    也怪田嘉志,没事你乱写信干什么呀,本来因为他肚皮的事情都过去了,这下子好了,才消停下去,又掀起来一个**,这可真是时刻都让江湖有田嘉志的传说呀。

    真怕她忘记了是吧。

    朱大娘在隔壁院子,指桑骂槐的骂了好几天的窝囊玩意。

    田野心里怎么不痛快,田野还是冲着田嘉志的面子,把田花的课程给梳理了一遍。

    因为田花这样学,再给她三年她也学不出来什么。

    头一天给田花梳理课本的时候,田花都没在状况内,原来的时候,田野就是告诉田花去哪找答案,跟着哪做。

    现在田野是条理分明的给田花讲课呀。哎呀我的妈呀,真会呀。这是田野吗?

    田野眉头都没有松开过,倒霉孩子知道不知道珍惜机会呀,这种时候竟然走神:“你听懂了吗?”

    田花:“你真会呀?”田野黑脸。

    承认自己比她强,有那么难吗?黑着脸瞪过去。

    田花怂了,这是学渣对学霸的天然崇敬作祟:“我就是,就是没大听明白。”

    田野:“我从头往后给你讲一遍,记住多少是多少。”

    这应该对得起田小武了,也对得起田嘉志跟田小武那份情分了,毕竟田嘉志在信里就提了一句不是。

    这下子田花不敢走神了。能记住的本来就不多。

    等田野家的桃子快熟的时候,田花总算是能听懂田野讲的是什么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