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三十五章 不敢承认的心惊
    ,精彩小说免费!

    田花耷拉着脸走的,到家还一脸不痛快呢。

    田大队长媳妇知道自家丫头跟田野从小不对付,这是心里不痛快了。

    不过看到本子上划拉一堆的东西,也知道,比去知青点强,对不对的,划拉上了,本子上有东西了。

    小心翼翼的询问:“丫头瞎搅合你学习了。”

    田花更郁闷了,这是一个非常不愿意承认的事实,田野那个野丫头,那个黑猴精,竟然比自己这个上过学的会的还多。

    这是一个很打击自信的事情:“没有,问到了。”

    说完就跑屋里趴着去了。对着孩子打击有点大。整个人都蔫蔫的。

    队长媳妇就纳闷了,不都问到了吗,怎么还甩脸色呀?

    对着田大队长抱怨:“你说这丫头大了,怎么心思这么难猜呀,我伺候他们一个个的还得看他们脸色。”

    田大队长:“那给丫头找个婆家,赶紧嫁出去,省的你看脸色。”

    田大队长媳妇:“瞎说,丫头还小呢,咱们还考大学呢。”

    田大队长对着媳妇摇摇头,你稀罕看孩子脸色,这怨谁。

    田大队长媳妇也知道自己打脸了,气的哼哼一句:“养儿养女都是帐。”

    田花在屋里听着他妈数落,根本就没走心,都是田野给她看题时候的样子,你说这人变化怎么就这么大呢。

    田花还是认为田嘉志学习好,聪明,把田野给教会的。

    可惜自己蠢,觉悟的慢,不然就自己这么聪明的人,早点找田嘉志让他教教,肯定比田野学的好,怎么能败给田野呢。

    好吧不经意的时候,已经承认自己不如田野了,用了败字,想到这个,田花的脸色更难看了。

    比那些知青突然不搭理她,不跟她好了打击还大呢。不管怎么想田野比她会的多这件事情,她都不舒服。

    田大队长看着闺女情绪不高,过来:“咋地了,跟爸说说。”

    难得的好言语。

    田花眼眶发红:“他们突然就都不搭理我了。田野比我会的还多呢。”

    这个委屈呀,一听就知道惯出来的孩子,不然说不出来这话。

    要说换成别人家的闺女,田大队长媳妇肯定撇撇嘴,骂句自己不长进,没人缘,你还有脸说。

    可说这话的是自家闺女,这话说出来,姑娘怕是要掉金嘎达的。

    队长媳妇看看捅马蜂窝的田大队长,你招呗的,你自己哄吧。

    田大队长:“他们不搭理你了,我看着更好,你看看他们一个个眼皮朝天的样子,我还担心他们总是搭理你,把你给带坏了呢。”

    田花抿嘴:“他们开始对我可好了。”

    田大队长扎心,闺女教傻了,瞪了一眼把闺女教傻了的婆娘:“那是你瞎,他们那是对你背后的爸客气呢。”

    队长媳妇:“咳咳咳咳”这是闺女,可不能这么怨怼。

    队长:“下次长点眼睛,别看谁都跟亲人是的。你看人家孙大妞,就没把那几个知识青年看在眼里过。”

    要说自家丫头不如别人家的丫头有见识队长承认的憋屈呀。

    田花恼羞成怒,我怎么就不如孙大妞一个土山妞了:“我跟着他们进步,我错了吗?”

    田大队长:“那些进步还不都是他们嘴里说的,你咋就不长点心呢,他们说啥是啥呀,你看你哥,要是不进步能当兵吗,你看他是跟他们一块混出来的吗。”

    田花想说,我哥那是因为你当兵的。到底没敢说出来。脑子都用在不该用的地方了。

    田大队长:“你才多大,现在认清他们也不晚,以后在遇上这样的人,就当吸取教训了。”

    田花:“那不是不甘心吗?”

    田大队长:“咋地,非得吃个大亏,才甘心呀。”

    闺女没让狼叼走,那都是他们两口子看的紧儿。

    不然你看着是不是真的吃亏。隔壁村的支书孙女跟男知青好上了,千难万难弄了个工农大学的名额给人家了。

    现在家里见天的闹心,人家真的出息了,回不回来,那不就跟田嘉志跟田野一样的玄吗。

    田大队长两口子那是对田花严防死守的。

    田花哪知道田大队长两口子的苦心呀,反正人家知青也不待见她了。

    幽怨的对着父母:“我就在家里呆着,谁都不认识,你们就放心了。”

    队长媳妇没忍住给闺女后背一巴掌:“那样还让你看书干啥,咋地不想去了,行,明我就找媒婆给你说亲去。”

    田花服软了:“我看书,我不成亲。”

    他妈他爸看上的那些人,田花那是打心眼里不乐意的,所以还是好好地读书吧,考出去,上了大学,他妈他爸就管不上这段了。

    到时候山高皇帝远,她身边都是进步的人。谁还能拦得住她。

    想到这里感觉人生都有希望了。赶紧低头看书。

    话说知青那边不搭理她了,她要是还想考出去,好像就只能去找田野问了,也不知道田野学的到底什么深度。

    想的有点远,田野会的,她还不会呢,等田野不会了她在想以后还来得及呢。

    田大队长看着闺女书本上划拉的一堆东西:“真是丫头告诉你的呀。”

    田花撇撇嘴,满心的不乐意:“嗯。”

    田大队长:“丫头脑子到是好使,跟你哥说的一样”

    田花:“有什么好,还不是那么憨。”

    田大队长被闺女噎了一句,对于田野他也不知道怎么定位了。

    你说这丫头自从成亲之后,变化多大呀,难道真跟村里人说的一样,丫头开窍了。这话有点脑筋的人都不信。

    可自己这么多年看着丫头在眼皮子底下长大的。

    说那么大的一个孩子能蒙住他田刚,田大队长自己都不愿意承认。

    可要说丫头这书本上的玩意,就是这两年学会的,田刚那是不信的。

    这里面不能细琢磨,不然他自己都瘆的慌。

    怕自己走眼,还走眼这么多年,所以就当是开窍了吧。

    左右现在丫头跟他们家关系还成。

    田大队长这段日子经常回想,这么多年对田野,在田野面前,有没有过什么露骨的举动,小心翼翼的观察田野对他们家的态度。

    从田小武上次回来,田野给田小武带走大包小包的零吃这事,田大队长才把踹踹的心放到肚子里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