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三十二章 完胜
    ,精彩小说免费!

    不光那么看着田野,还言语挑衅:“你连个孩子都生不出来,怎么好意思拉着人家不撒手,你知道到不知道,你的存在毁了别人的人生。”

    田野想说,放屁,别说没这事,有这事我也不能因为耽误别人的人生自己死一死去呀,她可不是圣母。

    郭晓梅:“你别以为不说话就没事了,我觉得你应该愧疚。”

    田野:“我觉得你一个大姑娘,操心别人家汉子的前程未来,你才该愧疚,你妈就这么教导你的,你们城里人都这么行事的,你有没有点道德呀,你知道不知道你这在村里叫不要脸呀。”

    张月娥看着郭晓梅被田野给挤兑了才开口:“田野同志,请你说话客气一点,城里人跟村里人都是一样的,你这样说话那是挑起阶级斗争。”

    田野:“那你说说,她刚才的说的话挑起什么斗争了,你是心瞎还是眼瞎呀,刚才咋不说话呢?”

    好吗,这战斗力一个顶两,把边上的牛大娘都给看呆了。

    她战斗在一线这么多年,也没有这么犀利过呀,咋感觉那么带劲呢。

    整个人都跟打了鸡血一样:“丫头说的真好。”这还带着捧臭脚的。

    郭晓梅都不知道牛大娘啥时候过来的,磕碜死了,她那话对着田野说还成,让村里人传出去,不用要脸了。

    这人好歹还知道脸面呢:“大娘,我们就是觉得走出农村不容易,咱们不能做男人的绊脚绳。”

    牛大娘:“你说的这些我可不知道,我就知道,人家两口子的事情你个大姑娘瞎搀和不上。咋地看着丫头一个人,你们两个就抱团欺负呀,碰铁板上了吧。”

    牛大娘说完这话还对着田野昂昂脖子,意思咱们两个是一伙的。

    张月娥:“大娘,我们是想着拉着田野同志一起进步呢,咱们可是不能做出排挤人的事情的。”

    这话算是一语双关,连牛大娘都冷哼一声不说话了,再说那就是村里人欺负知青了。

    对着田野:“丫头,有事招呼一声,可别让人欺负了。”说完扛着扫帚走了。

    田野就觉得这牛大娘的可爱之处真是越发觉越多。

    郭晓梅:“你别得意,一个女人连孩子都生不出来,就是我什么都不说,你们的关系也不会长久的。”

    我一个大姑娘被人指鼻子说生不出来孩子,啥心情,糟透了,难道要我怀一个给你们看看吗。

    郭月娥看着田野不说话,以为被自己打击到了呢:“我这是为你好,让你早点认清事实。”

    田野直接干活了,在搭理这种人就脑抽。

    郭晓梅:“你干嘛不说话。”

    田野:“难道你让我现在去离婚给你腾地方吗?这种事情你既然想看,想捡漏,你就在边上慢慢看着,慢慢等着好了,我要是过得不好了,没准你就等到了。”

    停顿一下:“当然那也得我男人看得上你。我要是过好了,你就边上羡慕嫉妒恨吧。对了,别太蹉跎青春。我有没有孩子,跟你关系不大。你要是觉得你有本事,你就边上等着给我孩子当后妈吧。”

    这得多招人恨呀,郭晓梅差点扑过去跟田野抓起来了。

    张月娥使劲的抱着郭晓梅:“你忘了,她力气大着呢。”

    郭晓梅:“我就没见过这么气人的,因为点粮食,你死赖着人家不撒手,你还说的这么张狂。你要是没有四百斤粮食的字据,你以为他能看上你?”

    田野:“我同田嘉志好歹还有这点粮食的关系呢,你又凭什么站在这里说这话?可别光知道喊口号,你这种行为,放在城里,那是要挂牌子游街,脖子上挂东西的吧。”

    破鞋两字,田野自己都说不出口。

    论扣帽子,她田野要是愿意,就没有张月娥什么事,何况是郭晓梅,往日那不过是不愿意跟她们一般见识。

    一群饶舌的小丫头犯不上,可今儿田野计较了,被勾起来火气了。

    心里就那么膈应的慌了。

    郭晓梅脸色都紫了:“你”不过真的不敢说了。她敢当着田野的面挑衅,欺负的就是田野性子闷,不会传出去。

    田野要是真的闹起来,在上岗村啥结果她不知道,可在城里因为作风问题被游街示众的事情真发生过的。

    想到这里脑门都冒汗了,自己怎么就犯蠢了呢。

    田野:“怎么,还想挂牌子呢。”

    两个女知青被说的灰溜溜的走人了。

    张月娥那是一脸的不甘心,就没那么挫败过,什么时候村里的野丫头有这份气势,能压着她们数落了。

    恨恨的看向郭晓梅,都是这人拿不出手,白白的给人话柄,丢人死了。

    话说好像在田野跟前,她就没怎么站住脚过,这人没有看上去那么憨吗。

    田野虽然语言上胜利了,也没觉得咋高兴,自己的东西让别人惦记着,怎么都不是一件让人高兴的事情。

    结果回家就听朱大娘在东院折腾呢,嘴巴里面不干不净的不知道在骂谁。田野心情不好,连听墙根都懒得听了。

    一直到田野吃过饭才反应过来,朱大娘嘴里骂‘不下蛋的母鸡’,这是在讽刺她这个儿媳妇呢。

    田野当时那个心呦,那真是别提了。

    这要是自己真的生孩子有障碍,那还不得让这些人给挤兑死呀。

    就这样,明知道自己没毛病,还被气的心口疼呢。

    你说这要是碰上个心里脆弱的,那得成啥样呀?

    幸好吃过饭了,不然光气就能饱了。

    再说了,这事跟他们朱家狗屁关系,就是他田野真的跟田嘉志生了孩子,那也是他们田家的好不好。

    真是越想越暴躁。

    吃过午饭,出门就碰上同样要出去的朱大娘了。

    当然了肯定没那么巧,田野那是憋着火的巧遇呢。

    朱大娘隔着墙都敢挤兑田野,看到田野人了,嘴巴那就一点德行都没有留:“这女人就该有女人的样子,见天的往男人堆里扎,挣得再多都没用,不会生孩子伺候汉子,照样只有被休的份。”

    说完对着他们家大门就咣当两脚:“老母鸡不下蛋,光占窝了,早晚宰了你吃肉。”

    田野慢悠悠的过来:“大娘,这话你可悠着点说,这鸡是大队的,可不是你说宰就宰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