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二十九章 不能生
    田野摸摸脚丫子,幸好没冻,弄点热水烫烫,整个人都活过来了。

    还是那个上岗村的劳动女能手田野。又回来了。

    田嘉志,赶紧扔脑后边去,这人有毒,想多了上火。

    就这么还想到了田嘉志收起来的那份结婚证了呢,她都没看到什么样呢,田野气的把手里的水盆差点给弄洒了。

    就说不能想这人,有毒的吧。

    外面的大门被人拍的当当响。田野:“来了来了。”

    赶紧穿上大棉鞋去开门,队长媳妇端着一小盆的炖萝卜条,还有四五个的棒面勃勃过来了:“别做饭了,婶子给你端来点现成的,喝口萝卜汤暖暖身子。”

    田野有点感动的:“婶子,你吃了吗。”

    田大队长媳妇自己在锅台上找到盆子,碗,把自家的盆碗替下来:“你这话问的,婶子还能饿到自己呀,你吃,婶子先走了。”

    明知道队长媳妇还是忌讳她,不敢跟她多呆,田野还是把人送到大门口,真的感觉到爱了。

    这人可爱呀。

    比早晨田嘉志给买回来的粥差了点。怎么又想到田嘉志了,田野好一阵的懊恼。

    端着一盆的萝卜条,蹲在锅台跟前,暖暖和和的都吃光了。

    一直到吃完了,田野才想起来,自己这个姿势,真的太接地气了。炖锅台吃东西,她没这个破习惯呀。

    咋就那么有喜感呢,咋就那么有田嘉志的像呢。可真是闹心死了。

    这个无处不在的田嘉志,把灶膛塞上木头,就跑空间里面去了,不干活,田嘉志就在脑子里面作乱。

    正好把田嘉志在家这段时间,耽误的活都折腾折腾,空间里面早就该收的麦子都干吧了。

    都是田嘉志耽误的。

    好吧,干活的时候都忘不了田嘉志了。可真是魔怔了。

    田野过了好几天才顺过劲儿来,这段时间,除了朱家,连牛大娘说话的声音都小了。

    田野偶尔听过一句墙根,牛大娘在跟牛大叔说:“老二一走,丫头跟殃打了一样,一天到晚的连点声都没有,你说这当兵虽然光荣,家里的婆娘多不容易呀。少年夫妻呢。”

    什么跟什么呀,田野想往后自己再也不听声了,差点特意出去走一圈,让人知道知道,她一点影响都没有。

    看外面的雪才作罢,自己这种天气要出去走一圈才有病呢。

    外面人还不得说自己想田嘉志想的魔怔了呀。算了,随他们怎么说吧。

    给小四丫煮鸡蛋吃的时候,小四丫都开口询问田野:“你没事吧。”

    田野:“我能有什么事呀?”

    小四丫:“他们都说你不容易,肯定难受了。还有人让我劝劝我妈,别没事瞎折腾呢。”

    田野嘴角抽抽,这丫头多大呀,就有人在她跟前说闲话。

    小四丫:“我觉得你一点都不会在意,我妈闹腾不闹腾,对不对。”

    田野觉得吧这丫头还是有点眼力见的,点点头:“你妈挺有活力的。”

    而且有朱大娘闹腾着,感觉还有点人气。

    小四丫擦过嘴:“你真的没事对吧。”

    田野很肯定的点点头:“没事。”

    小四丫走了,还算是挺有良心的。

    年二十八,上岗大队才开始发今年的细粮。虽然白面早早的拉回来了,那不是怕早早的发下去,过年的时候大伙干看着吗,谁家有细粮能存的住呀。

    田野也是自从田嘉志走了之后,第一次出门,这都过去小半个月了。

    大队道上的雪早就被大队长组织村里的男人清理光了。场面上也没有积雪。

    唯一让田野不适应的就是,上岗村的女人眼睛又开始瞄自己的肚子了。这真是没法再好了。

    别人也就看看,牛大娘直接就问了:“丫头呀,你还好吧,有没有什么不舒服的呀。”

    说话的时候,要是没盯着田野的肚子,田野还能撑着回一句,可呢明显就是在询问,是不是有了呢。

    难怪清理积雪的事情,没人来自家喊出工呢。

    田野不想回答这么没谱的问题,刚好朱会计媳妇过来了:“去去去,你们一帮的大老娘们,绕着人家小媳妇说什么说,你们不臊得慌,人家还臊的慌呢,丫头走,分面去。”

    田野跟着就走了,终于摆脱了,就听朱会计媳妇说了:“丫头,没事,别担心,怀不上就怀不上,这事急不来的。”

    田野深吸口气,好悬没把门槛子给踩断了。

    田野没吭声,在朱会计媳妇看来,那就是黯然伤神了,所以等田野领面回去,整个上岗村都在传,田野怕是不能生。这话太玄乎了。

    别说田野不知道,就是知道了,除了放宽心也只能放宽心,难道还能跟人家挨家的解释,我能怀孩子。我还是纯粹的大姑娘呢不成。

    这事扯得简直没边了。

    过年二十九,朱老大才回村,还是跟田月娥郭晓梅还有几个男知青一块回来的。

    他们在村里请假也就半个月,谁知道碰上大雪天的,愣是没能按时回来。

    在拖他们也不敢拖过年的,到时候在村里不好交代。

    这几个人在一起回来倒也有伴。

    看到朱老大,朱家从二十九就开始过年了,朱大娘高兴地都要蹦起来了。明显就是儿子在家就是过年。

    知青们今年都在知青点呢,牛大娘家里也冷清的很,不过二十九这天,几个男知青把面粉给牛大娘送过来了。

    因为牛大娘包饺子好吃,他们不想糟蹋面。

    说是跟牛大娘一块过年,牛大叔高兴,牛大娘也高兴,总算是处出来点情分。

    朱家因为大儿子回来,赶在下午还把猪杀了呢,用朱大娘的话说,下午烙猪头出来,不耽误明天给祖宗上供。

    不过满上岗村都嗤之以鼻,这朱家偏心眼子都要偏出来花了,老二一年回来一次,连顿饭都没吃家里的。

    老大月月回来两趟,到家就杀猪。这可真是亲妈。这儿子招出去了,果然不一样。

    听牛大娘跟隔壁知青叨咕,外面都说,朱老二算是真的招出来了。

    田野到是不在意他们家杀不杀猪,田嘉志还能差了一口肉吃。

    不过晚上,朱家在院子里面摸黑烙猪头的时候,田野也看了朱家笑话了。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