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二十八章 孤寂
    田嘉志看着田野要赶人了,才跳车上去,还扒着车后门子:“你不用担心我,我会好好的”

    田野心说谁关心你了,看着车上还有别人呢,怕田嘉志没面子,好歹没说出来。

    这司机怎么还不开车呀,启动半天了,不费油呀。

    车里的人看着田嘉志穿着军装,就知道探家的,不容易:“丫头,有话赶紧说,见一次不容易的。”

    田嘉志桃花眼勾勾的看着田野,田野失笑,难道让自己唱一处走西口吗。

    真想挥挥手,让人快走快走。

    田嘉志对着众人:“我媳妇害羞。”

    然后才对着田野“记得想我呀。”

    等田野说怕是不可能了。

    大伙善意的笑了:“小伙子你不害羞就成。”

    司机都从驾驶室玻璃窗探出头来:“真的开车了呀,不然赶不上下一站了。”

    呵呵,这还是为他们开绿灯,特意多等会的。

    田野就不知道,这些人怎么都这么热情。

    就听车里的大娘对着田嘉志:“小伙子,你媳妇怕是生忍着没哭出来,怕你担心,肯定是舍不得你的。”

    光听这话,田野脸颊眼角扭曲的抽抽半天。安慰人也不用埋汰自己呀。

    好歹大卡车算是动起来了。

    车里人说什么田野都听不见了,不用闹心了。

    田嘉志抿着嘴巴,对着田野,使劲的挥手。

    田野不得已,抬手挥了挥。

    田嘉志边上的边上的大爷为刚才老太太的话下定论:“看吧,丫头回去肯定哭惨了。”

    田野心说车速太慢了,怎么还能听到干扰呀。

    车都走出老远的了,还听见田嘉志嚷:“记得想我,早点回家。”

    好吧,显得自己太冷清了,田野:“好好地,别担心我。”总算是嚷了一句出来。

    田野能够想想车里老头老太太们肯定夸她懂事呢。

    看着车走远了,才背起框子准备回家。

    田嘉志扒着车窗,看着田野的方向,感觉精气神都被抽走了。

    刚才夸完田野懂事的老头老太太,对田嘉志:“小伙子,舍不得家吧,那样的小媳妇可人疼,谁都舍不得。在部队好好干,等过几年把媳妇接部队去,那就熬出头了。”

    田嘉志笑笑,一直到看不到他们公社了,才找个地方坐下。

    这一走,可真是割心剜肉一样的舍不得。

    田野走在雪地里面,从两个人的脚印变成一个人的脚印,也不是滋味了。

    来的时候可不觉得这路有多远呢。尤其是两人在雪地上趟出来的两串脚印,特别的刺眼。

    田野都没舍得破坏,一路都是在两道平行的脚印边边上回来的,脑子自动就把两人来的路上的事情给走了一遍。

    一直到村里,脚印多了,乱了,再也分不出来哪个是两人走出来的了,田野脑子才回神。

    好吗,竟然陷进去这么深。

    田野心说,田嘉志不是在外面学会下咒语了吧,不然自己怎么可能说陷进去就陷进去了呢。

    拍拍胸口,幸好异地恋,能淡定淡定,不然太危险了。

    田大队长两口子:“丫头,你总算是回来了,你叔我们两个可是去村口走了好几趟了。再不回来就要去城里找人了。”

    田野心说,难怪村口那边脚印那么多,就说谁大雪天的没事出去村口溜达吗。太招人恨了。

    田大队长:“丫头不是冻傻了吧。”

    队长媳妇:“去”差点说出来,丫头不用冻也是傻的。

    幸好及时守住嘴巴了:“丫头,不是老二走了,你这心里难受了吧。”

    对呀,这才是正确的理由吗,田大队长都觉得自己刚才说的不着边,脑子不够用了。

    话说要是真的是个傻丫头,应该也没有什么感觉才对的。

    田野:“叔婶,没事,我就是没想到一回来就看到叔跟婶子,除了老二还没有人等过我呢,一高兴有点没反应过来。”

    田大队长:“没事就好没事就好。”

    田大队长媳妇:“你这孩子也不容易,往后有事就来我家。你叔护住你还是没问题的。”

    看吧女人就是心软,几句话就给哄住了,田大队长摇摇头,败家媳妇多事。

    接着队长媳妇就问了:“丫头呀,你们在城里看到小武没有呀。”

    田野:“婶子没看到,小武要是回来了,多大的雪也挡不住他回家看您呀。”

    田大队长媳妇:“那倒是,老二坐上车了呀,东西没有带丢了吧。”

    田野没说那么多东西没法带,能寄的都寄走的:“婶子放心吧,老二的行礼都是我给放车上的,您跟小武的几包东西都在呢。”

    大队长媳妇:“那就好,那就好。”

    田大队长:“好了,这都两天了,丫头回家吧,把灶膛点着,就先到我家暖暖。”

    队长媳妇:“对对对,你这孩子,走了也不说一声,把钥匙给我,也好给你烧烧火呀。你看看回家还得冰天雪地。”

    越想田野越是不容易。

    田野到不觉得怎么地,自家该收拾的东西都放在空间里面了,她也不怕把家给别人看看:“是我糊涂,下次再去城里怕是要麻烦婶子的。”

    队长媳妇:“跟婶子瞎客气啥呀。”

    田大队长多精明的人呀,媳妇怨田野没给钥匙留下,帮着烧火的时候,愣是没吭声。

    一直到田野说下次麻烦的时候,田大队长才缓缓地开口。

    田野要是放心把家给他们看,那肯定就是没啥碍眼的东西的,就是有田野也不知道,没这个心计,这点田大队长还是看的明白的。

    所以这种情况下,田野家没看的必要:“别听你婶子瞎说,谁家没事把钥匙乱给人家?你自己过日子心里得有数,不说多精明,好歹也不能让人糊弄了。”

    田野憨憨的:“婶子肯定不会糊弄我。”

    田大队长:“谁都不可靠,先从你婶子开始。年轻轻的,吃点苦不算苦。好了回家吧。”

    队长媳妇撇撇嘴,跟着队长走了。

    田野也回家了。

    开门,田野又找到田嘉志刚当兵走的感觉了,下次再有这种情况,田野说啥也不会在送人的。

    回家的感觉太清冷了,比一路走回来的湿鞋子还冰人呢。

    失落不足以形容此刻的心情。

    想到后院伺候牲口,这算是田野家除了田野之外的活物了,都是喘气的,好歹能让家里有点生气。

    把鸡猪都伺候的嗷嗷咕咕叫唤了,田野才感觉好点。

    灶膛点火,烟筒冒烟,像个人家了。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