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二十七章 寂静的夜
    ,精彩无弹窗免费!

    田野揉揉脑袋,伸手在破桌子上掰了一把,下来一个桌子角,田野把桌子角递给田嘉志手里,淡定的说了一句:“困了就睡吧。”

    田嘉志死死地盯着手里的一把大桌角,啥意思呀,被媳妇武力震慑了,至于的吗?他不是还啥都没干呢吗。

    委屈死了,当然了那点不甘心才是最戳心的。

    两人静静的躺在床上,中间隔着一公分宽的距离,不是不想多隔开点,床没那么大,没那条件。

    当然了田嘉志在想,这床怎么这么宽呀,早知道就该提前考察一下,好歹换一个床窄一点的屋子。

    不能把成亲给补全了,抱抱媳妇也是好的呀。

    田嘉志这是退而求其次,没有大礼包给个小红包也是福利呀,可惜啥都没有。

    手里还攥着田野刚才掰下来的桌子角呢。

    上床睡觉的时候,田野特意又给他塞手里的,唯恐他忘记了严重性。

    每天聊到半夜,或者看书,纳鞋底子到半夜的两人,隔着一公分的距离,各自瞪着眼睛望着黑乎乎的顶棚。

    好像还从来没有这么尴尬过呢。

    静的让人不适应,很寂静的夜里就听边上田嘉志突兀的开口:“明明就成亲了,也领证了,你凭什么不让我那什么。”

    说着为了表示对这件事情的愤怒,坐起来,把手里的桌角扔了。

    田野还是那么淡然的躺在床上瞪着黑乎乎的顶棚。

    扔了桌角能代表什么呀?你敢动手吗?你敢肖想吗?

    同样好半天之后才回答:“就凭我现在还没看到那张纸呢。”

    话说朱老二怂了,这时候为了这种事情让田野看这张结婚证,田野真的不会激动之下给撕了吗。

    公社的同志可说了,丢失不给补办。尤其是他的结婚证,还得过几天生效呢,更丢不得。

    要证还是要可能有的那什么亲密一点的关系,田嘉志徒然的躺下去,啥都不想了,我睡觉。

    下次,下次他肯定不会这么怂了。

    好吧闹腾一场,知道没希望之后,至少田嘉志睡着了,虽然没有抱着媳妇,不过抱着结婚证呢,这个比抱着媳妇还保险呢。

    反正他是这么安慰自己的。

    田嘉志闹腾之后,田野也放松了,脑子不那么漫天跑马了,听着边上的呼吸声,很快就睡着了,比想象中睡得安稳。

    第二天早晨起来,田野替田嘉志庆幸,夜里竟然没被自己踹死,或者捶死。

    田嘉志倒是美滋滋的,虽然没有洞房,到底也是同床共枕了。

    大早起来就乐颠颠的给田野跑去买大馒头了,还端回来一大饭盒的米粥。

    就这么大点一个地方,田嘉志就没闲着过。

    田野被他绕的头晕:“你不晕呀。”

    田嘉志:“不呀,你晕呀,咱么去卫生院看看。”这个真不用。

    田野:“快吃吧,你不是还要坐车呢吗。”

    田嘉志:“我看着你走,再坐车。”

    田野:“有病呀,你要不要送我回去呀。”

    田嘉志那是真想的,不过条件实在不准许:“等以后我给你买车,不会让你自己来回走的。”

    真敢想,不过想到以后的社会发展,这个可以有:“行了快吃吧,你上车,我就回村。”

    田嘉志终于不在小屋子里面晃悠了。不能送媳妇走,媳妇目送他走,效果也差不过。差强人意。

    吃饱饭出门,田野顶着招待所同志异样的眼光出门的。

    田嘉志倒是挺胸抬头的,田野不用想都知道人家在看什么,昨天给人家亮的闪亮亮的结婚证,想也知道人家在看什么。

    都想踹田嘉志两脚,得意个什么呀?

    不管怎么膈应田嘉志,路过供销社的时候,田野还是没忍住,进去给田嘉志买了一堆的东西。

    田野都给田嘉志装了两兜子东西了,田嘉志:“够了,够了,真不用这么多,还不是都便宜了他们”

    田野:“回家一趟不容易,多带点吧”

    然后斜眼田嘉志:“不是说去年没给寄东西吗,就当是补上的。”

    田嘉志就觉得媳妇对他好,对他舍得,心里比昨天吃的黏干饭还甜呢。

    而且田野怕他带的东西太多,还先到邮局,把能够托寄的都用托寄的方式了。

    邮费啥时候都不便宜,田嘉志特别心疼钱:“我一个大老爷们,还带不了这点东西,干嘛要费这个钱。”

    田野才不管他呢,直接掏钱付账走人。也不看看多少的包裹。

    顺便体验了一把当家把钱的舒爽。

    当初他们来城里买衣服的时候,因为田嘉志装钱,田野当初买大衣可费了老鼻子劲儿了。

    怎么感觉扬眉吐气了呢,花钱不用问别人口袋拿了。

    田嘉志跟在媳妇后面,这时候终于意识到,把钱都给媳妇的行为有点傻了。

    刚才人家邮政局的同志看自己的眼神,跟看小白脸没区别。

    把能邮寄的东西都邮寄之后,送田嘉志上车的时候,包裹就少过了,不过还是三个包裹朝上,田嘉志背着一个,一手还拎着一个,没法子这年头能邮寄的东西也不多。

    还没有快递那么方便。远处的绿色卡车,都启动了,田嘉志还看着田野舍不得走呢。

    在家里跟田野闹别扭什么的,田嘉志都后悔死了,你说回来一次多不容易呀,下次见面还不定什么时候呢。光自己生闷气就好几天,多遭禁呀。

    田野终于感觉出来点淡淡的忧伤:“上车吧,车要走了。”

    总共就那么几个人,卡车肯定会等一会的,问题是他们没啥好说的了。

    田嘉志:“你在家里好好地,别忘了,咱们可是领证的了,你可不能在轻易把悔婚的话说出口了。”

    田野在想直接把人给甩上车的可能,黏黏糊糊的有点不适应。淡淡的忧伤,肯定是错觉。

    田嘉志:“你早点回去,不要贪晚,有事就去找朱会计。有人欺负你,回来告诉我,别意气用事。”

    田野忍不住了:“我一个人过了四五年呢。”

    田嘉志想说,那是人过的日子吗,话说田野会不会恼了呀:“那不是现在两人了吗,要我干什么用的呀。”

    田野心说有你没你没区别,出去就一年,等着你回来黄花菜都凉了。

    说的自己那么重要:“行了,你在外面别让家里担心就成了。”

    说完就把田嘉志手里的两个包裹给扔车上去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