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二十六章 愿意被忽悠
    ,精彩无弹窗免费!

    田嘉志态度出奇的好,田野甩脸色人家都能笑容面对,一张脸笑的欠抽。

    田野都懒得多看他了,随他自己高兴好了。

    田嘉志把东西收起来,也不跟田野生气,当然了人家那是真的一点不生气,心情好着呢。

    田野现在摔他,他都觉得幸福,别说田野就斜两眼了。

    反正他心情好,哼着军旅歌曲,那边在火盆上给田野烤肉饼呢。

    边上还放了几块白薯干,肉干,咸豆腐干,别说这顿饭还是挺丰盛的。

    当然了那是跟原来的田家比,这几日的田野家里饭桌上就没少过四个菜,顿顿都是他们成亲时候的标准。吃的好着呢。

    这会吃点这样的田嘉志才找到成亲时候的感觉。

    不过现在吃的是肉饼,这东西在这年头也超标呀。

    田嘉志都发愁,他这点津贴养不了媳妇。

    作为男人这个认识不是一般的挫败。

    养不起媳妇在村里可是很被人看不起的。

    而且从今往后田野就是他田嘉志各种形式上都认可的媳妇。

    想到这里,田嘉志就不那么纠结了,在田野面前,他本来也没什么优势,他本来就是招姑爷,本来就是他依附人家田野时候多。

    虽说作为男人这样太没志气了,可志气也改变不了现实,改变不了事实。

    以后努力吧,总有一天他能成为田野的靠山。这种事情不在一时的。要往长久看。

    田嘉志烤着肉饼,嘴角都要歪到耳朵后面了。

    田野实在是看不下去了:“这么喜欢吃肉饼呀,笑的口水都出来了。”

    田嘉志嘿嘿两声,我才是不因为肉饼呢。他今儿领证,不过不能跟被忽悠了的媳妇一起庆祝喜悦就是了。

    田嘉志把烤热了的肉饼给田野:“吃吧。”

    田野:“你不是喜欢吃吗,你吃吧。”

    说着拿出来饭盒子,放在火盆上热着。两人出门准备的东西还是很丰盛的。

    田嘉志:“咱们一块吃。”

    田野心说,就我这个饭量,你烤出来一摞肉饼能够吃。前边的凉了后边的还未见的烤好呢,一块吃有技术难点呀。

    田野:“要不要去打听一下,明天有没有车,这么大的雪,可怎么走呀,耽误了归队怎么办。”

    真挺替田嘉志发愁的。

    田嘉志:“没事,我看了通往其他的城里的路上都有车辙,肯定是早就通车了。”

    两人在一个小屋里面,围着一个烤了一圈肉饼的小火盆,气氛一点一点有点黏腻。

    毕竟是领证头一天,对田嘉志来说跟洞房差不多,耽误了一个洞房了,这次的洞房那是打心眼里不愿意在遭禁的。

    田嘉志就盯着田野的手瞧了,要是明天能永远不来,停留在这一刻该多好呀。

    对面的田野也不太在状况中,这么大的一个小屋子,还有一个火盆,突然之间觉得有点晕。

    看着田嘉志也是脸颊红润润的,眼神发散,这不是一氧化碳中毒的前兆吧,真的是挺危险的。

    田嘉志刚要越过火盆把田野的手拉住,田野就起身,把屋子窗户透了一个小缝。

    田嘉志:“这屋子不暖和,还是把窗子关上吧。”

    田野:“还是透透风吧,我看着你热的脸都红了。”

    田嘉志摸摸脸颊,看看田野,我兴奋地心跳都加速了,脸可不就红了吗,跟屋子冷热一点关系都没有。

    天色彻底黑下来的时候,田嘉志跟田野的肉饼,白薯干都烤热了。

    两人开始吃饭。

    田野的饭盒子里面是红薯,老窝瓜,栗子仁,红枣,红豆核桃仁的黏干饭。

    田野觉得这东西能当八宝粥吃。

    不过村里人都称呼为黏(年)干饭,比八宝粥要黏糊,材料差不多。

    这东西村里年成好的时候,才在过年的时候做那么一次两次的。所以又称呼年干饭。

    田嘉志看到这东西高兴地直搓手:“年干饭,你什么时候做的。”

    田野:“昨天晚上就放在锅里了,早晨起来的时候装的饭盒。”

    田嘉志抿嘴笑的特别的满足,早晨田野给他包的饺子,出门的饺子,回家的面。

    村里讲究的人家都是这样的。

    不过因为白面金贵,这个讲究都在老辈人的传说中。他们家田野给做到了。

    田嘉志挖一口干饭放在嘴里:“真甜,好吃。”

    自己辛苦的劳动成果被人赞扬,田野心里也是高兴的,跟着挖了一口放在嘴里:“确实不错。”谁家作饭能比她舍得往里放好料呀。

    田嘉志:“也就是你有这么细的心思,弄这么多的花样放在里面。”

    田野自己也非常的骄傲,田大队长家做的年干饭她吃过,除了红薯就是窝瓜跟红豆主要食材年高粱米。余下的什么都没有。

    田野就可惜手里材料不多,不然放点葡萄干,莲子,吃着更好。

    看着田嘉志喜欢,田野就把勺子放下了,这点东西给她吃,也填补饱肚子,哪都不到哪。

    拿起边上的肉饼往嘴巴里面塞。

    田嘉志:“你也一起吃吧,我吃不了这么多。”

    田野:“家里我留着半锅呢,你吃吧,我还给你带了一饭盒留着路上吃呢。反正天冷,坏不了。”

    田嘉志觉得不光是饭甜,他整个人都是甜的,看着田野的样子好像一点都不生气领证的事了。

    咳咳,那什么是不是说田野心里挺乐意跟他领证的呀。

    田嘉志愣是把一盒年干饭吃出来交杯酒的喜悦了。

    陌生的地方,暖暖的屋子,田嘉志忘了看的哪本书上说的了,这样的环境最促进感情了。

    咽口吐沫,有可能的话,他还是很愿意把他们的亲事走个全过程的。就不知道田野是不是愿意。

    田嘉志:“咳咳,睡觉吧。”

    田野可有可无,吃过饭了,没事了,不睡觉还能出去摔跤呀。

    抬头就看到田嘉志一张大灰狼的脸,想说这小子没有歪心眼自己都不信。

    田野都想问问他,能把口水擦擦不,结婚证我还没看到呢,他倒是敢想。

    看看住宿条件,一张破床,余下的就是个破桌子,还有田嘉志拿进来的暖壶还有火盆了。

    这样的天气,这样的环境,把人扔在地上睡,估计明早起来能办后事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