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二十四章 领证
    ,精彩小说免费!

    田嘉志:“咳咳你真的走的一点都不辛苦,没有感觉累的慌吗。”

    田野:“成天在地里干活,算算哪天不走这么远,有什么可累的,习惯了。”

    田嘉志有点心疼媳妇:“以后我肯定不让你这么辛苦。”

    其实现在田嘉志也能让田野不这么辛苦,他的津贴养个媳妇那是足够用的,可田野吧情况特殊,能吃,还嘴馋,要吃的好。

    这就造就了,田野自己不挣工分,肯定是不太够吃的。

    所以田嘉志没好意思说,你在家里别下地了。因为他怕他那点津贴,让田野过的辛苦。

    田野头一次面对田嘉志的表白有点羞涩:“以后的事情以后再说好了。”

    田嘉志突然就觉得两人气氛有点不对劲,同平时似乎有改变了。

    田野可是很少跟他说以后之类的字眼呢。

    看看田野背上的框子。在看看田野的小手,田嘉志索性不要脸到底了,反正也是丢人:“雪太大了,我趟不动。你拉我一把吧。”

    说着话的空,已经把田野的手给拉住了,这不是在征求意见,这是在宣布结果。

    田野:“你在部队不训练的吗,这是基本功吧。”

    不等田嘉志说话:“两只手露在外面,你想冻掉了呀,你是傻呀。”

    好吗,田嘉志被挤兑的好半天都没能说话。

    好在田野不管怎么说,都没有把田嘉志的爪子给甩开,不然凭着田野的力气,甩开田嘉志那真是小意思的。

    而且田野还抬手从框子上拿下来一个棉兜,搭在两人的手上了。把两人拉着的手给遮挡的严严实实的。

    这样的话至少不会冻手了。

    田嘉志从拽着别人,变成被人拉着,眼角,嘴角都是笑。

    田野拽了半天这人没动,回头一看,好吗,这次真傻了,笑傻了。

    两人郎情妾意的就这么拉了一路,中间啃干粮的时候,田嘉志都说不累,可以一边走一边吃的。

    愣是把大雪天赶路,走成了浪漫散步。

    幸亏田野天生神力,背着百八十斤的框子,一点负重的感觉都没有。不然可受罪了。

    有田野当助力,这一段路田嘉志走的都没有怎么出汗。

    田野那是真的实在拉着人走了。田嘉志不咋费力。

    当然了让田嘉志走的话,没准走到黑都到不了城里,他是真的想要把这路走的天长地久的。

    到城里的时候,才下午三四点,冬日天短,已经是擦黑了。

    田嘉志没带着田野直接去招待所,反倒是拉着田野去了公社。

    田野心说路上还磨蹭呢,怎么到了城里到积极起来了。

    走的飞快,唯恐人家下班了。

    公社门口,田嘉志让田野等了一会,也不知道做什么去了。

    等田嘉志回来的时候,田野都已经把背篓里面带的青菜给胖师傅换了肉罐头了。

    田野直接就把这玩意给田嘉志装在网兜子里面了。留着路上吃最好的东西。

    田嘉志都没有顾得看这些,拉着田野就去公社办公室了。

    进门田野感觉这地方有点眼熟,似曾相识。

    再看田嘉志递烟的工作同志,这人也眼熟,就不知道啥时候跟这人打过交道。

    还有就是田嘉志的态度可真好,比面对田大队长还好呢。

    田嘉志拿出来好几张纸条给人家同志。

    公社的同志:“领证呀。好像女方年岁不够吧。”

    田野愣了一下领证,没人通知她呀。

    就听见田嘉志说道:“同志,你看我申请都批下来了,这也有大队的介绍信,而且还差几天就过年了,过了年我媳妇就够岁数了,您就给我们先把证领了吧。”

    公社的同志:“既然还有几天就到年龄了,那就过几天来领好了。”

    田嘉志:“同志,你看,我这当兵一走不定啥时候回来呢。下次没准。”

    田野没听见田嘉志说没准什么,就看到田嘉志跟公社的人都对着他的肚子看了过来。

    田野低头,啥情况,看我做什么?

    田嘉志:“同志,当兵保家卫国,我觉得光荣,可这媳妇也不能没名没分的跟着咱们,你看你就先给我办了吧。就当是我们年后领的证。我就是上岗村的,当年我的户口落在媳妇家,还是您帮着办的呢,您还记得不。”

    公社的同志:“你是上岗村的呀,不是咱们食堂胖师傅的亲戚吧,他家亲戚也是招亲。”

    田嘉志:“对对,对。就是咱们,实在亲戚。”

    看着公社的态度有所缓和,田嘉志:“同志我明天一早就走,真没时间,不然也不至于过来让您为难。”

    公社的同志:“哎,好吧,我看看,你们手续到是齐的。我可以先把证开给你们,不过时间要写到年后。”

    田野心说什么跟什么呀,真是欺负这时候没有电脑呢,领证还能提前领几天。

    这不是作弊吗,而且手段一点都不高端。

    田嘉志给人家赛烟又赛糖:“同志,谢谢,谢谢您,我们一家三口都感谢您。”

    田野心说原来刚才是去买烟买糖了。

    公社同志再次隐晦的扫了一眼田野的肚子,然后就给了田嘉志一张纸,真的是一张纸。

    田野都没有什么说话的机会,也没有人问田野,你愿意不愿意,这事就成了。

    想象中的手续一道都没有。

    公社的同志看着田野呆呆的,终于质疑了一句:“你媳妇看着不太高兴呀,现在讲究自由恋爱,可不能包办婚姻。”

    田嘉志:“我媳妇害羞,知道能跟我成亲乐坏了。”

    然后把整包的烟都给人家工作同志赛口袋了:“下次回来,请您喝我们喜酒。”

    公社的同志:“行了,你们小两口也不容易,赶快回吧,我们这都要下班了。”

    田嘉志满面红光的带着田野从人家办公室出来了。

    田野就觉得两人感情步子迈的有点大,她才觉得有点那么隐晦的朦胧的想要处处的意思,这就正规到领证了。

    不太真实,就说田嘉志咋这次那么乐意自己来城里呢,这坏主意怕不是憋了一天了。

    田嘉志把田野拉出来公社,连一眼都没看田野,心里虽然窃喜,可一点都没有面上的淡然。

    一直都偷偷的瞄着田野呢,万一田野恼了咋办,万一田野不愿意咋办?

    万一,万一那么的万一,他冲动的蓄谋下,都给办了。

    这事吧做的不地道,不过不做他走也不塌心。

    明明媳妇就是自己的,凭啥这边的人不承认,媳妇就飞了呢。

    田野要是在意这张纸,田嘉志那是不介意费点事的。

    倒霉孩子法律意识单薄了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