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二十二章 后悔了(还有一更)
    ,精彩小说免费!

    被田野白净的脚背给晃的心都荡漾了,田嘉志还硬撑着让自己清醒点呢,小心的看看田野:“不喜欢,我就是想着你没看到过,给你买回来的。”

    然后惊异的询问:“你穿着这鞋子挺适应的,我听人说,头一次穿挂跟的鞋子,好多女人都不会走路呢。”

    刚才田野在炕上袅袅的身姿,田嘉志可是没有忘记呢,比城里的姑娘穿的还自然呢。

    田野哼哼两声,没有鬼干嘛转移话题呀,想到这小子这两天在家里的行为,就觉得不是好东西,在外面不是也这么花花吧。

    田嘉志:“你看什么?”

    田野:“我在看你这鞋子,什么人穿着能让你觉得好看。”

    这话绕嘴的,也就田嘉志能听明白了:“我可不是陈世美,你可别瞎想。”

    田野冷哼:“你还想当薛仁贵,比陈世美还不是东西呢。”

    田嘉志义正言辞的说道:“我谁都不当,我正经人,你给我思想放端正点呀,不带这么埋汰人的。”

    田野哼了一声,把包裹腾空,出去装东西了,差点把正事耽误了。

    田嘉志在屋子里面抹汗,以后这种把自己绕坑里的事情再也不干了。蠢透了。

    一个背包,被田野塞满了各种零食,最重要的就是一大油布的肉干,特别叮嘱田嘉志:“你长得比吃的还快呢,平时多吃点肉干,好歹能补上去点。”

    田嘉志不好再说,他根本就不愿意去当兵的话了。

    出去以后才知道外面天空有多大多宽广啊,才知道他要在好一点,更好一点才能配上田野呢。

    田野是为了他好,他懂,没那么矫情。

    这时候在矫情就是假:“你在家里也别委屈了,别管他们说什么,该吃就吃,我有津贴在呢,能让媳妇吃好了。”

    田野:“瞎操心。”

    田嘉志特别的郁闷。看到田野把一大包的白薯干放进兜里,基本上兜子就满了。

    田嘉志:“我就喜欢吃这个。”

    田野心说可不光是喜欢吃,还喜欢蹲门槛子上吃,这都理解不了的情怀。

    田野:“明天就走了,你不出去走走。”

    田嘉志真不愿意出去,一宿不睡觉都看不够媳妇呢。

    狠狠心扭头出去了,还是那么几家,关键是跟人家告别,求人照顾自家媳妇别被欺负了。

    最后去田大队长家里。

    小武这时候还没回来呢,怕是年前不会回来了。

    队长媳妇:“老二呀,回去告诉小武,啥时候回家探亲都中,年前路不好走,就不要着急回来了。”

    盼了这么久哪能不稀罕儿子回来呀,那不是路不好走,雪太大,舍不得儿子奔波吗。

    田嘉志:“婶儿,我会告诉小武的,别担心,他要是回来肯定先到大武哥那块,不会委屈了他的。”

    队长媳妇:“哎哎哎,我这有东西,你给小武带过去。”

    田嘉志啥都没说:“哎,婶子你只管收拾。”

    田大队长哪能不知道呀,这天气要带东西不容易赶路。

    再说了老二回来一趟不容易,自家东西要带的肯定不少。带不了那么多的。

    想到一年多没回来的儿子,田大队长愣是啥都没说,任着媳妇收拾东西去了。

    田嘉志:“叔,我不在家,田野那边您多照看些。”

    田大队长:“放心吧,丫头吃不了亏。”

    这是事实,也是田大队长这么多年的体会。

    田嘉志回家的时候背了一堆的东西。田野看着人形包裹进门,到是没觉得路上受罪什么的,只是感叹:“这亲妈就是不一样,队长媳妇没把家给田小武搬过去呢。”

    田嘉志都忍不住笑了。

    这要是她媳妇不跟着去城里,打死他也带不走这么多东西的。

    田大队长那边:“这么大雪天,你让老二带这么多东西,可咋走啊,明天我跟着送他进城。”

    队长媳妇:“我这不是没忍住吗。”

    田大队长说啥呀,自己把儿子坚持送走的,婆娘不闹腾就不错了,多带点东西,那就多带点吧。

    田嘉志这边真舍不得田野,桃花眼那都要眨瞎了,就盼着田野能被自己这双眼睛给勾到。

    可惜田野一个眼角都没给田嘉志,收拾田嘉志带回来的军大衣呢:“这些东西你真不带着呀。”

    田嘉志:“有新的,这个留家里吧。”

    他背回来的东西都是穿的,田嘉志在外面呆的久,感觉着外面吃的东西不如家里吃的实在呢,也没有田野做的好吃。

    所以带回来的东西都是田野家里做不出来的。

    田野心说这么多东西,他要也带不走了。

    收拾收拾:“明天还要早起呢,你早点歇着吧。”

    田嘉志脸色镇定,语气平常:“咳咳,你就在这屋歇着吧。”

    田野斜眼过去,贼心不死。

    田嘉志:“我没别的意思,就是舍不得你。”

    田野冷哼,这招可不管用:“不然出去练练,保准你睡得好。”

    那还是算了。

    田嘉志突然发现,经过昨天的搂腰拥抱事件,田野软硬不吃了。这可不是好现象。

    田野甩脸色走人了,田嘉志无奈望着顶棚发呆,在家这几天跟做梦是的。

    想到隔壁朱家,田嘉志大晚上的又跑出去一趟。

    不过现在有本事了,出去进来的田野都不知道。

    田嘉志找谁呀,找的朱小三。

    朱小三还揉眼睛呢:‘二哥’难得有不精明的时候。

    田嘉志:“你当我是二哥,我就当你是兄弟,别管我跟家里啥态度,关系啥样,只要你认我,我就当你兄弟。我不在家你多照看你嫂子那边。别让爸妈过去添堵。”

    朱小三:“二哥你放心吧。”

    田嘉志知道自家兄弟啥德行,讲情谊在他们朱家人身上不好用:“你觉得老大能信,还是家里能信,还是觉得在家里种地就是一辈子了,你想清楚了。照看你嫂子,以后有机会,能拉吧你,二哥不会看着你不管的。”

    朱小三不知道他二哥能不能信,可他知道他们家老大肯定是信不得,那就是个自私自利的玩意。

    而且出去肯定比家里好,没看到他们村出去的几个小子,回家之后都昂着脖子看人吗,当然了最严重的就是他大哥。

    朱小三:“二哥,我不会让爸妈过去折腾二嫂的,你放心吧,我不信大哥,我听你的。”

    田嘉志:“心里有数就成。以后多照看着你二嫂的院子点。”

    说完就走了,朱小三好久都不平静,他这算是有退路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