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二十章 都是儿子
    ,精彩小说免费!

    那么大的雪回家路上还能碰到人呢:“朱老哥,你家老二回来了,指不定啥时候就走了,这还不赶紧的杀猪,趁着孩子在家给孩子补补。”

    人家没说的是,朱会计一个堂叔杀猪都是赶着侄子在家来的,你当亲爹的,你就一点动静没有,你臊不臊的慌呀。

    朱铁柱到是镇定,笑呵呵的:“这不是想着等孩子都回来在杀吗,家里也热闹热闹。你也知道老大场子里面辛苦,都不容易。”

    来人啥都没说,笑呵呵的就走了,谁不知道朱老大那货,隔个十天半月的就回来一次呀,你二儿子可是一年多没回来了。

    人都说朱家老二跟爸妈不亲,这也难怪孩子亲不起来,就没见过偏心成这样的爸妈。

    当兵的说走就走哪有个定数呀,回头吃不上杀猪菜,你说你当爸妈的心里就不愧疚的慌呀。

    这样的人以后少搭理,跟自家儿子都这样,跟外人能啥样。

    朱铁柱回家郁闷的蹲在门槛子上望着天上飘着的鹅毛大雪抽烟。

    算着老大也该回来了,这雪下的可真不是时候。

    想到他们家老大那点出息,估计这雪在大点,过年都不想回来了。

    朱铁柱:“老大他妈,明儿咱们就杀猪吧。”

    朱大娘:“啥,杀猪,老大还没回来呢,杀猪干啥呀?”

    朱铁柱:“这么大的雪,老大肯定不回来。”

    朱大娘:“那就留着过了年老大回来在杀好了,回头跟大队报的时候,就说咱们家的猪还小呢,没喂上去。”

    朱铁柱嘴巴有点上火:“老二那不是在家呢吗。”

    朱大娘腾地一下就着了:“他在不在家跟咱们啥关系,我因为他杀猪,他当他是个什么东西,他也配。”

    说真的,朱大娘说这话的时候,窜到院子里面,跳着高高对着两家中间的院墙骂的。

    田野田嘉志在屋里都能听见。

    田野就觉得不好,唉呀妈呀,刚才还说不会借酒装疯的人,这会不会窜了呀。

    反正要是搁在田嘉志没有去当兵的时候,肯定是会抽风的,现在田野有点看不准。

    田嘉志在西屋刚要睡着,昨天晚上光想跟田野这点事了,根本就没有睡着。

    好不容易喝酒了,脑子能静下来了,谁知道东院还有找事的呀,当他稀罕吃他们家的猪呀?

    前年自己喂了大半年的肥猪呢,他们做出来的那事给他长脸了吗?

    说实话田嘉志还真是不乐意他在家的时候朱家杀猪,太丢人尤其是在田野跟前丢面。

    当谁稀罕事的。不过这股子郁气在胸口横着,把田嘉志给闷的憋得慌。

    从炕上起来,看到堂屋站着的田野,干啥呢?用眼神问的。

    田野用眼神回答的,防止你发疯呢。

    心里有点愧疚,早知道自己就等田嘉志回来杀猪了,咋那么手欠呢,等等能咋地呀?好歹安慰安慰这人不是。

    田嘉志抿抿嘴:“家里又不缺肉,我有那么馋吗,把我当成他们家没脑子的老大了。”

    能这么理智,田野还是很高兴的:“就是,你这身份,犯不上跟他们生气,咱们是胸口能跑马的真汉子。”

    田嘉志抿抿嘴,听着外面朱大娘的叫骂,我真没有那么心胸宽广。

    询问田野:“你咋这么早就把猪头给烙了呢?”

    不是疑问句,而是在抱怨。

    田野也委屈:“可猪头上的东西你一样没少吃呀。”那不是都给你留着呢吗。

    田嘉志:“哼,我想现在就烙猪头。”

    田野噗嗤就笑了,烙猪头的味道多冲呀,满村都能飘着烧猪毛味。

    朱大娘要是在东院嚷嚷杀猪不给儿子吃肉,而田嘉志在这边烙猪头,那就是相当于在告诉全村人,他们家不缺肉吃,自家杀猪了。

    这可是很叫劲的事情,相当于娘俩隔空架起来了。

    田野要不是理智还在,就去空间杀猪了。特别想看田嘉志烙猪头跟朱大娘对阵。

    幸好,幸好没跟着一块发疯:“委屈委屈你,咱们栗子仁焖肉吧,这个味也挺窜的。”

    田嘉志:“昨天的炖肉我看着还有呢,哪能那么败家呀?我可是胸膛能跑马的汉子,不至于为这点事生气。”

    说完就去后院了。

    田野心说,长大了,对待朱家的事情上,胸怀放开了。

    就看到田嘉志抱着脸盆大的石头弄前院来了。

    田野:“干啥呀?”

    田嘉志:“等着他们家出息本事的老大回来,我好凿呀。”

    田野捂着脸就进屋了。这哪是胸怀放开了呀,分明是知道秋后算账了。

    还好朱大娘没嚷嚷几句就被朱铁柱给拽屋去了。

    不知道两口子怎么交涉的,反正朱家的猪好好地活在院子里面呢。

    雪停了,田嘉志这两天老实的在家里猫着,把家里的工具都倒腾出来给田野收拾一遍。

    说句实话,用他修理的东西真不多,田野自己在家啥都干了。

    田嘉志看着雪一时半会的化不了,跟田野商量:“小武要是回来,差不多明天也就该到了,咱们去城里接接他吧。”

    田野看着外面末了小腿的大雪:“大武哥就在城里呢,小武回来知道投奔他哥,真不用你这么操心,这么大的雪能别跑就别跑了。对了你能在家呆几天呀。”

    田嘉志看看外面的雪,心里别提多恨了,他也舍不得媳妇这样的天气跑城里来回的受罪。

    抿抿嘴,狠狠心算了。谁让他心疼媳妇呢。

    田嘉志:“总共半个月的假,这样的天气来回的去六七天。”

    在家都呆了五六天了,也就说再有两天这人就该回去了,连过年都赶不上:“你咋没跟小武一块回来呢,这都不能在家里过年呢。”

    田嘉志看看田野,心说看到你我天天都算是过年,能早回来一天比什么都强,谁还算计这个呀。

    田野开始发愁:“这个时候也不知道通不通车,以后你要是再回来,还是别赶在年节的时候了。”

    田嘉志听着他唠叨,啥都没吭,想到就要走了,后悔今天竟然还跟田野呕了一天气,多遭禁呀。

    一年就回来这么几天呢,都怪田野,没事招呗他。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