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一十八章 调戏
    ,精彩小说免费!

    田嘉志到底喝多了晕乎乎的,田野吃饭,他就在炕边上斜靠着,眼神贼亮贼亮的:“等以后咱们出了上岗村,就不用这样了,外面的女人也可以上桌子吃饭的。”

    田野光看这眼睛就知道醉了,就说这人哪有那么好的酒量吗?

    而且听田嘉志的话,田野就明白一个意思,这小子同女的一桌吃过饭了。哼。

    过后田野就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对这个结论,哼一下。

    吃过饭就给田嘉志灌了一大碗的酸果汁,据说解酒,谁知道管不管用呀。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刚才的认识,动作一点都不温柔。略嫌粗鲁。

    隔壁朱大娘骂骂咧咧的数落醉酒的朱铁柱的时候,田野端着小酥肉,小丸子就去后院了。

    田嘉志抿嘴,这东西往后院送,除了小四丫还能有谁呀。

    田嘉志就觉得心口热乎乎的。对小四丫好,那肯定是因为自己的关系。

    爱屋及乌,这词就是这么说的。

    至于方才田野的小粗鲁,田嘉志认为可能田野不太喜欢他喝酒,以后当着田野的面还是少喝点好。

    为了这个还特意深呼口气,闻了闻味道,确实不大好听,难怪田野刚才脸色那么不好看。

    田野估摸着朱家人没空管孩子,朱小四就得跑出来,她刚给鸡窝盖好草帘子,墙那边就有动静了。

    田野爬上墙头,把一小包的好东西给小四丫:“你咋没跟你爸过来呢?”

    小四丫抿抿嘴,她妈的原话估计这个二嫂不爱听,摇摇头,低头猛吃好东西。

    家里带两刀肉的炖萝卜,可没有二嫂这的东西好吃。

    田野有点担心,别在吃坏肚子了:“你肚子好了吧。”

    小四丫:“好了,没事。你别听他们瞎说。”

    田野笑笑:“知道,真要是我克的,吃死你也愿意是吧”

    小四丫又把嘴巴抿上了,这话她不光说说的,饿死跟克死,她宁愿克死也不想饿死。

    田野:“好了,以后不吃那么荤就好了。”

    小四丫有点幽怨的,她很喜欢吃那么荤的。

    把嘴巴擦干净:“等以后我有了好吃的,也会给你的,不会白吃你的,我二哥什么时候走呀。”

    田野:“我不知道。”

    小四丫:“你们不是两口子吗,你们不会有事吧,我听我妈今天骂我二哥了,说是娶了媳妇忘了娘,是不是说我二哥对你挺好的呀。”

    田野:“咳咳,大冷天的,吃饱了还不敢快走,打听那么多做什么呀。”

    小四丫看看自家那边亮着灯的窗户,不太甘心的走了。

    虽说他二哥跟田野没关系那会,田野也给他吃的,可到底没有田野当她二嫂时候吃的仗义。

    她是真心觉得再也不会有这么大方的嫂子的。

    田野从垫脚的石头上下来,被边上的田嘉志下了一大跳,拍着胸口:“不声不响的做什么呢。”

    田嘉志语气幽幽的吓人:“你这算是偷人。”

    会不会说呀,偷人是这样用的吗:“醉了就屋睡觉去。”

    田嘉志:“我就是想告诉你们,以后下雪天还是不要偷偷摸摸的了。”

    田野茫然啥意思,田嘉志双手抄着田野的腰,就把人给抱起来了,不等田野惊呼,把田野举过墙头:“看到留下的罪证没有。”

    茫茫的大雪地上面两串小脚印,这算是什么罪证,天上还飘雪呢,没有一会就把脚印盖上了好不好。

    田野腰上有一双大手,感觉说话都提不起来劲儿:“你赶快给我放下来。”

    田嘉志开始没多想,不过掐着田野腰之后多想了,从掐到搂动作要多自然有多自然。

    把人举过墙头,脸贴着田野的后背:“我这是给你加强教育,不然你记不住错误,以后这样的错误可不能犯了。”

    田野感觉后腰透过棉袄都是烫的,要是不知道田嘉志这点小心思他就是棒槌,磨牙:“你又想借酒装疯呢。”

    田嘉志心说我这是酒壮怂人胆:“别动,我头晕,晃的厉害。别把你给摔了。”

    田野气的这个磨牙呀,偏偏腰被人攥在手里,一身的力气今天罢工了,用不出来。

    明明不是她喝酒了呀,咋变成她浑身没劲呢:“头晕你还不快把我放下。”

    田嘉志:“你别晃就不会摔倒。”

    田野气的不知道咋好的,以后家里禁酒,省的再有借酒装疯的机会,这姿势,这动作,说好听的是唯美浪漫,说不好听的那就是下作猥琐。

    对她来说太没有安全感了:“你快给我放下。”

    田嘉志自从遇见田野,都是不紧不慢的,给人感觉很可靠,说出口的话都很有底气。

    头一次听到田野略微慌张,惊吓的语调。说句实话,有点成就感,可到底舍不得吓到田野,手上劲头一松,田野从半空中秃噜下来了。

    还没来的急把人甩开呢,脚刚落地,腰再次被人给固定住了,田嘉志的脸从贴着田野后腰,变成了趴在田野肩膀上。

    鼻子呼吸都落在田野脖子上了,比刚才的气氛没好多少。

    田野感觉后脖颈子的汗毛都竖起来了,在自己家里遇到色狼了,偏偏还不能喊救命。

    欲哭无泪。

    田嘉志:“你咋这么香呢。”

    田野黑脸,抬起脚丫子在田嘉志的脚上使劲踩了一下。

    田嘉志下意识的松手了,自家媳妇这力气真不是一般的,要不是脚下有厚厚的积雪,没准被田野全力一踩,脚丫子就废了。

    田野推开田嘉志,磨牙,感谢姐生在淳朴的年代,脚上没穿着三寸丁吧。不然保准让你脚上多个血窟窿。

    田嘉志吸冷气:“你真使劲呀。”

    田野:“你真敢装疯呀。”

    田嘉志不太服气的:“你是我媳妇,我那叫什么发疯,你去外面打听打听,谁家媳妇跟你这样,抱一下都不让。”

    田野:“还委屈你了?”

    田嘉志那点胆色也就到这了,田野口气不对,立刻态度就软了:“咳咳,没多委屈。”

    那还是委屈到了,田野瞪眼,还没发飙呢,田嘉志就抢话头了:“我就是怕你总不把亲事当回事,不然也不至于非得这样那样的。”

    原来还想这样那样的,贼胆包天了。

    田野:“你不是忘了吧,咱们这亲事,本来也当不得真。”

    田嘉志立刻不干了,这一年养出来那点气场全开:“怎么当不得真,你给朱家那四百斤粮食是假的,还是大队长会计签字的字据是假的,还是三媒六聘是假的,田野有的话不能随便说。”

    要不是田野背后靠着墙呢,没准就被田嘉志这时候散发出来的气势给逼退几步。

    突然就跟变了一个人是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