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一十七章 儿大不由娘
    ,精彩小说免费!

    朱铁柱那真是能人,忍人所不能忍,不然当初也不会顶着全村人的压力,把儿子给招出去,胸口憋得慌:“你这孩子跟爸外道了。”

    田野咋舌,这都能压下火,千年的老鳖精呀。

    田大队长啥人呀,愣是把话头给接过来了,没让朱铁柱有说话的机会。

    说不是诚心的都没人信:“朱老哥说的啥话呀,跟儿子外道什么呀,要说咱们村里就老哥混得好,老大去城里上班,老二在外面当兵,说出去谁不羡慕呀。”

    朱铁柱苦笑,还是应付的说道:“别人说也就罢了,队长这话可是不应该,还能有你家两小子出息呀。”

    田大队长:“这你就错了,我可是比不上你,顶破天我也就两儿子,你家里还有个小的呢,那将来不是更出息吗。”

    朱铁柱终于开怀了些,有两个哥哥帮衬着,他们家小三将来肯定是有出息的。

    朱会计看看边上的田大队长,啥都没吭声,跟边上的牛大叔一块喝酒聊天。

    换成他是朱铁柱今天是没脸过来喝这顿酒的。

    亏得他能喝的下去,还几句话就让人给说的心活了,也不想想你家老大拿什么跟人家队长家的老大比。

    人家大武在城里做什么,回来什么做派,叔叔伯伯的一路就没停过,跟谁都能搭两句话。

    在看看他们家老大,那是什么做派,眼睛都不看路了,恨不得进村就擦鞋底子。

    别说跟村里人说话,村里人看到他,连老头老太太都恨不得啐两口。

    偏偏朱家两口子还不觉得咋样,愣是觉得他们家老大出息了,光做事不做人,能好到哪去?

    何况他们家老大那个德行,看着做事也好不到哪去。

    朱会计作为这门亲事的媒人,又把前阵子两家闹失和的事情说了一遍:“这事就当没发生过,以后咱们还是好亲家,两孩子还得一块好好过呢,至于外面的闲话,那都是没事闲的人瞎扯淡的。”

    作为瞎扯淡的婆娘的男人朱铁柱,又一次中枪:“对对,亏得两孩子没事,不然我这心里也不好受。”

    田大队长:“都过去了,两孩子能好就成。”

    然后对着朱铁柱:“朱老哥你也别这么说,你家那不是一直都没给丫头家送退亲的粮食过来吗,这态度那就是对亲事的肯定。”

    能在损点不。谁不知道,这事就朱家挑拨起来的儿呀,田大队长这是要把朱铁柱臊死在这呢。

    牛大叔在边上都替朱铁柱烧的慌,你说这田大队长,就真的不把朱铁柱看在眼里了。

    朱铁柱:“这事是我该谢谢队长跟会计的撮合才对。”先干了。

    吃冤吃损不吃亏,朱铁柱也是汉子呀,这都能撑住。

    田野这时候才明白,为何要把朱铁柱请过来,这事虽然过去了,可得跟关键人物说清楚了。

    朱铁柱作为两家唯一的长辈,那肯定是要到场的呀。难怪了呢。

    田嘉志:“我这亲事要是黄了,我都没有家了,是我该敬大伙的。”

    王大牛整场作为隐形人,忍不住最关键时候开口了:“老二你喝多了呀,咋会没家呢?”

    这话说完大伙都望着朱铁柱。朱铁柱想要抽鞋底子。

    田嘉志:“我都招出来了,难道还要回家在吃累爹妈吗,我是没有那个脸的,今儿我就把话撂这,我死活都跟家里没关系的,不会吃累爹妈。”

    说得好听,那就是说我以后的事情跟家里没关系。少打主意。

    小武堂兄:“哎,老二也不容易。”

    大伙都想起来了,当初朱老大可是放过话,他们家老二死了都不能进祖坟的,你说朱家这么闹腾,回头人家老二的亲事黄了,最后老二能咋样呀。

    大伙看着朱铁柱的眼神绝了。

    最后朱铁柱是被王大牛他们给抬回去的,这酒就没有不醉的。

    田大队长跟朱会计晃晃悠悠的:“你爸这是心里有事,不然就这点酒,可是醉不了他。”

    田大队长拍拍田嘉志的肩膀:“你也不容易,忍着点吧。”

    把人都送走了,田野过来:“你没事吧。”

    田嘉志:“放心吧,没事,这才哪到哪呀。”

    田野心说,那我咋觉得,你后半场都是醉酒状态呢,不然能给你爸那么难看吗?

    田嘉志看着田野的眼神,就知道这人没想自己好:“你别觉得我心冷,当断则断。”

    田野茫茫然的看着田嘉志,能换个词吗,这也太果决了。

    田嘉志傲娇了:“你就当我薄情好了。”

    田野一巴掌拍过去:“薄什么情呀,都要分我家产了,还心疼别人,圣父圣母呀。”

    田嘉志不太理解圣母圣父是怎么回事,不过不耽误他明白田野的态度,那就是还挺支持自己的。

    田野:“我还觉得挺解气的,叫他们没事瞎折腾,我算是看出来了,你妈虽然能闹腾,可要是你爸不默许,她也翻不出去花去。”

    所以这两口子才是天仙配呢。

    田嘉志砸吧砸吧嘴,媳妇长脑子了,都看出来他们家谁最心眼多了。

    田嘉志:“你别收拾了,我给你炒几个鸡蛋,你也快吃饭吧。”

    田野看看桌子,那倒是,几个大老爷们喝酒说话一点不耽误吃饭,盘子都光了。

    这年头生活条件艰苦从各处都能看出来。

    田野:“哎呦,看我这脑子,这里还有一大碗的炖肉呢,都没有给端上去,也不至于什么都吃光了。”光听这些人挤兑朱铁柱了。

    田嘉志:“你又没在屋里,哪知道这个呀,再说了,那就是在上去一头猪也能都光了,放心吧,放心吧大伙都吃挺好的。”

    说着就把一碗肉给端上去了,给田野拿双筷子:“快吃吧。累了一天了。”

    田野看着一碗肉,怎么那么像偷吃的媳妇呀,他真的不是故意给自己留的。

    这怕是解释不清楚了:“我真的不是故意给我自己留的”

    田嘉志:“再有下次,你可记得给自己留出来,不然我在桌子上也吃不香。”

    田野:“我真不是给自己留的。”

    田嘉志:“我还嫌弃你留的少呢,傻不傻呀,都给端桌子上去。”

    田野直接闭嘴,使劲的塞饭了,我才真傻呢,给自己留能留这么点吗。

    好半天没跟着进来的田嘉志,在进屋的时候,手里端着一盘炒鸡蛋,幸好天冷,灶膛长期有火底,炒鸡蛋方便得很。

    田野看着一盘子的炒鸡蛋,心说解释干什么呀,算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