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一十一章 清旧账
    ,精彩小说免费!

    田嘉志对这东西没有抵抗力。

    他们家的零吃里面就白薯干常见,可他就最喜欢吃这个,没事嘴巴里面就嚼两块,可愣是忍住了没伸手:“新晒的呀,今年的。”

    田野没听出来不对劲,跟着点点头:“尝尝看。”

    田嘉志:“还是不吃了,吃上来馋瘾,以后没有不更受罪。”

    说起来这个,田嘉志就一肚子气,田野对自己多好呀,开始的时候,整个班,是整个连都羡慕,家里有小媳妇,大包小包的东西给他寄。

    可后来呢,说没有就没有了。

    他啥话都没往外说,后半年大伙都用可怜的眼神包容着他,一脸你媳妇不要你了,被踹了的可怜样。

    田嘉志那无名火,一波一波的被供起来。

    连摔跤的时候把人给摔惨了,人家都不跟他计较了,媳妇跑了,心里有火,让他发泄发泄吧。

    战友爱他算是体会到了,看着他心情不好,就有人过来上赶着跟他练练,据说都为了让他发泄。

    田野有点茫然,这东西挺常见的,还能馋到人:“没事,家里有,过年的时候我在多晒点。”

    田嘉志冷哼。

    田野后知后觉的醒过味来了:“咳咳,那什么,你部队是不是很忙呀,怎么都不往回写信呀。”

    这事,谁也别说谁,挑头,都不是我先开始的。这上田野觉得自己不亏理。软软的就把话顶回去了。

    田嘉志黑脸,咋地,还想找找开头不成,瞪眼看向田野,谁先不承认亲事,在村里嚷嚷退亲的。

    田野不太服气,权宜之计,又不是没说过,两人眼神交锋。

    最后田野败了,不是她认为自己错了,而是觉得这种坚持没意义,多大人了:“喜欢吃,就给我写信,我给你寄过去,亏不了嘴。”

    虽说算是妥协了,可这话软中带刺,你写信我能不给你送吗。

    田嘉志:“以后隔两月就给我寄过去一包,肯定不会遭禁了。”

    这位也挺有想法的,这还用写信说吗?呵呵,两人交锋,胜负各半。

    田野给田嘉志剥了一把瓜子仁,田嘉志态度软合了,不管田野嘴上怎么说,行为上肯定是向着自己的,以前的事不能提了,伤感情,有弊无利。

    田野:“你在部队怎么样,会不会被欺负。”

    田嘉志扫了一眼田野,就他这身力气,想挨欺负也难,这个不夸张地说,田野有一多半的功劳。

    至于说挨排挤什么的,那么多零食做后盾,真没人排挤他。

    这个跟田野也脱不开关系。所以没什么好说的。

    田嘉志:“你在家里,有人欺负你吗。”

    两人一阵无语,这个也没什么好说的,那不是摆着呢吗,朱家呀。余下的真没有。

    天,没聊就死了。

    田野:“咳咳,想欺负怕是不容易。”

    田嘉志:“钱够花吗,有细粮吃吗,怎么不跟胖师傅多换点呀。”

    田野:“换了,换了。”

    田嘉志黑脸,田野换没换细粮,他能不知道吗,还想糊弄人:“家里又不是没钱,以后别在换钱了,青菜都换成细粮。”

    田野:“你连大师傅那边都去过了呀?”

    田嘉志:“以后别跟我说谎。”

    那是,你这么多的线人,我也蒙不过去呀。

    田野:“你哪来的那么多时间给那么多人通信。”

    田嘉志瞥了一眼田野,那里面的东西太多,太复杂,田野自认理解不了,没有那个高度。

    田野:“家里真不缺细粮。”

    田嘉志心说,不吃那不是总有吗,家里多大进项我能不知道,还能不知道有多少细粮吗?

    人家心里那是有数的很:“回头去城里,咱们把后院院子的青菜都换成细粮,我跟胖师傅说了,要换点粮票,也能给你多存点细粮,别省着吃。”

    田野根本就不想说这个话题了,那不是遭禁钱吗:“你把钱都给我邮回来,你手里够花吗。”

    说着起身去柜子里面把田嘉志寄回来的钱都给拿出来了,这都一百多块了。

    连着他们家原本的家产放在一起,田野敢说,除了田大队长家他们家是最富裕的。

    田嘉志:“挣钱是给你花的,不用攒着,我还挣呢。”

    这话说完,田野手顿了一下,这钱,我还是继续拿着吧,估计要是推辞的话,两人要翻脸的。

    田野:“我就是给你看看家底。咱们家还算是挺富裕的,你在外面也不用省着,钱不用都寄回来。”

    田嘉志:“男人挣钱媳妇花,不寄回来,我留着干什么。”

    这思想觉悟,肯定不是村里学到的,田野心说部队真好。真会教人。

    要不说村里女人都希望自家有当兵的呢。

    田野手上拿着钱,田嘉志看着田野手上的钱,两人都颇为感慨,刚成亲的时候,两人想都没有想过能有今天。

    尤其是田嘉志的感慨更深,当初两人过日子,他把着钱,就觉得把这全世界一样,心里那股子不能说的得意,满足,呵呵,现在想起来肤浅呀。

    原来男人的本事,不是当家把钱,而是把钱给媳妇时候的满足,看着她满足了,你就满足了,这种得意比当初那股子得意还让人踏实呢。

    感觉自己撑起一个家时候的满足。

    看着两人攒一年的辛勤果实,心里在怎么别扭,有气,也气不起来了。

    田野在跟田嘉志说话的时候,两人都能互相说道说道。

    就说一个好的话题,才是疏通关系的关键吗。

    田野在询问田嘉志在外面怎么样的时候,田嘉志总算是不别扭着了,跟谁相处什么样,外面累不累,关系处理的好不好都跟田野分享一下。

    说到高兴地地方,眉飞色舞的。终于有点欢喜样了。

    田野直接靠在被子上了,呵呵,这次肯定真的没事了,接过去了。

    话说田野想的太简单了,田野号称记仇,可田嘉志这人打小在朱家的环境长大,心胸就没咋开阔了过。

    被田野摔了那么久,也就面上粗犷了,开阔了,可心还真就不大,说道最高兴地地方:“你每次给我寄吃的过去,都被人给围追堵截的,要不是我身手好,根本就拿不到我自己手里。”

    田野那还捧臭脚呢:“你这身手还算是好的呀。”

    田嘉志已经把脸色又给阴郁下来了。

    因为什么呀,因为想起来后几个月,没有东西的时候了,每次战友拿东西回来,都要用同情的眼神洗礼一番他这个被媳妇踹了的单身汉。

    那股子憋屈就别提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