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一十章 埋暗线
    ,精彩小说免费!

    田野拍拍脑门,幸好,幸好,幸好自己没被朱铁柱给忽悠了,幸好自己有脑子,长记性,还记仇。

    田嘉志没吭声,跟朱铁柱:“爸回吧,外面冷。”

    扭头的时候,动作利索,真看不出来留恋,貌合神离,这平常百姓家的父子也能疏远成这样。

    朱铁柱一脸沧桑老父亲的样子,让外人看到那就是一个为儿子含辛茹苦任劳任怨的老父亲。

    这朱家的孩子长得都是心眼子,朱家老子随便亮亮身手那就是演技派呀。不服都不行。

    朱小三也听话:“二哥,我送你。”送啥呀,真假。

    田野不知道自己要是让朱小三进院子呆会,这小子会不会吓到,敢不敢进去。

    田嘉志对朱小三到是还成,到田家门口也不过几步的距离,田嘉志没有让朱小三进屋。

    不过在门口,田嘉志对朱小三说的话很有分量:“不管我是不是招出来,不管我跟家里关系什么样,我都是你哥,你要是有想法,有出息,只要我有能力我肯定拉扯你一把。”

    朱小三心眼确实很多,可到底没有过多大的见识,而且年龄小,对田嘉志这话理解不透,脑子有点蒙。

    田嘉志:“只有一样,你要是跟老大是的,就懂得算计家里人那点小道,光知道窝里横,谁拉吧你,也有不了大出息。”

    朱小三:“二哥,我听你的,我也不愿意跟大哥是的让人戳脊梁骨。也不想被爸妈招出去。”

    田野偷看田嘉志,扫了一眼朱小三,可真是会扎刀,哪疼往哪扎。

    田嘉志:“没事多看看书,有好处。回吧。”朱小三走了。

    田嘉志拉着田野进的屋,没有过见识的时候,田嘉志还不觉得如何。

    越是在外面看的多了,越是知道田野对自己的影响有多大,在部队里面身手好,田野给她摔出来的。

    在部队里面文化进步最块,素质高,那也跟田野脱不开关系。

    田嘉志打心眼里对田野佩服,更佩服自家没福气的老丈人。

    在田嘉志看来,田野哪来的这份本事,这份眼光呀,那肯定是早没了的老丈人有远见,就是这么教育孩子的呀。所以连着自己都跟着受益了。

    说起这个田嘉志最心疼的还是媳妇,你说这样的老丈人要是还在,田野过的那得是啥样的日子呀,田花算啥,田野在村里那还不得娇娇女是的。

    偏偏老丈人没的早,让他媳妇落得这般境地,田嘉志觉得应该对田野更好点,把老丈人那份都得跟着补上。

    不过前提是田野心里得有他,不能跟现在是的,说扔就扔了,关系说断就断了,当他田嘉志有没有都无所谓。

    一个男人小心眼的时候,比女人还放不开呢,而且反反复复的。

    田野就纳闷了,出门之前,两人气氛不错,进门之前两人气氛也不错,偏偏就是进门之后,转眼这人脸色又耷拉下来了。

    难道说他对自己这个态度,给别人看的不成,那也忒不是东西了。

    东院朱大娘终于能开口了,对着西院:“不孝敬的东西,也不怕被雷劈死。”

    田野跟田嘉志都能听见,同时抬头看看阴沉沉的天气,虽说是冬天,可也是乌沉沉的,这样的时候骂儿子这话,当娘的可真是不一般。

    田嘉志扯开唇角:“我去树根下站着,看看老天是不是真的长眼。”

    说完就去桃树那边了,盯着桃树心里满是不甘心,刚成亲的时候,他还想过,桃花开的时候,两人在院子里面的情景呢,可惜没等桃花开,他就被人给打包送走了。

    有的遗憾那是一辈子都弥补不了的。

    田野把人给拽开:“犯得上吗,真有雷下来,那也是天气自然反应。这点科学常识都没有了。还找树根,你咋不顶个避雷针呢。”

    田嘉志被人拽着,默默地走了,对于朱大娘那真是不太放在心里。

    田嘉志:“老天还是长眼的,没劈就是我还算孝顺。”

    田野翻白眼。

    田野把人拽开,看着田嘉志脸色不佳,没说什么,折腾一天也累了,灶膛里面塞满了木棒子,准备回屋睡觉了。

    去西屋跟田嘉志说说话,还是算了,看人家脸色不成。

    田嘉志虽然耷拉着脸色,不过人家脸皮够厚,跟着田野进了东屋,还挺自然的就跟着脱鞋上炕了。

    这是非要给自己看脸色的节奏吗。

    田野:“你这是跟我生气呢?还是跟你家生气呢?”

    田嘉志:“我家,还能怎么样,生气不生气有什么区别,以后离他们远点,对你客气,你就把节礼给送过去,对你不客气,那就等着我回来再说好了,左右她那态度,也没人怪你的。”

    田野:“那倒是,对你家来说,我少去就算是孝顺了。”

    田嘉志扫了一眼啥都没说。

    田野心说跟你家没关系,那就是跟我生气呢:“那个,我,咳咳,我做的也有点不对。”

    田嘉志:“你不对什么呀,别人都没说什么,他们都要到你院子里面来分东西了,你要是真的忍了,那才是不对呢。”

    分东西,那还是长桃子时候的事情呢,田野都快忘记了,这人还记得呢,还有就是这人消息可真是够全的,这都知道,还有什么是他不知道的?

    田野脑门飘过一片乌云,突然想到自家进过的媒婆了.

    这对上岗村来说都能算桃色新闻,这个,这个不知道田嘉志是不是很在意。刚才朱大娘还拿这事挤兑过呢。

    人在心虚的时候,就不太有立场,没啥坚持,一时恍惚就把田嘉志在东屋炕上坐着,鸠占鹊巢的事情给放过去了。

    平时在西屋,田嘉志手上都拿着一本书看,田野一般都纳鞋底子,偶尔看书。

    现在东屋,田嘉志手边没书,就把田野针线篓里面的鞋底子拿起来了,别说这活田嘉志干起来,轻车熟路。

    田野看着扎眼,原来的时候田嘉志好歹算是青少年,现在粗犷了,可不就扎眼了吗。

    别看刚过十八,可人家身上都是爷们气息,在拿着针线纳鞋底子,场景好吓人。

    田野琢磨一圈,就想出来一个东方不败,有点瘆的慌呀:“你还会呀。”

    田嘉志:“学会的东西还能忘了,就跟咱们这亲事一样。”含沙射影,这本事长进了呀。

    田野,去外面倒腾一会,瓜子,白薯干,花生,还有一把松子:“吃点东西吧。今年新晒的白薯干。”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