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零九章 软刀子
    田野:“咳咳,大娘你放心吧,我都搭进去那么多的粮食了,这亲事哪能说不认就不认呀。”

    叫你没事挑拨,我堵死你。

    然后对着田嘉志傻呵呵的咧着嘴巴乱笑。能接过去吗。

    朱大娘说道粮食就后劲不足,她要是为老二舍得粮食,早吧退亲的粮食甩过去了。哼了一声歇菜了。

    田嘉志:“妈,以后有这种事情,您该过去跟人说清楚才对。咱们朱家的儿媳妇,让人惦记,您也不好看呀。”

    朱大娘:“你说啥呢,你认她,我可没认她,她爱咋咋,让我过去没门。”

    田嘉志扭头就看着朱铁柱:“爸我做的不好,常年不在家,照顾不到媳妇,孝顺不了老娘,我妈对田野既然不待见,我也不好带着田野上门了。您在家里多费心,不管我妈啥样,我都是惦记你们的。”

    说完带着田野就走。

    朱铁柱:“老二,你妈抽风呢,别搭理她。”

    连朱小三都过来把朱老二给拦住了。

    朱大娘冷哼,走就走吧,还拦什么拦。

    朱铁柱心说蠢货,以后不来了你连年节礼都没有,这次还不是教训,田野那不就没给年礼吗。

    这要是往后不登门了,那就飞了,再说了,你面上好看呀。

    朱大娘那是点都不透,还在那甩脸色呢。

    朱铁柱:“你别怪爸,家里事多,没照顾到,丫头以后有事过来家里说一声,咱们一家人怎么都比外人强。”

    田野:“叔,我懂,不怪您,老二不让我过来,是怕把朱大娘给气到,老二孝顺,我理解这事。”

    朱大娘气的眼睛都要花了:“我今天算是长见识了,还没见过你们这么孝顺的呢。你们怎么说怎么是吧。”

    田嘉志:“我们是小辈,都是看长辈行事,听长辈办事的。您喜欢我们什么样,我们自然要什么样。”

    言外之意,你怎么做,我怎么回,你做初一,就别怪我做十五。

    出去一年都知道把这么难听的话,说的这么有水准了。

    朱铁柱:“老二呀,过年带着田野回家一起热闹热闹。”

    以前的话题朱铁柱准备接过去了。提起来,他们朱家站不住脚,尤其是在田野身上。

    田嘉志:“过年得在家里,我们虽然就两口人也是一户人家,爸要是稀罕热闹,不然我们初二回来好了。”

    这可真把自己给搭进去了,上赶着把自己当初二回家的姑奶奶定位了。村里姑娘回娘家都是初二这天。

    朱铁柱张嘴好半天,这儿子再告诉自己,就当他招出去的姑娘呢。

    朱大娘想的就是田野的饭量问题:“回来干嘛,热不热闹都一样,老大过几天该回来了,家里没地方。”

    田嘉志:“既然妈这么说了,我们听妈的,那我们就不回。”

    朱铁柱看看婆娘,这都快两年了,在这俩孩子手里就没赢过一次,愣是一点都不长记性,好歹你虚心点,不懂少说两句也成呀,败家的女人呀。

    那可是看到出息的儿子呀。

    朱铁柱:“咋样都成,在不在家咱们都是一家子。”

    田嘉志:“爸说的对,除了不祭一个祖宗,咱们还是一家子。”

    田野实在没忍住,被田嘉志给呛咳嗽了。

    不知道朱铁柱听到这话什么心情。

    朱铁柱什么心情呀,咽不下去这口气呀,儿子这是把明着较劲改成软刀子了呀。不祭一个祖宗叫什么一家子呀。

    田嘉志拿出来两本书:“这个给小四,让小三平时教教。”

    朱大娘:“我家可用不到这个,你爸累死累活的养活一大家子,哪有上学的空。”

    田嘉志:“老大不是都有工作了吗,咋还让爸这么累呢,咋就没照顾好兄弟呢,这样可不行,我得去他们单位找找,说说这事去。”

    朱大娘急了:“老大有工作,你也挣钱了呀,也是儿子呀,你咋不心疼心疼你爸呢。”

    田嘉志:“我也愿意替家里扛下来呀,那不是你们把我换粮食了吗,还签了字据的,我要是拿了人家田家的东西,吃着人家田家的饭碗,还做出来这么不是东西的事情,那不是让村里人戳你们脊梁骨吗,这事我不能干,家里把我养这么大,我现在能给家里做的,就是不给爸妈丢人了。”

    这话又转回来了。

    田野非常确定,田嘉志回来就是给朱家添堵的。

    朱大娘:“我用不着你这么惦记。”

    田嘉志再次放大招,拿出来好几个信封:“我就知道爸妈不是这样人,这信肯定不是你们写的,咱们家人做不出来这种事情。”

    说完把信双手给朱铁柱递过去了。

    朱铁柱不想接,不过也不能让田嘉志就这么托着信呀。

    人家田嘉志也没想这么托着,接着就说了:“这事我信爸妈能处理,不管是谁故意给咱们家抹黑,拆咱们父子,母子,情分都不会让他们得逞的。”

    朱大娘:“呸”有个屁的情分,不过又被田嘉志抢了话头了:“连我妈都知道这人可恨了。”

    田野心说,你妈怕是想要吃了你了。

    朱铁柱接过信:“老二说的对,谁这么做都是对咱们家没按好心。”

    田嘉志舒心的笑了,朱铁柱笑的牵强,朱大娘瞪着田嘉志,气的心口疼。

    田嘉志:“天色不早了,我就不打扰爸妈休息了。”

    好吗,这可真是往文化人的方向发展了,说的田野嘴巴发酸,不知道上岗村的人能不能适应田嘉志的说话方式。

    要知道当初朱老大从城里回来,一口一个我们城里,可是把上岗村的妇女们膈应坏了。

    背地里没少嘀咕朱老大数典忘祖。

    朱铁柱都不想留儿子了:“回吧,怪累的。”

    朱大娘的话,都被朱铁柱一个眼神给威胁回去了。

    孩子长大了,翅膀硬了,不是他能拿捏的了,人得服老。

    朱铁柱亲自送田嘉志跟田野出来的,拉着儿子的手,亲的让田野都觉得,这老父亲怪不容易的。

    朱铁柱:“老二呀,你妈就这性子,家里日子不好过,那也是穷闹的,你别记在心里,爸心里有数。”

    田嘉志也愣了那么一会:“爸,咱们是一家子,我妈挺好的,你说远了。”

    朱铁柱拉着儿子万分舍不得:“让老三送送你。”

    田野看看几步远的自家大门,当初田嘉志出去当兵,多远的距离呀,他们朱家可都没有一个人出来呢。

    差点就信以为真了。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