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零八章 撇清
    朱铁柱:“大过年的孩子好不容易回来,你说什么呢。”

    田嘉志:“没事,我能回来的时候不多,小三还没长成呢,老大不孝顺,妈不跟我说跟谁说,我已经招出去了,家里的事情管不了,也插不上手,可老大不孝顺,我就拼着被人戳脊梁骨也得帮妈教训他。”

    朱大娘:“你别说的那么好听,老大不孝顺那是我儿子,用不着你教训,你媳妇不孝顺,你咋不管管呢。别说的你咋孝顺是的,你要是孝顺就不会把她给带家来。你这是怕我死的晚呢。”

    田嘉志脸色冷下来了:“妈,田野一个人在家不容易,我一个招出来的儿子,没指着家里帮衬她,可也不能埋汰她呀。”

    然后跟着说道:“你要说田野命硬,你怕被克死,你咋把我这个亲儿子往田野家送呢,你这是多看不上我这个儿子,盼着我死呀?我是信妈,不信这个的,是吧。”

    朱大娘被田嘉志说的腮帮子都崩到一起了,这事她是不怕承认的,看看朱铁柱,直接没搭理后面这茬。

    朱大娘:“我咋埋汰你媳妇了,你媳妇不孝顺,我埋汰她了吗,你问问她都做什么了,五月节,八月节,他眼里有我们吗。他家杀那么大一个肥猪,满村子送肉,你问问她,给过我们吗?她打谁的脸呢。”

    田嘉志:“我不在家,你不让田野进门,她不来,那不就是对您最大的孝顺了吗,刚才你说的。”

    朱大娘要拽炕上的条扫帚嘎达,被田野一屁股给做住了,好不容易回来一次,可不是来挨打的,她都没舍得摔跤呢。

    朱大娘没抽出来扫帚对着田野落了脸色:“没点眼力见的东西。”

    田野装作没听见,有眼力见还能让你打人不成?她又不傻。

    田嘉志:“你放心,我虽然不在家,该给您的东西我们没有忘,我回来的时候田野就把东西给我准备好了。让我给你们送过来。”

    说着掏出来几块钱,有零有整的,田野算了算了,五月节,八月节,过年放在一起,就这么多了。

    多一点都没有,这人出去一年,唯一没变化的就是这份小心眼了,这是白天的时候朱大娘的话记在心里了。字据上的关系吗。

    田野:“过年了,您拿着吧。”

    朱大娘抿嘴,头一次看到钱没接,当初写字据的时候,老二可不是当兵的,现在还给这么点,朱大娘都知道少了。

    朱大娘:“你挣那么多钱,你好意思就给家里这么点。”

    **裸的就说出来,田野特意观察了一下朱铁柱的脸色,耷拉眼皮,一句话没说,这算是默许婆娘跟儿子讲价吗。

    田嘉志:“我招给田家的时候,就是一个值四百斤粮食的穷小子,您放心我有没有出息,年节礼都得按照字据上的给您,不会少的。出息了也不会忘恩负义,不认田家这门亲事的,我知道我能当兵都是人家田家给的机会。”

    跟你有啥关系呀,你好意思要呀。

    田野觉得吧,这不急不躁说话的人,可真是长进了。

    朱小三就觉得吧,他跟他二哥还是差了许多。以后他也得改进改进,总是哭哭闹闹的太小孩子话了。

    他大哥回来的时候,也是一口一个什么,什么的。

    跟他二哥这个说话的方式那就没法比。自始至终他二哥都是一个强调,不紧不慢,不慌不急的,可让人听着就有分量。

    他大哥回来说的话,都是让人不耐烦听着就膈应的。

    明明二哥更不是东西,可听着舒坦。

    朱铁柱心下叹气,老二这是记恨了:“老二呀,爸妈不稀罕你这点钱,你说的远了,你能来看看我们我们就知足。”

    说的挺感人的,可惜半路上,朱大娘就把那几块钱给拿走了。

    他刚才不要,那是想要儿子多给点。朱铁柱这么一说,老二要是把钱拿回去,她连这点都没有了。

    所以朱铁柱说的尴尬,田野这个看的也尴尬。呵呵,两口子配合不够默契,朱大娘有点沉不住气。

    田嘉志挺平静啥都没吭声:“爸,我懂,只要你们还认我这个儿子儿媳妇,我们就会常回家看看的。你也放心,我有个家,有人惦记我也不容易,我会对田野好的。”

    田野心说,你爸真没有这个意思,你能不这么自作多情吗。

    朱铁柱:“那就好,那就好,当初把你招出去,也是家里没办法,你别记在心里,说白了你还是咱们家孩子。爸妈看你都是一样的。”

    田嘉志:“我懂,家里孩子多,吃不上饭,总不能一起抱着饿死,我就在隔壁,虽说招出去了,可还是家里孩子,我爸还是我爸,我妈还是我妈。”

    通情达理,还没耿耿脖子,这大概是进步。

    朱铁柱:“好好好,老二呀。有你这话,爸就放心了。”

    田嘉志:“您放心吧,我都懂,我不会做对不住咱们老朱家名声的事的,不会让人戳老朱家脊梁骨,说咱们老朱家算计人家孤女的家产的。我会好好过日子,好好对田野,把田家兴旺起来的。不会让村里人在我身上说您半个贪图家产的字来。”

    田野都替朱铁柱扎心,儿子进步了,能够谈笑间风云变色了,不用耿耿脖子气人了。

    朱大娘:“呵呵,你可真是孝顺。”

    田嘉志:“妈夸我呢。”软软的刺给扎回来了。

    田嘉志:“爸妈,我跟田野的亲事好好的,以后村里人在问,您就告诉他们,咱们朱家不做忘恩负义的事,更不会白占人家粮食,您放心,你二儿子肯定不会在这上秃噜了。给咱们老朱家丢人现眼。”

    朱铁柱能说啥呀,真让儿子撕破脸指着鼻子骂不成。

    当然了田嘉志刚才这点话也差不多了呢。就差指着鼻子骂他们丢人现眼了。

    他愿意认这门亲事,那就认吧。

    朱大娘可不怕儿子戳心,怎么挤兑人怎么来:“你认,人家田家可不见的认,听说隔壁都有提亲的了,这亲事你也别想太好了。”

    要说朱大娘这话那真是扎在田嘉志心口的一把刀。

    还扎在最在意,最要命的地方上了。

    说不介意那是不可能的,不搭理田野那不就是这口气始终横在嗓子眼呢吗。

    下意识的看向田野。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