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零六章 膈应了
    田嘉志捂脑袋:“头疼。”

    田野:“疼你怎么还瞎嚷嚷,眯眼,睡觉”

    然后任劳任怨的给人揉脑袋,下地走人这茬忘记了。

    田嘉志闭眼睡觉,心说要是软点,能有这个实惠,他不介意在媳妇面前脆弱一点,总好过两人谁也不搭理谁,把好好地探亲假别扭过去。

    不过就是想起田野没有那么在意自己,在意这门亲事,总是意难平。

    田嘉志享受媳妇的服务睡着了。

    田野还得去后院喂牲口,投喂小姑子呢。心里懊悔死了,老套路自己避开了,可还不是种了人家的新招,示个弱而已,自己就全线崩盘了。

    看着熟睡的人田野觉得自己心软了。那么多年一个人生活才把心硬起来,这人才接触半年竟然就破功了。

    中午在田大队长家吃的不错,晚上也不能真的再炖老母鸡吃了。

    不过不耽误田野先把鸡给杀出来,留着明天炖。

    利索的把鸡毛都给退了之后,田野才发现,自己一边鄙视自己心软,一边乐滋滋的想着明天咋投喂呢。

    呵呵,要是有称她就要称一称自己是不是真的骨头轻了。

    田嘉志这一觉睡得踏实,比昨天晚上到家时候睡得还踏实呢。

    知道跟田野的亲事不会有变动,田嘉志的心才算是真的放在肚子里面。

    惶惶了多半年的心事落地了。醒过来的时候都已经是傍晚了。

    田野在灶膛忙活着,炸丸子,炸酥肉,竟然还有香椿芽。这东西这个季节可以说是逆天的存在呀。

    田嘉志:“这玩意不是春天的东西吗。”

    田野:“哪就非得春天才能吃?我秋天挑嫩尖儿摘下来的,放在窖里留到这时候刚好吃着新鲜。”

    确实新鲜,忒新鲜呀。

    田嘉志:“你会上树了。”又是个坑。

    田野把裹了鸡蛋炸好的香椿芽赛田嘉志的嘴巴里面:“我力气大,把树杈拽下来了。”

    说完又塞了一个进去,就怕这人再问什么东西出来,没法应付了。

    田嘉志就想说,谁家香椿树让你这么糟贱呀。

    可惜嘴巴堵上了,好歹这问题就这么过去了。一高兴,把空间里面能拿出来的好吃的,都给捣鼓出来了。

    田野怪自己,没事非得折腾这么多的吃的干什么呀,给他做一碗面嘎达汤哪有这么多的事。

    田嘉志蹲在灶膛边上给田野烧火,田野在锅台上动作就快多了,两人配合的特别默契,就跟从来没有分开过一样。

    把油从锅里掏出来,田野才把给田嘉志放的鸡蛋面嘎达汤做好。

    一碗面疙瘩汤确实不咋出奇,可光炸出来的小吃就四五样,怎么看田野都兴奋大劲儿了,可着劲的给田嘉志做好吃的呢。

    光这份认识就让田嘉志打心眼里头高兴。

    田野看着桌子上的东西怪不好意思的,她没想弄这么多的,不知道怎么就做了这么多。

    确实有点多了。

    田嘉志:“一起吃吧。”

    田野:“一边做一边就吃饱了,你自己吃吧。”

    田嘉志一点都没遭禁,媳妇倒腾一下午那不就是给他做吃的吗:“恩,晚上咱们去隔壁走走吧。”

    田野:“我还跟着去呀。”

    田嘉志:“就得去,想要认我这个儿子,就得认儿媳妇,没听说过,拿着人家钱,吃着人家东西,还满大道遭贱人的,天下没有那么便宜的事。”

    田野心说,你妈今晚上怕是睡不好觉了,朱大娘没事就去找隔壁神婆探讨一番。

    看得出来,朱大娘的人生里面,这种封建思想根深蒂固,比谁都相信。

    田野:“其实也没啥接触,还是算了吧。”

    田嘉志:“什么叫算了吧,欺负人就不给个说法了。”

    合着竟然还是给自己讨公道的,要说自己真没吃过亏。

    田野:“其实吧,我没吃过亏,你家的年节礼还没给呢。”这事理亏。

    不是怕田嘉志恼不给礼钱这事,而是怕田嘉志恼她对这事的态度。

    田野是不愿意提这个问题的,不过得提前给田嘉志透个底,不然回头朱大娘指责的话,那不是措手不及吗。

    毕竟田嘉志原来知道的事情,那都是朱家说的,别人说的,田野这边没有正式的跟田嘉志说明白呢。

    田嘉志只是看看田野:“还是那句话,不管如何,不要提退亲,余下的事情,都可以等我回来以后处理。”

    我会疯的,这话田嘉志给自己留面子没说出来。

    田野在这事上处理的没错,君若无情我便休,又不是没了你朱家活不下去那时候了,自己那时候算是花粮食买平安。

    换的就是一个有靠,能改变自己的身份,现在你都目的基本上都达到了,干嘛还跟朱家牵扯不清。

    唯独对不住的就是田嘉志。

    要说相对田嘉志那个‘跟着你能吃饱了的理想’自己目的不单纯的多。

    以前的事能不提,田野还是很愿意的。

    这事的后续,田野也不知道是个什么发展方向,更不知道田嘉志去朱家会给朱家一个什么条件,毕竟看着朱家不像是闹腾闹腾就拉倒的。

    还有就是这门亲事继续,自己原来对朱家的态度,依着朱家的人的性子,肯定要折腾的,不知道田嘉志能不能应付。

    田嘉志当兵回来,回的哪呀?回的田野家。

    这对村里人来说那就是一个态度,谣传了半年的退亲事件,立刻就打住了。

    咋忘了呢,这事人家老二没说退亲,谁说都不算数。

    立刻村里风向就开始说田嘉志看着就是厚道人,做不出这么不是东西没德行的事情来。

    而且田嘉志先去队长家,再去朱会计家,就是没有去朱家呢。

    谁背后都嘀咕两句,朱家人做事连儿子都不待见。怕是甭想把儿子拢回去了。

    田野就傍晚的时候出了一次大门口,这些闲话就都知道了。

    真是难为牛大娘,这么大雪天的,竟然这么有精神有毅力,全凭口口相传还能把闲话传播的这么人尽皆知。

    想想刚才进门时候,牛大娘那张得意的脸,田野特别想说一句,辛苦您了。这得跑多少家呀。

    田嘉志:“干嘛这么半天。咱们去隔壁吧。”

    那是得去,外面都要把朱家埋汰死了,再不去,田嘉志这个儿子也受非议。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