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零五章 心疼了
    ,精彩小说免费!

    偏偏这次不是抱着腰耍流氓了,而是拉着田野不撒手,从大流氓改小清新路线了。

    田野磨牙,要说醉了才有鬼呢,不过在拎出去让田嘉志吹冷风,舍不得了:“你想咋地?”

    田嘉志:“头疼,难受”

    好吧,百分之八十是假的,可那百分之二十要是真的呢,回来一次也怪不容易的,还爹不疼娘不爱。

    想到昨天晚上那么大的雪,一个人大半夜的走回来碰上狼都不新鲜。

    田野就那么多想了一秒钟,就被田嘉志给看破软肋了,立刻吸口冷气,皱皱眉头,含糊的说了一个字:“晕”

    都不是疼呢,田野就脱鞋上炕给人按着额头揉了,就是嘴硬:“该,还敢耍流氓。”

    田嘉志使劲才能绷住一张脸,不笑出声来。

    感觉着额头上田野软和的小手,心说,这不就是主动耍流氓同被动耍流氓的区别吗,原来田野更喜欢这种水到渠成的。

    田野:“咳咳,你啥时候回你家呀?”

    田嘉志身体都僵硬住了,今儿跟朱家的话,田野在门口明明都听见了还问这个,是不是挤兑自己呢?

    还是田野真的就不满意这门亲事了。

    田嘉志大手一把就把田野的小手给攥住了,躺在炕上,睁开凤眼,灼灼的盯着田野。

    田野都被猛然睁开的眼睛吓到了,眼神盯得人烧得慌,自己没说错话呀?

    咋感觉气氛这么紧迫呢:“松手,不疼了呀。咳咳,那个你这么长时间不回来,总得回家看看呀,不然村里人还不得埋汰你呀。你现在当兵了,大面上可不能让人挑理。”

    田嘉志轻舒口气,原来说的是这个,闭上眼睛,松开手:“他们都不着急,你急什么?”

    说的有点冲,田野翻白眼,朱家不着急,这不是瞎说吗。

    被田嘉志怨怼,田野懒得开口了,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

    田嘉志:“他们欺负家里没人,找你不自在的时候,什么时候想过我这个儿子。”

    田野手上动作慢了点,虽说这事直接受委屈,被打扰的肯定是自己,可要说被伤害最深的肯定是田嘉志。

    朱家但凡顾忌亲儿子一点,也不会把田嘉志放在这个两难的境地里。

    鼓动村民分儿媳妇的家产,亏朱家干得出来。就为了几个破桃子。当儿子知道怎么不难受呀。

    说起来自己这事做的也有点不地道伤人。是她跟朱家一起把田嘉志架到这份上的。

    田野:“咳咳,这事吧,我”

    田嘉志突然就愿意开口说话了,把田野的话给岔开了:“我从朱家出来就没想过要回去,当时我就想了,你要是不愿意这门亲事,我可去哪呀?”

    田嘉志把自己都要说成小白菜了。买惨呢,可田野吃这套。

    田野:“你要是不愿意,你爸还能真能扔了你。”

    田嘉志:“是呀,可我愿意出来,我愿意跟你一块过日子,我长到这么大,就在家里那半年是最舒心的,吃的最饱的,冷了饿了是有人惦记的。”

    田野脑子摇晃摇晃脑袋拒绝语言攻击:“切,你愿意出来,愿意跟黑猴精过日子?”

    糊弄谁呢,当她忘记了,白天才听到的,自己不是狐狸精是黑猴精,耿耿于怀。

    田嘉志脸红,幸好喝多了看不出来,说大了。

    当初田野那模样,一块过日子确实需要勇气,确实提不上多愿意。

    不过自己从来没有不愿意过呀,这事可以指天发誓的:“我才多大,我那时候哪知道美丑,看到你那么大力气,能养活自己,吃饱饭,我就愿意来你家的。”

    还不如不说呢,为了吃的也没好哪去。

    跟自己想象中的甜蜜蜜差很远,就是小清新也都不搭边了,完全是生活所迫好不好,这路数发展的。

    田野:“现在你知道美丑了。”

    田嘉志不吭声了,怎么看媳妇都是好看的,不过这时候说出来,他怯场了。

    那不是说自己喜好颜色吗。好像是个坑。

    田野皱眉,啥意思,朱大娘可都说自己狐狸精呢,田嘉志看不出来自己好看了吗。

    田嘉志突然正正经经的来了一句:“以前的事情我不跟你计较,以后无论如何你也不能说出退亲的话来。”

    田野默默地没吭声,这个问题上自己有点愧疚的。

    面前给自己辩白了一句:“我那不是就想着,能消停消停吗,你又不会听他们的。”

    田嘉志心里气,那是为了消停就能否认的事情吗,到底没把这门亲事看都多重要,他打死都不会不承认这门婚事的。意难平。

    翻来覆去都是一腔火,可好歹弄到这个气氛不容易,田嘉志忍了。

    继续低八度的说道:“我有个家不容易,我怕我受不了第二次被人退亲的。”

    说完就把脑袋扭一边去了,连田野给揉额头都不用了。

    田野心说这是哭了吧,肯定是哭了吧,自己当时真的没想这么多,你说这事弄的。

    特别后悔当初自己意气用事,田野:“我这人没脑子,意气用事,你别放心里,肯定没下次了。这事就是有什么想法也该是咱们两个自己商量的。”

    田嘉志嗖的一下就把脑袋转过来了,凤眼灼灼的盯着田野一字一句的强调:“不会有任何其他的想法,这亲事不会变。”

    田野看着田嘉志亮晶晶,恼怒的眼睛,愣神好半天,没哭呀,刚才不是偏自己呢吧。

    有被人套路的感觉:“你不是哭了吗。”

    田嘉志怒火丛生,哭过了,能跟你说吗,有那么得意吗:“为什么要哭”

    田野:“不哭你干啥把头突然甩过去。”

    田嘉志:“我就不行是恼了吗,你怎么不盼着我点好呢,把我折腾哭了你很得意吗。”

    这口怨气终于说出来了。明明是他找茬,偏偏一脸的委屈样。

    刚才还好好地气氛呢,转眼自己就变成被追账的了,田野选择直接走人,这事说起来她确实有错,可也没全责呀。

    甩田嘉志一句:“我这是变通。”就准备下地了。

    田嘉志磨牙,你就是心里没我,没有意识到严重性,不过这话打死也不能说出口了。

    上赶着不值钱,没看到田野一点都没有意识到错误吗。

    而且硬碰硬对田野来说这招不好使,还得来软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