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零三章 又掰了
    ,精彩小说免费!

    朱大娘开始哭嚎:“听听,大伙都听听,有这样护着媳妇的吗。”

    田嘉志:“我说错了吗,到现在你不是也没给田野改口钱呢吗,你不是也从来没认过田野当儿媳妇的吗,这样的你,凭什么要求田野当儿媳妇孝顺你。”

    朱大娘:“我呸,他就别想进我家门。”

    田嘉志:“幸好,田野从来没想过进你家门。”

    田嘉志扭头就要走。

    朱大娘:“还有”过年的杀猪的肉,你家媳妇都都没给我,这话没说出来,不然丢死人了。

    朱铁柱把媳妇给拉近院子里面去了。

    说好的哭也把儿子给哭回来,这婆娘就这么把儿子给挤兑走了。

    田嘉志进门,田野好尴尬,又听声了,笑笑,不太成功。

    听田嘉志这话,好像两人的亲事从来就没黄过,还是说给朱家听的呢?

    田野:“咳咳,那个,回来了呀。”

    田嘉志扫了一眼田野就进屋了。朱家的事情让田嘉志在田野跟前就没有抬起头来的时候,这时候肯定是不愿意面对田野的。

    田野心说,这人越来越看不懂了,跟朱家两口子那不是说的挺多的吗,怎么进门就闭嘴了。

    朱家那边,朱铁柱怒气冲头:“不是说了,哭也不把儿子哭回来吗。”

    朱大娘:“我看到他我气就上来,在家里的时候,明明就是我说啥是啥的二小子,凭什么现在就得我让着哄着的,给他家里换粮食怎么了,换粮食的孩子多了,咋就他那么多事,那么记仇呢。”

    朱铁柱气的眼睛都蒙蒙的,那能一样吗,人家那是闺女嫁出去,你这是儿子招出去,关键是儿子还有出息了,你还能跟原来是的,指着儿子鼻子骂你不是傻吗。

    朱铁柱:“你就不想让老二老拉扯老大老三了”

    朱大娘:“他敢不拉扯,我吊死他们家门口去。”

    朱铁柱心烦气躁:“你还会啥?”

    朱大娘:“我儿子出息着呢,用得着他什么。”

    蠢货,朱铁柱:“甭管怎么说,那是咱们儿子,你就是忍也给我忍着点。”

    朱大娘哼。

    田野在院子里面替田嘉志悲凉,这一切都是建立在儿子出息的份上的。

    不然怕是这儿子认不认还两说呢。

    当初他们成亲的时候,朱铁柱要是这么积极地拉拢儿子回心转意,可没有现在这么艰难的。

    田嘉志去后院看自家的母鸡,就听到院墙外面有节奏的敲打声。

    又看到后墙跟的一处垛着两块石头,地面都是平整的,一看就长期有人走动的地方,一瞬间就血气冲头,怒了,满脑袋感觉都是绿的。

    挑了最粗的一根木棍,走到墙根,踩着石头,趴过墙头。磨着后槽牙心说,我弄死他。

    结果就看到他们家小四丫,怯生生的小模样。

    田嘉志看看手上的木棍子,脸上扯出来一个不太自然的笑容,幸好没有把棍子拿起来呢,不然笑话大了。

    小四丫:“二哥”

    田嘉志:“你经常过来吗。”

    小四丫:“二嫂偷着给我吃的。”

    看的出来孩子头发都黑了,不再是黄黄的,指着朱家那是甭想把丫头片子养成这样。

    田嘉志:“嗯,等回头我家看你去,以后小心点,别连累了你嫂子。”

    小四丫点点头,机灵的就跑了。

    田嘉志看着小四丫的背影,还有一串的脚印子若有所思。

    说句实话心里那是高兴的,田野能对小四丫这样,也不知道这里面有几分是因为自己的情分。

    甭管几分,田嘉志都为这份认识高兴。

    田野写信的时候,直说自家孩子都有老朱家的基因,可没说同小四丫这点投喂的情分。

    田野听到田嘉志跟朱家的人的对话,不知道怎么搞的,心情特别的愉悦,以前的各种以为、可能,还有预想什么的,都忘记了。

    退亲什么的那不是还早的很吗,呵呵。

    就不知道这人一大早的跑大队因为什么,脚步轻快的来后院找田嘉志:“咋样,我把老母鸡养的还不错吧。”

    田嘉志瞧了瞧鸡窝,还没顾的上看呢:“嗯。”

    田野这才看到雪地里面的大木棒子,这个找出来干嘛的呀,不是想吃鸡肉了吧,话说出去一年难道杀鸡都忘记怎么杀了,这东西用不上呀。

    田野试探的询问:“晚上我给你炖老母鸡吃。”

    田嘉志瞪眼,忘了他媳妇的胆大包天了:“不是有猪肉吗。”

    田野:“那不是你中午想吃的吗。”

    他们家日子没到那么奢侈的份上呢好不好,中午吃炖猪肉,晚上顿老母鸡,用他们班长的话说,这是骚气的呀,还是烧的呀。

    田野:“不想吃呀。”有点苦恼,那可是要做点什么好吃的呀。

    田嘉志莫名的心情跟着特别的好,有人把心思都用在他身上了,想的都是他喜欢什么,光这份认识就让田嘉志高兴,稀罕的想要嚷两声。

    就是话依然不多:“去队长家吃,婶子让我来喊你的。”

    田野:“啊”那他还发什么愁呀。

    田嘉志已经到门口了:“走呀”

    田野:“我已经做饭了呀。”

    田嘉志脚步都没有停下,田野略微郁闷,这倒霉玩意,多说一句累死你呀,哪来的人设呀,突然就当哑巴了。

    反正谁都知道他们家杀猪了,田野端上一大盆的酸菜炖肉才跟着田嘉志一快去队长家。

    不然谁家平添自己这么一个非常具有战斗力的吃货,那都是很担心饭不够吃的。

    田嘉志看着田野端着东西,立刻就把脚步停下来了,接过田野手里的盆子。

    别人家吃菜用盘用碗,他们家从来都是用盆的,想到媳妇与众不同的饭量,田嘉志唇角都翘起来了,他们当兵的内部有个不成文的说法,能吃是福气。

    当然了,乡下也有,不过换成女人,没人觉得多有福气就是了。

    不过他田嘉志的媳妇不是一般女人,肯定是有福气的。

    田野力气确实不小,不过个头没咋长,走路要想追上现在的田嘉志,那就是小碎步跑着,还有点追不上呢,好几次差点被滑倒了。

    抬眼看田嘉志,怎么蹿的那么快,两条大长腿,一步迈出去老远,不是当兵的时候跑炊事班偷猪饲料吃了吧。

    田嘉志都放慢脚步了,田野还没追上呢,忍不住回头扫了好几次,可真娇小,是不是吃的不好,所以没长个呀。

    还特意王田野胸口瞄了两眼,可惜穿的太过厚实,看不出来什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