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零二章 分得清
    ,精彩小说免费!

    田大队长:“要说这事,你朱叔早就给压下去了,本来也没什么。就是你爸妈那边,不哼不哈的不念声,让人误会的多。”

    田嘉志心说,朱家那样可以想到,田野为啥也不哼声呢?他就那么可有可无吗,别提心里多酸了,这事想起来一次,伤一次,黯然神伤。

    田嘉志:“叔,田野什么意思呀。”

    田大队长:“什么什么意思呀?”

    从来也没听过田野那丫头说过什么呀。

    田嘉志很低落,这次可不是装的,那是本色演出:“听说都有媒人去家里了。”

    田大队长难得被田嘉志这副小儿女姿态给逗笑了:“瞎扯淡呢,你当村里的字据就真是摆设呀。”

    田嘉志:“到底不如公社扯证来的实在。”这是田嘉志的隐痛。

    田大队长:“你要是不放心,那就扯证不就成了吗。”

    田嘉志:“那可要叔回头给开封介绍信了,再过几天,过了年田野的虚岁刚好十八。”

    这都算计好了等着呢,去年的时候那不就是田野年纪小,没能扯证吗。

    田大队长说的意味深长:“你们年轻人想清楚了就成。”

    田嘉志心说,他早就想明白了,这事没商量的。

    对朱家做的事,田嘉志表示很歉意的,不过跟自己没关系,他的立场很坚定。

    田大队长高兴田嘉志的态度,站在田家的立场,田嘉志能这个态度,那是很给面子的。

    两人都挺高兴,田嘉志走的时候从前年田野给他买的大棉袄里面掏出来两瓶白酒给田大队长放下,才去朱会计家里面。

    要说这小子办事确实不一般,东西给了,还是说高兴之后给的,田大队长连推辞都没有推辞就收下了。

    还直说这小子了解他,知道他好这口。

    朱家,进屋田嘉志就把酒瓶子给拿出来了,自家人不说虚的。

    朱会计两口子:“哎呦,可是回来了。快进屋暖和暖和,回家了吗。”

    田嘉志:“半夜回来的,吃过早饭,先去的田大队长家里,就到叔这来了。”

    朱会计:“做得对,田野这丫头真不错的,你态度放低点没亏吃。说起来这事终归是咱们朱家办的不漂亮。”

    田嘉志:“跟朱家有什么关系,那都是我自己家不争气。叔亏了你在,不然我在外面也不放心。”

    朱会计:“你拿我当叔,就别说这些话。”

    田嘉志:“叔,家里的事还得您帮我。”

    朱会计:“是不能就这么让他们折腾,好好的日子都给折腾没了。”

    爷两在屋里唠嗑大半天,朱会计媳妇比划着田嘉志的个头,进屋取出来一双鞋子:“换上吧,咋穿湿的呢。”

    田嘉志:“没事,到外面还是湿的,田野在家里给我准备鞋子了。”

    说这话的时候唇角翘的高高的。

    朱会计媳妇:“行了,你家田野那手艺,你还是留着摆样子吧。”

    田嘉志点头:“可不是因为不好看,那是因为我舍不得穿。”

    朱会计媳妇:“你咋不知道害臊呢。”

    田嘉志换上鞋子,跟着朱会计一块去队长家喝酒。

    在这门亲事上,朱会计他们这边因为朱铁柱两口子的作为,那是要跟人家田家低头的,所以人家田大队长一招呼就跟着过去了。

    田嘉志揣着自己的棉鞋:“叔,我先回家招呼田野一声。”

    朱会计笑呵呵的:“想媳妇了呗,还找什么借口呀。”

    田嘉志立刻就跑的老远了。

    高兴没多大一会,就看到门口的朱大娘还有朱铁柱两口子了。

    好心情那真是立刻就飞了,听田大队长跟朱会计介绍朱家的事情,要比书信里面了解的多多了。

    田嘉志都不知道这人怎么就能只认钱到这份上。

    朱铁柱老远的:“老二回来了。”

    朱大娘张嘴就要嚎。田嘉志:“天冷,你们先回家吧,我回家带着我媳妇一块去看你们。”

    朱铁柱激动地心情先给打回去一半,不过儿子招出去了,回家带媳妇应该的。

    朱大娘没嚎出来:“带你媳妇干什么呀,你回家就够了,别带那个不孝顺的东西进家门。”

    田嘉志脸色冰冷:“我听您的,那我们就不回去了。”

    朱大娘被噎的呀:“你个不孝顺的东西,有了媳妇忘了娘是不是。”

    田嘉志:“我从来没有忘记过,我是你养的,你也从来没有让我忘记过。当初我是家里换了四百斤粮食招出来的,田野啥样,那都是你们给我送过去的,你们嫌弃田野那就是嫌弃我呢。”

    朱大娘:“你个没出息的东西,你咋就被狐狸精给迷住了呢。当初跟现在一样吗”

    就差直说让田嘉志忘本了。

    田嘉志:“当初跟我定亲的,成亲的都是黑猴精,当不起你一句狐狸精,有出息的孩子是不是得挣钱都给你,是不是还得给你在换一次四百斤粮食。”

    田野在门口里面还想说,田嘉志碰上朱家还是没有长进呢,就听到一句黑猴精跟狐狸精,气的牙都磨得吭哧吭哧的。你全家都是黑猴精。

    朱铁柱:“老二,别听外人瞎说,你妈就是想你了,激动的。”

    田嘉志:“我的亲事从你们收了四百斤粮食那天开始,就不能在插手了,以后别拿我的亲事说话,只有田野不要我的份,没有我退亲的份,我当兵是我老丈人的人情,我出息那是我媳妇挣钱送我出去的。跟朱家没关系。”

    朱铁柱嘴唇气的都哆嗦了:“老二,你是我儿子。”

    田嘉志:“这个到啥时候也变不了,我身上留着你的血的”

    然后就一句话都没有了,除了这个咱们还剩下什么呢。

    当着他爸朱铁柱的面,田嘉志到底说不出来,就剩下字据上那点关系的话。

    可朱大娘不知道这未尽之语的情谊,开口就把仅剩下的脸面也给掀开了:“别说你这点血脉,你还知道我们是你爸妈,你咋就让媳妇那么不孝顺呢,字据上都写了,过年过节要给节礼的,你问问你媳妇给了吗?”

    说的挺有劲儿,朱铁柱就看到儿子脸上那原本仅有的一点不舍,都没了。

    田嘉志阴沉沉的:“你放心,不会少了你的年节礼,回头差多少我给你补上。至于田野,你挑不上,我是田家的招姑爷,田野不是你朱家的进门儿媳妇。”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