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零一章 在意的
    ,精彩小说免费!

    揉揉脑袋,笑的有点牵强:“你扫吧,我进去了。”

    牛大娘:“喂,别走呀,说会话呀,你家老二回来了,这亲事咋说呀,还能成不?”

    比田野还操心呢。

    田野那么点酸酸涩涩的小心情,瞬间就被牛大娘给治愈了。

    就这大环境,林妹妹那么细腻的伤悲春秋路线不适合。

    还是做上岗村的劳动女能手吧。

    牛大娘这么一招呼,半庄的人都知道田嘉志回来了,田野听见隔壁朱家的大门咣当就打开了。

    朱大娘高八度的嗓子:“老二回来了,老二呢,我儿子呦。”

    田野脑门青筋乱蹦,这可真是经过高人指点了,都知道哭儿子了。动情真了呀。

    就是听着怎么那么慎得慌呢,跟哭丧是的。

    田野不知道田嘉志跟朱家这半年怎么通信联系感情的,那么破败的母子关系,竟然能修复到听到儿子回来哭哭嚎嚎的地步。

    不可避免的田野家的大门被推开了:“我儿子呢。”

    不知道的一位失散多少年了呢。

    田野:“去大队了,你去大队找吧。”

    朱大娘对着田野直接张口要东西:“我儿子东西呢,给我,我们回家。”想法很好。

    田野专注的盯着朱大娘好半天才说道:“你儿子都带着呢,你去大队找吧。”

    她前所未有的意识到,这样自私的母亲,不该让田嘉志遭遇到,配不上田嘉志那份真挚的感情。

    每次看到田嘉志对着朱大娘别别扭扭的斗气,田野都能看到这份别扭里面的在意.

    田嘉志为人冷漠,你看他对村里牛大娘啥时候正眼瞧过呀?

    村里人招惹他,那都是背地里就给阴回去了,你见他跟谁斗过气?

    对朱大娘那不就是那点过不去,放不开的心思吗。

    就这么把田嘉志的东西给朱大娘,田野心里也放不开过不去,索性让田嘉志自己去选择好了。

    再说了,私下里田野心里也有点谱的,田嘉志大半夜的回家,回的哪呀?

    那不是她田野的地方吗,是不是说朱家写信效果没有他们说的那么好呀。

    可转眼又想到,这小子大半年没给自己写信也是事实。所以这事吧,哎,不想了,想多了闹心,不在家的时候闹心,在家更闹心.

    让田野说,这人怎么也得过两年回来呢,没想到一年就回来了。

    田大队长看到田嘉志的时候,都吓一跳:“你这孩子啥时候回来的?”

    队长媳妇把田大队长挤一边去:“老二你回来了,小武呢。”

    田嘉志:“婶子,小武没回来呢,要过段日子才能回来,我这不是家里有事才提前请了探亲假回来的吗。”

    大队长媳妇刚才神情激动的眼神瞬间就没了一半的光彩:“哦”

    田嘉志不知道怎么安慰人,其实看到小武他妈这样,更需要安慰的是他。

    结果就是这两人眼圈都红了。

    田大队长:“看看你,干啥呢这是,快让老二坐下,昨天我们去城里还没看到你呢,走了大半夜吧。你这孩子咋不等天亮在回来呢。”

    田嘉志说的酸涩、实在:“叔,都到家了,我哪等的下去呀。媳妇都要没了。”

    上来就说这个,田大队长:“哎,你这孩子也是不容易。”

    田嘉志:“叔给小武的信,我也看了,我家就是那样的,我改变不了他们什么,不过从他们拿了田家四百斤粮食那天开始,我跟他们就剩下字据上写的那点情分了。”

    说到这的时候田嘉志直吸溜鼻子。

    田大队长媳妇都顾不得失落了:“你这孩子,你这孩子,这话也不能这么说不是。”

    田嘉志:“叔这是朱家给我写的信,都在这呢。我既然招出来了,我的事情就跟他们没关系,别说我跟田野肯定不会有事,就是有事,也不会在回朱家的。”

    田大队长没把朱家的信拿起来,给田嘉志面子,也是给朱家留面子,想也知道朱家在这事上啥态度。

    田嘉志:“我去当兵那是我老丈人的人情,将来啥样不知道,眼下谁要说我有奶便是娘,这兵我不当就是了,可我家不能散。”

    田刚:“胡说,都到了部队了,咋还这么任性呢,你当兵可不光是给自己当,那还有大队的荣誉呢,自从你跟小武去当兵了,咱们大队在公社啥都是拔尖的,公社的东西往咱们村送的最多,你当这是为啥呀?以后这不许再提。”

    田嘉志一身的落寞,带着悲呛:“可是叔,我有个家不容易呀。”

    这平平淡淡的语调,平平淡淡的一句话,听到大队长媳妇这个心酸呀。

    咬牙切齿的咒骂开了:“挨千刀的朱家,咋就不让孩子过个消停日子呢,他们家缺吃的,还是缺喝的了,咋就非得折腾,我看他们家就缺德了。”

    当着人家孩子这么骂人家爹妈,田大队长都听不下去了:“出去出去,给我们爷两炒菜去,我们爷两喝几杯。”

    田嘉志:“叔,我刚吃过饭,还得去朱叔家里呢,婶子不用忙活,叔,我可以不当兵,不能没有家的。”态度鲜明。

    田刚:“你这孩子咋不听话呢,再说这话,我就抽你,咋那么没出息呢,谁说当兵就没家的,兵得当,家也没不了。”

    田嘉志心说,兵肯定是得当的,有你这句话,至少村里的事好处理多了。不至于腹背受敌。

    要说当兵有啥变化,那就是从锻炼蛮力,学习初中高中课本之外,见识多了,文化课的接触面广了,战略战术运用的更加纯熟了。

    田大队长:“你朱叔明里暗里都没少照顾你家丫头,去看看应该的,不过回来记得拉着你朱叔一块过来喝酒,我让你婶子准备上了。”

    队长媳妇:“对对对,我这家里好些日子不热闹了,多做点饭,回头我去招呼丫头,就在这吃了。”

    田嘉志:“哎,听婶子的,我也想婶子做的饭了。”

    队长媳妇出去做饭了,田嘉志跟田大队长在屋里唠嗑。

    田嘉志说了些部队上的事,说了小武的,然后就是大队长说家里这点事,说朱家这点事。

    田嘉志的意思很明确,他家就是田野家,这事没得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