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章 春暖花开
    ,精彩无弹窗免费!

    这次不是因为东西好吃,而是因为这东西捣鼓着费事,田野这得多早就起来了呀,肯定是心里有自己,不然能这么费心的给自己捣鼓吃的。

    而且饺子不凉不热刚好入口。这时间掌握的,不是真稀罕都不能这么用心。

    田野端着一碗蘸料进来:“吃吧。”

    田嘉志坐下吃东西,田野在对面坐着吃东西,挺自然的,就跟原来没出去的时候一样。

    不过只有田嘉志一个人这没想。

    田野那边琢磨呢,这么不声不响的,到底是个什么章程呀,朱家那边怎么说呢。

    说起来两人这事还得找大队说。

    田嘉志吃了好几碗的饺子。

    田野心说不光个头长了,饭量也长了。幸好自家做饭从来都是有富裕的。

    田嘉志看着田野吃饺子,眼睛都酸酸的,又秀气有好看,当然了不要考虑饭量的问题。

    要是没有朱家闹腾就更好了,想要开口问问田野,说退亲的事情,跟她没关系是吧。

    又怕田野说出来自己不愿意听的话,索性就那么盯着田野看了。

    反正田野说啥他都不准备听的,他回来有他自己的打算的。

    田野只有接受的份,这丫头傻得很,根本就不会自己给自己打算。

    在田嘉志看来,不知道维护家庭健全的想法,那都是傻的行为展示。

    田野吃饱了,该思考的也该思考了。

    就这么在西屋坐着,不交流肯定是不成的,虽说他们两个从八月份以后极少通信,基本上不通信,可以前通信的时候还是有很多话说的吗,这人诚心的憋着呢是吧。

    田野开口想说,你接下来有什么打算呀。

    开口的时候,就变成了:“你中午想吃什么呀。”

    田嘉志:“酸菜炖肉。”刚才洗漱的时候看到了,家里有肉。

    田野:“行呀,家里的猪头猪下水还没弄呢,你回来的还是挺是时候的。”

    田嘉志一个没忍住怨怼过去了:“再不回来,家还是我的吗?”

    田野想说家本来也不是你的,瞪眼过去,田嘉志已经下地穿鞋,拿着扫帚去扫雪了,让田野一口气这个憋屈呦。

    说道这个问题了,就该好好地交流一下,关于两人的亲事问题才对嘛。

    田嘉志恨自己沉不住气,怎么就怨怼出去了呢,怕从田野嘴里听到自己不愿意听的话,才快速躲出去的。

    跟出去的田野,看到的就是,田嘉志后脚跟还露着呢,鞋子小,根本穿不进去,大雪天的,这不是找罪受呢吗。

    赶紧过去把人给抓进来:“你鞋子没干呢,乱跑什么呀。”

    田嘉志这时候的感受特别的郁闷,自认这一年光摔跤了,力气身手都很不错的。

    可在田野的蛮力下,自己这么大的个子,这么大的块头,愣是让人给抓鸡仔一样的抓屋里去了。

    太丢面子了,还没显摆自己在部队咋能耐呢,就先被打击了。

    幸好没嘚瑟大了呢,不然肯定更丢人。

    田野:“不用你扫,屋呆着吧。”

    说着从东屋拿过来一双鞋子:“咳咳,我试着做的,你先对付对付。”

    田嘉志立刻把鞋接过来,啥都不想了:“你自己做的?”

    田野脸红,那不是刚刚开始学习吗,所以样子有点难看,针脚也不太工整。

    最要紧的是,估计着田嘉志现在的脚丫子做的。

    而且尽量放大了,用朱会计媳妇的话说,做大点比做小了好,田嘉志这个岁数脚丫子长得快,做大了早晚都能穿。

    田野试手也不能总是给自己做不是,一不小心就做了一双棉鞋。

    本来还想着给田嘉志寄过去呢,因为两人早就就不通信了,田野这鞋也就没好意思寄出去。

    田嘉志摩挲着厚厚的棉鞋,整张脸都软化了,唇角上扬,眼神透亮。

    田野心里妈呀呀一声,外面还飘着雪呢,她咋就觉得春暖花开了呢。

    说起来自己对待男色这事上真不太有出息。

    这还是田嘉志这次回来以后,两人头一次对视呢。

    田野,喉咙痒痒的,愣是没说出来什么。

    田嘉志心说,果然跟战友说的一样,惦记自己的女人才这么细心,家里准备着合脚的鞋子呢:“这鞋底子比平时的厚。”

    田野比较得意的地方:“冬天地上凉,我特意多弄了两层垫子放上了,除了我,这样的鞋底子村里没人做得出来。”

    仗着一身蛮力,她家鞋底比别人家的都厚。

    田嘉志明白这话的意思。这么厚的鞋底子,除了田野这个天生的大力士,妇女没人会这么折腾,太费工夫。

    田野:“你试试”

    田嘉志这才舍得往脚丫子上试,说不上合不合适,反正脚丫子都在鞋子里面呢。

    不过出去踩雪有点舍不得。

    田野心说啥意思呀,不想去扫雪了呀:“你歇着,我去收拾收拾。”

    说完就跑出去扫雪了,一早起来就包饺子吃饭,忘记扫雪了。

    这年头门口外面的雪都要扫干净的,不然村里人说你懒。

    谁家门口扫的不干净,保准回头被嚼舌头的。

    田嘉志踩着厚厚的鞋底子,在炕上猫着腰来回的踩好几圈,心里别提多舒服了。

    看着外面扫雪的媳妇,抿抿嘴,没遇到田野的时候,从来没想过他田嘉志能过上这份有人惦记的日子。

    现在有人想让他回去,过原来那样的日子,没门,谁敢坏他好日子,他跟谁死磕。

    田嘉志出门的时候,穿的昨天的湿鞋子,虽然田野放在灶膛边上烤了大半夜了,还是潮乎乎的,穿着没有新鞋子暖和。

    田野:“不合脚呀。”

    田嘉志都没有看田野,大步往外走:“我去队长还有会计家里,反正出门都要踩湿了,穿这个就好。”

    说完的时候,已经踩着厚厚的积雪走了。

    田野心里涩涩的,也对,不管两家的事如何,都要去找大队长跟朱会计的。

    鞋子都不穿,这是几个意思呢?

    大门都被田嘉志打开了,田野拿着扫帚把门口也给扫了。

    牛大娘从院子里面出来,头上蒙着一块蓝头巾:“哎呦,丫头扫雪来了,我就说你家门口,有两个大脚印子,还以为遭贼了呢,原来是老二回来了。”

    田野望着牛大娘:“这你都知道,这雪始终没有停下过,没把脚印子盖住呀。”

    牛大娘:“你看你这丫头不懂了吧,就是再怎么下雪,那么深的脚印子也在呀。告诉你大娘这双眼睛,亮着呢。”

    不去当侦探你都屈才了,幸好是田嘉志,不然她还说的清楚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