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九十九章 归人
    ,精彩无弹窗免费!

    一个喝汤,一个看着,两人总共在一块也就呆了多半年,分开一年多生疏了,说实在的也没啥好说的。

    有心事问问田嘉志,你不给我写信了,是个什么意思。

    突然就觉得,问了也多余,这不是人都回来了吗,想来什么事情都能说开的。

    田嘉志呼噜呼噜的喝汤,别看脸上没啥表情,心里活动泛滥着呢。

    家里多好呀,非得出去跑一年,差点把媳妇给跑没了。

    忍不住偷看了田野一眼,比自己脑子里面想的还好看了呢,脸色更白了,皮肤更嫩了,头发更长了,咋看都是更好看了。

    田野抬头看到田嘉志斜眼:“在端一碗来不?”

    田嘉志黑脸,默默的把碗递给田野,又一大碗的面汤下肚,田嘉志整个人都暖和过来不少。

    他连坐车在走路,这三四天光在路上折腾了。

    这会就想睡会觉,眼皮都睁不开了,可就是看着田野,脑子乱哄哄的,说啥都静不下来。

    田野把碗筷端出去:“西屋的炕点着了,一星半会的怕是热不了,你就在这屋歇着吧。”

    田嘉志特别的想怨怼回去,那不是败坏了你的名声吗?不都跟我退亲了吗?

    想到这个田嘉志脸色都黑了一半。

    要不是假期太短,不愿意用在置气上,田嘉志肯定要现在翻脸的。

    田野:“我去你那屋。”

    说了一半就被田嘉志一双利眼给锁住了。

    田野差点就拍胸口了,吓到了,这是什么眼神呀,怎么跟刀子是的,知道的出去当兵了,不知道的以为出去当土匪的呢。吓唬谁呢?

    田嘉志:“去那屋做什么,咱们是两口子,睡一屋还犯法吗。我怕冷,你不怕是吧。”

    这语气太横了吧,田野刚要侧目,田嘉志就起身:“行,我去西屋。”

    田野翻白眼,找死呢呀?

    现在手还有点不利索呢,别以为她没看到,刚才田嘉志捧着汤碗吃饭捂手的样子。

    不过话头也跟着改了:“消停点吧,我去西屋抱被子。”

    本来打算躲西屋自己去空间歇着的,看田嘉志这么激动,田野看着就要天亮了,才不跟他折腾的。

    田嘉志心说,哦,原来我想错了。

    这屋就田野一套行礼,虽说他们是两口子,可没钻过一个被子,可不是得去西屋抱被子吗。

    有点脸红,不过常年晒着的脸,实在是看不出来红不红。

    趁着田野出门的时候,赶紧闻闻自己脚丫子是不是有味道,不然就糗大了。

    刚擦田野给他搓脚的时候,他脑子里面都在想,脚丫子可别是臭的呀,田野会嫌弃的,幸好,幸好。

    听到外面脚步声,田嘉志立刻盘腿端正坐姿,要是身上不披着被子,还是很有形象的。

    田野:“你就盖那个吧,这被子也没晒过,先在炕上搭会。”

    田嘉志没吭声,田野心说这大半夜的肯定是困了,没看到进屋就没说几句话吗。

    啥事都等明天一早再说吧:“你要是没事,我就拉灯睡觉了。”

    田嘉志:“被子潮,你过来一块睡吧。”

    说的跟一起吃顿饭一样,田野险些被吐沫给呛死了,我一个大姑娘,因为被子潮就能跟你一块睡,做梦去吧。

    直接拉灯睡觉,都没搭理田嘉志。

    田嘉志这边心情郁闷,两口子,我说一块睡怎么了。

    有错吗?别以为他没听出来,刚才拽灯的动作那么大,是在生气呢。

    咋不想想我也是鼓起很大的勇气邀请的呢。

    田嘉志本以为在田野,还两人一个炕上,肯定睡不着的。光是这个认识就够他兴奋的了。

    不过因为回来的时候太累了,竟然啥都没想就晕乎过去了。

    田野听到均匀的呼吸声,翻个白眼也眯了那么一小会,外面鸡开始叫的时候,田野就起来做饭去了。

    看着田嘉志的鞋子,就知道这一路回来多不容易。

    算起来,田嘉志从城里回家开始,大雪就没有停过。

    剁肉馅包饺子,怕把田嘉志给惊动醒了,田野特意去空间里面把肉馅剁好了,才拿出来包饺子。

    还把西屋的炕给烧上,窗户纸糊了一层新的,看着亮堂堂的。

    等田嘉志被隔壁的动静给弄醒,田野这边饺子都下锅了。

    田嘉志有点蒙,回家了,田野的东屋,盖的还是田野的被子,闻着都让人浑身疏散。不想起来了。

    昨天晚上这么好的机会,他竟然就这么蠢蠢的睡了一夜。

    使劲锤了一拳热炕,才快速的拿起身边的衣服穿上,他连田野的被子都舍不得捶。

    衣服都是田野准备好的,原来他在家时候的衣服,现在穿着都不合身了,裤子有点短,棉袄都露胳膊腕子了。

    鞋子,那就别提鞋子了,家里竟然没有他穿的鞋子。

    听战友说,他们啥时候回家,都有合脚的鞋子呢。

    说了半天,他媳妇心里还是没有他。不然能拿不出来一双合脚的鞋子吗。

    大早晨就有这么一个不太愉快的认识,田嘉志的脸色又耷拉下来了。

    田野进屋就看到这模样,心说,这人威严日重呀。

    看到田野,田嘉志也有点不自在,穿着军装的自己多帅呀,偏偏昨天回来的时候狼狈的很,根本就没机会让田野看他威武英姿的一面。

    今天衣服都湿了,穿成这样,胳膊都伸不出去,还被田野围观了,脸色更难看了。

    田野心说,不管咋样两人做过伴,有啥想法也得吃过饭在谈。

    田野:“起来了,就洗漱吧,吃饭了。”

    一点都不热络,连句你是不是在外面吃苦了都不问,田嘉志脸色耷拉的更厉害了。

    还好洗漱的东西都有,用温水搓把脸,田嘉志把心态调整过来了。

    还是那句话,媳妇不懂事得教,这要是较劲,那就甭过了,他一次都没想过跟田野退亲的可能性。哼。

    田野把桌子放西屋了,不能在去东屋,田嘉志有点遗憾。

    心里小九九还没开始算计呢,田野就把西屋炕烧上了,这是还要分着睡。

    难道他还能把西屋的炕给刨个坑不成?想也知道这个法子不靠谱。

    田嘉志有点幽怨。

    等看到桌子上的饺子的时候,田嘉志整个人都亮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