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九十八章 雪夜
    ,精彩无弹窗免费!

    要是原来的田野,可没人顾虑她的感受,想说什么就说了。

    可现在的田野不一样了,甭管这些人心里怎么想的,都没有表现出来。

    跟着应付两声就算是过去了,你说人家吃饱了撑得,你那不是跟公社反着来吗。

    那可是公社都承认的劳动女能手呢。

    再说了,大队长,朱会计对田野的回护,大伙都看在眼里呢,他们乐意捧,大伙么必要触这个霉头。

    何况田野平时在村里也不讨厌,田嘉志还是村里眼看着就出息的人,大家伙都愿意给这个面子。顺情说好话而已。何况人家养的猪确实长得好。

    田大队长:“就说是呀,年轻人比咱们精力旺盛,养个东西都能养出来花样。”

    朱会计:“确实养的不错。”

    田野:“就是赶巧了。”

    牛大叔:“那可不是赶巧了,你大娘开春从你家回来,就让我折腾猪圈,今年我家的猪,也比往年肥大,看着就干净。”

    是吗,好几个人都回头看着牛大叔:“你家猪圈改了呀。”

    牛大叔:“是呀,改了,家里都跟着干净了,没有那么大的味道,挺好的,等过年开春我也想着把院墙给套上呢。”

    村里人谁不知道呀,牛家两口子挣点钱都放在嘴上了,这是咋了,还要套院墙。

    田大队长:“这事好事,院墙套上门户严实些。”

    牛大叔心说,我这也是为了让婆娘老实在家呆着,想着管不住,关住也成呀。

    省的婆娘成天八家子饱,闻风的上外面惹事去。

    牛大叔:“老了,腿脚不利索了,门户上严实点踏实。”

    田野差点没忍住笑出来,她这偷听的毛病又开始了,牛大叔平时骂牛大娘那几句话,听的多了,真的知道牛大叔下定决心要套院墙的原因。

    难得牛大叔知道遮丑,话说的这么漂亮。

    套院墙什么的大伙没有几个有想法的,不过改猪圈这事还成,谁家的猪养的肥,养的大,还能多给几个公分呢。

    同样辛苦一年,因为这个让人落下,谁心里都不痛快,没看到田野都被提名劳动女能人了吗。

    而且改个猪圈,不用花多少钱,自家出劳力,就能把猪圈给改出来。

    就是得看看人家猪圈怎么弄得:“老哥,啥时候套院墙,哼一声,我们没有手艺,可能出力。”

    牛大叔:“行了,这事呀,我就不劳动你们了,丫头在呢,我找她帮忙。顶的过你们好几个人。”

    田野:“行呀,叔,到时候你提前说一声。”

    牛大叔:“放心吧,跑不了你,你田大爷都说了,要不是个丫头,都要带着你学手艺了,就没见过你这样干活利索的。”

    田野笑笑不吭声,这话都是客气话,她懂。

    踏着末脚脖子深的雪回到家里,田野先把灶膛点上,锅里烧上水,才去空间暖和。

    想起去年这时候,比现在还冷呢,可也没觉得多冷清呀?

    把脚丫子用温水泡泡,感觉身上暖和了才出来吃饭。

    看天色阴的沉,外面大雪飘的又大又急,都看不出去了。

    田野把后院的猪圈,鸡圈都给遮挡上了。

    怕被雪给压趴了,还特意从空间拿出来两根大腿粗的圆木头搭在墙上,捣鼓好了,炕也热乎了。屋子里面暖暖和和的,让人舒心,那点冷清都飞了。

    田野把灶膛里面塞了一整段的木头,才进屋睡觉,这根木头能烧到明一大早,夜里保准暖暖和和的。

    田嘉志就是再这样的天气的后半夜回来的。

    田野没有听到敲大门的声音,听到冦窗户的声音,吓得差点直接钻空间去,宁静的日子过得久了,竟然疏于犯法,让人摸到墙根下面了。

    田嘉志在外面:“开门,是我。”

    田野好半天都没有反应过来,这声音似曾相识呢。

    田嘉志在窗外都要冻僵了,怎么这么没有警觉性呢,这还了得:“醒醒,我田嘉志。”

    田野回神:“哦,来了,来了。”

    拉灯,披着棉袄就出去开门了。

    田嘉志进门的时候,整个人都是雪人了。

    眉毛眼睛,脸上都是冰霜,田野都没顾得上想别的,赶紧给田嘉志把身上的雪扫下去:“幸好戴着帽子,不然可受罪了,怎么半夜才回来呀,咋不在城里住一晚上。”太没有算计了。

    田嘉志心说多不容易到家呀,我还能在城里在等一个晚上就怪了。

    田野都没敢拉着人进屋烤火,乍暖还寒最伤身子了,先把外面的湿大衣脱了。

    弄个小板凳给田嘉志放在外屋坐着,把鞋子给田嘉志从脚上拔下来,唯恐把脚丫子给掰掉了。

    天知道是不是冻僵了呀,刚才她出门的时候,雪都下的末膝盖了:“咋样,能动不。”

    田嘉志从进屋还一句话没说呢。

    田野抬头:“问你话呢,哑巴了,脚丫子能动不。”

    田嘉志:“给我点雪,我自己搓搓就好。”

    说这话的时候,手伸出来都不太自然,肯定是冻僵了。

    田野让田嘉志适应适应温度,才把人给弄屋里去,想也知道去东屋,西屋都一年没有烟火了。

    把田嘉志脱吧脱吧,身上就穿着一身秋衣秋裤赛被窝里面的。

    田野端进来一盆子雪,摸别人的臭脚丫子,田野没有这个喜好,不过这不是特殊时期吗,都没有想那么多,拿起雪团就给田嘉志搓脚。

    这要是真冻费了,那她啥都不用想了。

    田嘉志绷着的一张脸,到现在才有点缓过来,这么紧张自己,应该没有自己想的那么严重。

    动动大腿:“我自己来。”

    田野:“老实呆着吧。”啥都不说,先别让人落后遗症再说。

    等把田嘉志的脚丫子搓的红彤彤,摸着都烫手了,田野才停下。

    田嘉志盘腿,披着被子在炕上老佛爷一样的坐着。

    田野端着一碗热面烫进来:“你脚丫子没事吧。”

    田嘉志低头不太喜欢说话:“村里人都这样过来的,没事。”

    田野心说你说没事就没事吧:“吃吧。”

    刚才在外面看了,你说自家那么深的壕沟,这人都冻僵了,还敢跳墙,这要是失手了,多要命呀。算了先不说这个了。

    不过自家的防御工程,拦不住这人了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