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九十七章 载誉而归
    田野看着小四丫啃着大骨头的小油嘴巴,就觉得吧,这四丫头跟牛大娘有异曲同工之妙。

    小四丫:“嫂子你家的大骨头可真香。”

    田野失笑:“你家的骨头也这味”

    小四丫用田野给她的湿毛巾使劲的擦嘴:“我家的大骨头我从来没有啃过,不知道什么味。”

    听着咋那么心酸呢,朱家的日子真没到这份上呢。

    田野都不知道说什么好了,你说朱家两口子过日子确实不错,可这么养孩子真的好吗?

    孩子对父母什么看法不说,孩子之间的关系那都没给打好,少了一个良好的兄妹友爱的根基。

    朱小三都要定性了,那就不说了,你说朱小四才多大呀,就知道这个了。

    田野:“喜欢吃,有机会,再给你拿一个。”

    小四丫:“你没给我二哥留着吗?”

    说这个做什么呀,田野:“咳咳,你咋管那么多呢?”

    小四丫:“我妈说,她给我二哥写信,我二哥都没有给他们回信呢,我二哥也没有把钱给他们,我二哥肯定是给你攒钱呢。我妈都骂我二哥白眼狼了。”

    田野看看精怪的丫头,心眼咋那么多呢:“你不会怕我不给你吃的吧?”

    小四丫嘟着嘴巴走了,她这不是听外面人说的厉害,在宽慰她呢吗。

    田野一个人守着小半只肥猪,吃着竟然没滋没味的,你说这日子怎么就感觉没啥奔头呢。

    田野想想这个岁数,身边好像少了点什么东西,一潭死水一样。

    尤其是不能想去年的事情,这都要成了她的硬梗了。

    隔天朱家闹腾,小四丫坏肚子了,人蔫搭搭的。

    田野一早起来就听朱大娘在叫骂呢:“肯定是你嘴馋,在外面乱吃东西了,不然怎么就你闹肚子,你怎么就那么嘴馋。”

    平时小四丫被骂还能哭两声,今天就吭哧两下,根本就哼声。

    田野在这边听得怪难受的,暗怪自己不经心,肯定是自己给小四丫吃肉吃多了,这年头的人肚子里面油水少,偶尔吃那么多的肉跟本就受不了。

    小四丫这是被她害了。

    就听那边的朱大娘骂上了:“叫你没事见天的说隔壁丧门星好,看吧,这就是你被她克的。”

    田野咬咬牙头一次心虚。在家里煮好了咸鸡蛋,就扒着脖子望着隔壁朱家,你说大冬天的隔壁寒冬腊月的,朱家两口子出门时候也不多。

    田野都没有机会过去看看小四丫,给小四丫送过去点药,可真是着急死了。

    就小四丫现在的状况,来后院找她怕是也过不来呀。

    一直到大中午头的时候,朱铁柱让人喊出去帮忙,朱大娘拿着鞋底子出去跟人一块做活,朱小三早就跑的不见人影了,田野才偷摸摸的跑过去朱家。

    把弄好的咸鸡蛋黄喂小四丫吃了。

    小四丫蔫搭搭的:“你快走吧,我没事。”

    田野:“都怨我,给你吃肉吃的。”

    小四丫:“要是吃肉才这样的,死了我都不怨你。”

    田野感动的想掉泪,心酸的想掉泪:“多喝水,好好养几天,不要吃肉了,下次在吃的时候少吃点就好了。对了你妈给你买药了吗。”

    小四丫抿嘴,她妈骂了她几句根本就没管她。

    多大的孩子呀,对着田野:“我会快点长大跟二哥一样招出去的,找个你这样的人家。”

    田野:“啊”还没弄明白咋回事呢,就听到朱家大门响了。

    田野做贼一样:“记得多喝水呀。”就从后门溜了。

    幸好朱家后院一马平川,田野绕个圈就能从自家前院回去。

    幸好小四丫没大事,不然可就让朱大娘给骂对了。真成了丧门星了。

    话说丫头怎么想着招出来呀,即便将来出门子,那也是找婆家,找出去好不好。

    朱小三回家,看着嘴唇红润润的小四丫:“你是不是偷吃东西了。”

    小四丫翻个白眼就趴炕上睡觉,拉了一天多,腿软脚软的。

    家里人张口闭口的偷吃东西了,就是偷吃也不是吃的家里的。

    可惜她不识字,不会给二哥写信,不然铁定跟二哥说,不能退亲,死都不能退亲。

    腊月刚过初十天阴沉沉的,上岗村又一次给公社送去了二十几头的活猪。

    田大队长也是赶着下雪之前把猪送到公社去,不然人跟猪都受罪。

    赶巧大伙从城里回来的时候,天上就开始飘雪花了,越下越大。

    大伙都松口气,不用趟雪推车去城里了。

    而且田大队长也跟公社说了下雪以后路不好走,年前怕是不能来城里了,先把过年的白面申领了。

    换成别的村或许不成,不过上岗村,公社的同志商量商量就同意了。

    因为上岗村这两年表现都是最出色的,而且田野还被提名村里劳动女能手了。

    因为力气大,干活积极,因为养猪特别肥。公社一致通过。背后的原因,还有田野是军属。树立典型的好同志。

    公社还号召大伙都像上岗村的田野同志学习。

    当然了田野这身力气那也不是能学习来的。

    有了荣耀田野回家的时候都美滋滋的。以后她田野也在公社挂了名号了呢。

    自家大肥猪没白给公社养一年。

    一行人到家的时候雪都末了脚背子了。从小雪花都变成了鹅毛大雪了。

    大伙都捧田大队长两句,有先见之明,让他们少受罪了。

    田大队长欣然受了,不过看着田野还是感叹到:“要说今天最给咱们大队争气的还是田野,听人家公社的同志说没有,田野养的猪那可是公社头一份的,少有这么肥的呢。”

    牛大叔:“是是是,田野这丫头干啥都塌心,谁家肥猪不是脏兮兮臭兮兮的呀,就那丫头养出来的猪,身上连点泥都没有,你说这丫头平时得多上心呀。”

    有人跟着说道:“别看是畜生,那也是你对它用心,它才会对得起你。”

    说道这田野脖子都昂起来了,那真是没人能跟她比,她家猪圈那都敢说是最干净的。

    尤其是这次,田野还特意把生活用品的票,换了一双水靴子呢,专门留着清理猪圈用的。

    好多人不以为然,养的在干净那也是猪,这就是吃饱了撑的,有劲儿没地用去。

    这丫头可不是有劲没处用吗。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