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九十六章 后悔
    田大队长按照工分把这些山里货平均分配,至于分配之后,爱怎么处理怎么处理。

    大伙一股脑的弄到城里,也换了几个钱,不过没有去年时候田小武跟田嘉志的收益好。

    想也知道,大家一块往城里换东西,跟人家两人的买卖没法比呀。

    城里就那么大的需求,还一股脑的涌进去那么多的东西,价钱都上不去。

    反倒是大队往公社送的几马车野果子,给田大队长又弄了点风头。

    听说上岗村在公社现在挂名的优秀大队呢。

    田野的那些果子一份都没有卖,自家还不够吃呢,何况现在她可是不差钱那波的。

    除了给胖师傅送菜的时候,带过去点当人情之外,都留在自家地窖里面呢。

    而且她力气大,比别人走的远,偷偷的往远走,给自家摘回来一大堆的果子呢。

    从入冬田野就不在出工了,家里啥都不缺,还能把家里的青菜送城里几次,她的生活比村里大多数人家都好。

    今年的雨水多,年成也好,村里人的日子也都松快点大人孩子都跟着高兴。

    去年这时候,大家吃的都是红薯玉米粥,孩子出门玩,裤兜里都是屁,蹲下是屁,站起来还是屁,都是红薯吃多了的后遗症。

    比比,今年简直太美好了。难怪老百姓都祈求风调雨顺呢。

    田嘉志寄回来的钱,田野根本就没有动过。

    朱大娘八月节的时候又没收到田野的年节理,小三给老二写的信,也没个回音。就知道她儿子有钱不会寄给她的。

    又到田野这边闹过,不过没敢太过分,因为谁都知道田野家来提亲的了。

    朱大娘为了这个,有被朱家的几个叔字辈儿的叫过去数落一顿呢。

    田野不跟她废话,退亲,还我粮食。亲事都没有,我给得上你年节礼吗?

    朱大娘再次败北而归。

    至于说朱会计媳妇的到来,田野还是很欢迎的,因为她都会做鞋子了。

    从里到外都能自己上手做。都是朱会计媳妇指导的好。

    今年的棉鞋就是田野自己做的,本来还想着给田嘉志做一双的呢,不过自从八月节之后,他就没收到田嘉志的书信。

    就有那么几块钱寄家来,田野想到或许朱家给田嘉志去信了,也不知道是怎么个说法,兴致缺缺,索性给田嘉志的书信也给断了。

    两人这都好几个月没有联系了。说不失落那是假的,可也没咋要死要活就是了。

    田野家的肥猪从开春喂到现在,在村里是最肥的猪。

    八月节的时候队长就让田野把猪交了,田野没同意,说是要喂到过年的时候。

    眼看着要过年了,田野就想宰猪了。

    原本的时候还想着田嘉志万一要是有探亲假的时候给他杀吃呢,现在留着也没用了。

    田野想杀猪,比别人家方便,不用提前找人什么的,人家自己就能办了。

    不过要跟村里报一下病猪,还是去年的流程就行。

    刚进腊月田野就把家里的猪给宰了,年对年养出来的肥猪,四百多斤。

    对上岗村来说那就没有过这样的事情,这得多舍得喂粮食呀。

    田野把给大队的半扇肉送过去的时候,被村里人好一阵的围观呢,就没见过这么膘肥肉厚的肥猪。

    田野心说要是告诉你们再养一年可以再长几百斤,估计村里人都没人信。粮食稀缺的年代,没人舍得这么糟改,没人试过。

    牛大娘跟田野打听:“家里的肉还卖不,给大娘留点.”

    田野:“大队这边不是要给各户分派下去的吗。”

    牛大娘“那才多少呀,你家这肥猪都比上我家的了,难得碰上好东西,我还不得多留点”

    对呀,这位大娘从来都是以嘴上享受为主的,不考虑价钱。这是村里的豪太。

    田大队长跟朱会计看着这么厚的肥猪肉,也都有点张口结舌。

    你说丫头这日子确实好了,原来连人都养不活,现在连牲口都跟着吃的滾肚溜圆,肥成这样。

    田野算是村里今年头一份杀猪的,而且肉够肥,谁家都没舍得错过,按照人口,家家都用工分换了肥肉呢。

    牛大娘想要多换点都没人跟她换。郁闷的直发愁。

    田野不搀和这事,在家里把肉分出来好几分,给朱会计家的,给队长家的,给牛大娘家的,王寡妇家的,孙家的,余下也没啥好给的了。

    不过比去年给得多,一来今年猪大,二来,这人的交情都是走出来的。

    田嘉志没在家,这些人家连下大雨都过来询问一声,房子漏不漏的问题,这是交情。

    至于牛大娘,田野那是发现这位吃谁向着谁的好处了,给多少都愿意。

    牛大娘看到那么一条肉送过来的时候,可高兴坏了:“哎呦丫头,你可真是个厚道的,重情义的,大娘稀罕死你了。”

    牛大叔看着都丢人,他这婆娘嘴馋,为了口吃的,里子面子都不要。能矜持点不。

    田野也是少有看到这么实在的人,说的太直接了:“大娘稀罕就好,我先走了。”

    牛大娘:“丫头,这次不给朱家送了吧,那婆娘没好心眼,背后都不认你这个儿媳妇,你可别傻傻的上赶着过去让人挤兑,占便宜知道不。”

    牛大叔拉着婆娘,歉然的看向田野:“丫头,你先回吧,别搭理你大娘,他撒癔症呢。”

    田野走了,牛大叔:“你能少说两句不”

    牛大娘:“多好的丫头呀,我咋就不能照顾点。我都白吃人家猪肉了。”

    牛大叔气的翻白眼,你这在照顾照顾,人家就不用过了,还不得天天的斗气打架呀。

    你说这婆娘啥毛病呀,成天的挑事。

    朱会计跟田大队长家都高高兴兴的,顺便还表扬了田野养猪有方法。

    听田大队长的意思,怕是要年底还要弄个鳌头什么的呢,田野傻呵呵的就乐了,这年头荣誉跟粮食一样珍贵,她稀罕。这肉值了。

    朱家知道田野家杀猪,脸色都绿了,朱大娘想要闹腾。

    不过五月节,八月节都没能闹腾出去,现在满上岗村就没有人不知道,他们两家亲事黄了的,她没有闹腾的立场呀。

    朱大娘:“可恨让那丫头钻了空子,早知道就不先闹腾了,平白便宜了她,”

    朱铁柱没吭声,小四丫默默的听着,转眼就告诉田野,她妈说的话一个字都不能信,为了吃猪肉都后悔先悔婚了。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