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九十五章 后院失火
    田野那边朱会计到是稳得住,没说什么。

    不过就是让媳妇去田野家的时候多了。人家不说,真做实在事了。防备上了。

    随着天开始冷了,朱会计媳妇都要把家搬过去田野那边了。

    一来田野家里真暖和,还有吃的,呆着舒坦。

    二来就是她跟田野相处这么久了,那不是啥事都没有吗?

    朱会计媳妇那是真的放心了,觉得田野没有传说中的那么邪性。

    还有一个原因就是,他们当家的可是说了,务必把田野给看好了。老二不在家,可不能让后院失火。至少媒人这种东西,真的不能进田野家门了。

    这事本来应该是朱家两口子做的,可朱家?哎,老二摊上这么个父母也是投胎没长眼。

    田嘉志对村里的消息多少知道点,他不光是朱会计一个渠道。人家出门在外就留了两手呢。

    田小武那边的消息就算了,还有朱家呢。

    朱家竟然写信到部队了。

    就跟田野说的一样,朱小三代笔,替他妈写的信,让田嘉志跟田野退亲,以后不要给田野寄钱,把钱寄到家里去的。

    田嘉志看到这封信的时候,都要疯魔了,眼珠子通红。跟被困住的野兽一样。

    咋就看不得他好呢?为啥不能让他过消停日子呢,把他卖了一次还不够,非得还要卖第二次是吧,他们哪来的那么大的脸呀。

    恨不得立刻就不当兵了,回家,跟朱家把事掰扯清楚了,不让田野受委屈。

    还有就是田嘉志心里的那份不确定,别人不知道田野啥样,他还能不知道吗?

    田野要是愿意维护两人的情分,那就不可能退亲,不可能传出来这些乱七八糟的事情。

    是不是田野不耐烦朱家闹腾了,想要退亲呀?

    想到自家的事情,田嘉志有些不自信,有那样的家庭,谁愿意同自己掰扯不清呀。

    田嘉志的情绪大起大落的,给田野写的信,都被田嘉志给攥的成球了,都没有寄出去。

    想得越多,就越心怯,在这件事情上,田嘉志胆子小,特别的小。连试探都不敢有。就这么断联系了。

    田嘉志情绪变动太大,部队被指导员看出来了,叫过去开导好几次都不得其门而入。

    幸好黄干事去上岗村招兵的时候,对田嘉志的情况了解一点。

    礼拜天的时候,喝两口酒,就把田嘉志心里那点事情给掏出来了。

    到底不如人家老练,连不想当兵那点心思都被人给看透了。

    黄干事套完话,把田嘉志直接扔给指导员了。

    顺便把田嘉志好一顿笑话,然后才带着田嘉志仅剩下的那点存货走了。

    这也是个面憨心黑的,都这样了,竟然还笑话人呢。还说什么呢,男人就得扛得住各种打击。

    田嘉志也知道,当兵肯定不是说不当就不当的,从田野那田嘉志学到的第一件事就是,到哪都先看人家定下的规矩。

    就跟看书先看目录一样,别觉得不重要就就省略过去,没准就是个坑等着你呢。

    所以刚来的时候,田嘉志就把部队的个各种纪律先了解一遍。

    也奠定了田嘉志文化基础优秀的基石,比别人学的超前,学的认真。

    家里的事在急,也不是一时半会能处理的了的。

    田野他们两都还小呢,这事不着急,他不回去,他不吐口退亲,说啥都白搭。

    指导员也是这么劝他的,而且毕竟是亲妈,招出来了也不能把关系处理太僵化,不然对他发展也没有好处。

    人家看着田嘉志各方面表现都不错,还有文化,还特意叮嘱两句,想要有发展,各方面的事情都要处理好。

    田嘉志可是茫然了好半天呢,这么说吧,半年里面都没有想明白这话的意思。

    还是后来自己琢磨着,他回去只要在上岗村就避免不了这种事情,才想到田野说的将来能把她接出来,这样就能躲开朱家了。

    然后顺着这个思路,怎么才能接田野出来的问题,跟战友们咨询的时候才知道,留在部队就能接媳妇出来,不过条件就是各方面都不能差了。

    那时候才明白人家指导员说的什么意思。要说干啥都不容易呢。回去不容易,留下也不容易。

    碰上么一个家庭,那就只能使出浑身解数应付着。

    田嘉志收到朱会计的来信已经是十月份了,信里的内容是上岗村八月节发生的事情。

    田嘉志彻底坐不住了,谁这么不长眼,都敢去提亲了,媳妇都要让人给撬走了。

    田嘉志二话没说就收拾东西了,这次好歹知道变通了,按照人家的规矩来,先去请假。

    没想到假期也不是说有就有的,光等就等了两月。

    等田嘉志要回去的时候,都已经是年节前后了,算算探亲假正好。

    中间不光是指导员,黄干事都找他谈话了。

    愣是把田嘉志的思想工作给稳定了才放人走。是怕他一屁不回来了,当逃兵呢。

    指导员不太赞同田嘉志的作为:“是个好同志,晚上的学习也是最认真的,就怕被家庭拖累了。”

    黄干事:“你知道他什么文化吗。”

    指导员:“小学。”资料上是如此的。

    黄干事:“高中水平都挡不住。”

    那可真是人才,这在他们部队都不多见的。难怪黄干事这么苦口婆心的带着。

    田嘉志自收到朱家的来信,就没给田野回过信呢,开始不知道怎么说,后来,那纯粹就是心里较劲,不太理智的意难平。

    这么大的事田野写信都没跟他说,是不死早就有退亲的心思呀?

    更过分的是,田野后来就没给他写信,什么意思?

    田嘉志心情提早入冬了。你不写我也不写。

    上岗村秋天的时候,山里的东西又一次被大队长给划到集体收益里面了,想要自己去山里摘果子,摘核桃去城里卖的希望再次被打破了。

    原因还是,有人在山里摘梨子的时候,打起来了。

    这也没办法,财帛动人心。没忍住,就打起来了。

    最后大队组织人手摘野果子,把大队打谷场都堆满了,还有山里那些乱七八糟的山货一起都充公了。

    弄得村里编框的几个老手艺人,倒是多挣了好几十分。

    不然这些东西都没地方放。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